恒行娱乐:妖怪旅馆营业中 狐狸与狸猫使者

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

恒行娱乐:「唔唔好冷。」 我──津场木葵正用双手摩擦着自己冷得直打哆嗦的身躯。 明明待在折尾屋的飞船「青兰丸」船舱内,却仍感受到明显的寒冷袭来。 「葵小姐,接下来就要进入北方大

    「唔唔……好冷。」

    我──津场木葵正用双手摩擦着自己冷得直打哆嗦的身躯。

    明明待在折尾屋的飞船「青兰丸」船舱内,却仍感受到明显的寒冷袭来。

    「葵小姐,接下来就要进入北方大地的领空,气温将会越来越低,请穿上这个吧。」

    身为九尾狐的天神屋小老板──银次先生替我拿了一些衣物过来。是一套绣着奇妙图样的和服与皮草外褂。

    「这是北方大地的传统服饰。要在北方大地行动,穿上这件毛皮的外褂再适合不过了。」

    「哇~内里毛茸茸的,感觉就很暖和。」

    没信心能挨住这种严寒的我松了一口气。

    「还有替小不点也准备了一套唷。」

    「耶~人家光溜溜滴没衣服穿,实在太感激惹~」

    原本老实待在我肩上的小不点,一股劲地朝银次先生飞扑而去。

    银次先生帮他套上类似斗篷的外套,上头绣有花纹。这画面可爱得令人忍不住露出微笑。

    「葵小姐,我滴这身打扮怎么样?」

    「很可爱嘛你,小不点。好像晴天娃娃一样。」

    平常总是一丝不挂的小不点,像这样着装后的模样真可爱。

    「不过呀,天气太冷的话,你头顶盘子里的水不会结冻吗?」

    「啊~这可就大事不妙惹~不过我想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前一句明明说大事不妙,却又摆出老神在在的态度啊。」

    面对如此悠哉悠哉的小不点,银次先生开口说:「我还准备了这个。」并拿出一顶小小的三角帽子。

    「这原本是河童在冬天穿戴的一种御寒装备,我请天神屋的地底工厂帮忙制作了手鞠河童专用的缩小版。」

    接着他将帽子套在小不点头上的盘子,并且确实旋紧,就像在关宝特瓶一样。于是三角帽便紧紧包覆住盘子,即使小不点到处乱动也不会轻易松脱。

    这是什么跨时代的装备……

    「那么葵小姐,请您换装完毕后到甲板一趟好吗?白夜先生找您。」

    「嗯嗯,我知道了。」

    我将和服、外褂还有身穿斗篷的小不点一把抱起,在银次先生为我准备的房间里换装完成。

    从穿衣镜中映照出的模样,与平常身穿抹茶色和服的自己不太一样。

    「图样很华丽,腰带也相当细致柔软呢。里面还附有裤状的内衬,穿起来似乎很方便活动,感觉像是雪国特有的民族服饰?本来就有听说北方大地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

    我相当兴致勃勃。特别对于那边的料理感到好奇,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新东西。

    小不点跳进我外褂上的口袋,一脸雀跃地探出头来说:「里头毛茸茸滴,好暖和~」

    一走到甲板外,我便被这空气中有别于以往的气味给吓了一跳。

    「哇……一片雪白。」

    眼前所见是一整片的银色世界。

    这是我来到隐世后第一次看到雪,而且还是堆积得如此美丽的雪景。

    「刚才正好越过一座巨大的山峰。气候骤然一变,瞬间充满雪国气息。」

    会计长白夜先生朝我走近,淡然地俯瞰着这片景色。

    因为天气寒冷,他将手中折扇保持闭合状态,并未摊开来搧风。

    「……是说白夜先生,看你身穿色彩亮丽的和服,还披着皮草外褂,总觉得不太习惯呢。」

    「啰嗦什么,这是入境随俗。先别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了,葵。」

    换上北方大地造型的白夜先生用闭合的折扇前端指向我。

    我心头一震。被他点名让我觉得准没好事。

    「我有点『差事』想麻烦你跟小老板跑一趟。」

    「差事?」

    「没错。我会在航行途中请你们下船,先有个心理准备。」

    「咦?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要把我丢下船?」

    白夜先生到底有多冷血……

    还以为上次在妖都窥见了他内心的些许温柔与人情味,结果还是老样子。

    现在的他一脸严肃,似乎比身处会计部时还更紧绷。

    我们所要前往的目的地,是北方大地八叶的据点──冰里城。

    想必他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接下来将需要面对各种政治角力吧。

    「葵,你知道吗?北方大地的首长,原本是一国的君王这件事。」

    「君王?这是什么意思?隐世之王不是妖王才对吗?」

    「这是在隐世受现今妖王家统治之前的事了。这片土地独自封闭于冰天雪地之中,被高山峻岭所包围,过往曾有一段漫长的时间自成一国,构筑出独有的文化。」

    「所以才会说北方大地在八叶中的立场比较特殊,不受妖都宫廷的势力所影响?」

    「妖王的权威在这里难以伸张也是出于此因吧。这也代表着对于冰人族而言,一族的首领──也就是坐镇冰里城的『城主』是多么值得崇敬与效忠的存在。尤其前任族长拥有强大的能力与威望,长久以来治理着北方大地。然而他因病卧床,加上继任人选迟迟未有下文,所以这里的治安与经济也陷入不稳定。」

    「这件事……我之前跟大老板去果园时也曾听他说过呢。」

    我记得当时继承的纷争越演越烈,还死了很多候选人,最后由前族长的么孙「清大人」继任。

    为了平定北方大地的纷乱,原本在天神屋当女服务员的春日嫁进清大人家。因为身为文门狸的她是西北大地八叶的孙女,更是在隐世掌握政治大权的右大臣之女。

    「虽说目前局势不稳,但北方大地的八叶所拥有的历史与地位有着截然不同的高度。如果能取得他们的支持,相当于得到这片土地上所有冰人族当靠山。对我们来说也等于获得足以与中央抗衡的力量吧。」

    白夜先生口中虽然如此说,双眼却渐渐低垂。

    「不过……看来事情果然不如想象中这么容易吧。」

    「咦?」

    一艘空中飞船从山峰的背阳面现身而出。

    飞船上高挂着黑色旗帜,上头有着冰骷髅的图案。

    「那是……北方大地的空贼!」

    「空、空贼?」

    对面船只的甲板上确实站着几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大汉,单手持冰剑并且伸舌舔唇,锁定着眼前的猎物。

    「把船上的货物留下,通通给我滚!」

    「那艘最新型的空中飞船也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接着他们还提出无理的要求,总觉得让我回想起以前遇到的那批山贼啊。

    这里的治安果然很差,盗贼横行,四处为非作歹。

    「咿?他们是怎样?竟然用冰制的大炮对准我们耶!」

    「朝十二点钟方向攻击!准备就绪!别被区区一群空贼给击沉了!」

    折尾屋大老板乱丸站在高处,扯开嗓门对自家船员下达指令。

    不一会儿,两船互相展开炮击。

    震耳的炮击声响此起彼落,烟硝味四处弥漫。

    「等等!欸欸欸!现在是什么状况啊!开战了?」

    「葵小姐,您这样很危险!请快点蹲下身子!」

    在银次先生挺身掩护之下,我就地蹲了下来。不断朝我传来的是阵阵炮击所引起的冲击、船身的剧烈摇晃,以及船员们强而有力的吆喝。

    蹲低的我什么也看不见,不过在心中暗想大炮炮弹若是直接击中我们的船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便觉得冷汗直流。

    「小老板,这下正好。你就趁着这场骚动带葵一起离开吧。要是真有个万一让她被空贼抓走了,我们可就无颜面对大老板了。还有……你明白接下来该如何行事吧?」

    白夜先生一边在船板上趴低身躯,一边朝我们靠近,向银次先生下达了命令。

    「是,我都明白,白夜先生。葵小姐,我们该出发了。」

    「偏偏挑这种时候出发?」

    「请您坐在我的背上紧紧抓牢!绝不能被甩下去了!」

    「咦!哇~~」

    银次先生四周升起烟雾,随后他幻化为巨大的九尾狐,衔着我的衣领轻而易举将我抛往背上。接着他从船上飞奔而出,宛若一道银色的流星。

    「有人逃走啦!」

    「追上去!一个也不能放过!」

    我听见粗暴的妖怪空贼们发出吆喝,但仍紧闭着双眼,光是顾着抓牢银次先生就让我够分身乏术了。

    同时我也发现自己虽然被埋没在积雪飞扬所形成的迷雾之中,却一点都不觉得冷。北方大地的御寒装备果然拥有优秀的性能呢……我暗自感到一阵佩服。

    巨大的九尾狐划过冬日的寒风,穿越冷杉林。

    我一路上紧紧抓住他的背,确保自己不会摔下来。

    炮击声在此刻也早已远去。一开始追赶我们的那群空贼手下,似乎也彻底被我们甩开了。

    银次先生奔驰的速度宛若流星,一瞬间已跑了这么远。

    「葵小姐,您耳朵应该很冷吧?我想还是戴上帽子比较好。」

    「啊,都忘记这东西的存在了。」

    我身穿的北方大地民族服装,领子上就有毛茸茸的皮草连帽,我急忙套上自己的头。

    多亏当地的特殊服装让身躯免于受寒,不过唯独脸蛋裸露在外接触冷风,冷得几乎快冻僵了。一路跟着我过来的小不点从口袋中跳了出来,说了句:「狐狸先生滴尾巴里最舒服惹~」一个人偷偷钻进舒服的地方取暖。

    「欸,银次先生。折尾屋的飞船不会有事吧?会不会在空贼的攻击下被击沉……」

    「不,我想不至于吧。折尾屋的青兰丸号拥有相当强悍的战斗力,区区空贼的攻击是不会得逞的。」

    他用巨兽的双眼瞥向忐忑不安的我,接着继续说:

    「我们事先已经预想到会有这种状况,在第一时间也做出了对应。我想船只应该有顺利避开致命性的伤害才是。说起来刚才那波攻击的本意也并非认真想击沉我们,而是比较接近威吓性质。」

    「果然……北方大地现在只能任由那些狐群狗党四处作乱呢。」

    「是呀。统治者只要不够有力,那些不肖之徒自然就会恣意出没。不过请您放心,折尾屋的飞船应该依照原定计划,继续朝着冰里城航行。甚至已经捉拿那帮空贼,当成伴手礼交给冰里城的八叶也说不定。」

    「啊哈哈。如果是乱丸跟白夜先生的话……的确有可能。」

    「我认为那两位虽然个性看似天差地远,其实应该意气相投呢……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

    呃,嗯。我的确也有同感。

    有他们两个在,折尾屋的飞船看来不会有大碍。

    现在我开始好奇的是,那我们的目的地又是何处?针叶林中阳光昏暗,奔驰而过的景色看起来永远都一样,我完全没有头绪前方究竟是哪里。

    「话说回来,银次先生,白夜先生托付我们的差事到底是什么?」

    「他有封书函急需我们递送。」

    「书函?指的是信吗?」

    「是的。我们要亲自送上的收件人,就位于接下来抵达的目的地。」

    然而银次先生的说明仅止于此,并没有告诉我更详细的资讯。

    看来应该是相当重大的要事,于是我也不再多过问内容。

    「我们要去的目的地是哪里?」

    「是一座地底街道。由于这里是雪国,地表上一整年中有一半的时间都被笼罩于冰雪之中,所以地底街道相当发达。这些街道与北方大地中心区域相连,我想我们从那里动身前往城里也很方便。听说只要穿过这片树林就能抵达入口了。」

    正如银次先生所说,地底街道的入口就在树林出口处的一座小塔上。

    据说这种小塔在北方大地这里是一种路标,代表此处有地底街道的出入口。

    银次先生从巨大的九尾狐幻化为平时的人类造型,并从怀里掏出狐狸面具递给我说道:「请您戴上这个。」

    「葵小姐的人类身份要是被发现就不妙了,很抱歉让您将就使用我的面具……」

    「不会,谢谢你。比起狰狞的鬼面具,狐狸还可爱多了。」

    「呵呵,这点的确没错……不过我这样好像对大老板有点失敬。」

    我们接着进入塔内,沿着通往地底的回旋楼梯深入下方。

    不一会儿之后,我们来到沿路设置着昏暗路灯的地底街道。

    一路上不时能看见零星的妖怪身穿外褂并套着帽子,但是说不上热闹。他们的脸上因为阴影而看不清表情,也没有任何人大声喧哗,安静得令人毛骨悚然。

    地底街道是一条漫长的隧道,途中分出许多岔路,能通往不同的目的地,沿路都设有出入口。

    不过话说回来,能感受到很强烈的视线呢。

    「刚才在户外一点人烟也没有,原来地底还是有妖怪居民存在啊。虽然他们直盯着我们这里看,感觉不是很友善。」

    「因为我们散发出外人的气息吧。虽然身上穿着北方大地的传统服装,但我们毕竟不是冰人族。」

    银次先生为了替我挡住那些冰人族的视线而往前一站,并且低声告诉我:「请别离开我身边喔。」

    抬头望向银次先生的脸庞,他凛然的神情非常可靠,简直令我看得入迷。

    「北方大地的居民在漫长历史中为了避寒而持续开辟地底街道,已经行之有年。毕竟比起在户外移动,地底相对暖和多了。来到现今,地底街道似乎已经发展到像蚁穴一般,以冰里城为中心密布于整片地底。听说其规模甚至超越妖都地底层二十倍之广。」

    「哇~真厉害耶。不过妖都那边还有建造地下的山葵农园之类的,有点不一样呢。」

    「是的,然而北方大地这里的地底城镇的机能并不如妖都。目前这一区还算好了,越远离冰里城的区域越贫困,听说已演变为贫民区。而且还有众多山间村落尚未开辟地底街道,我们平日难以见到的一些少数民族仍维持着原始的生活方式。」

    「说到这,阿凉也是出身自北方大地呢。」

    我记得她好像说过自己出身清寒,本来到人家家里当佣工,在因缘际会之下来到天神屋工作的样子。

    在这里所见的居民,全都拥有冷白色的头发与肌肤,充满冰人族的典型特征。

    果然看起来跟阿凉莫名有几分神似。

    「奇怪,这是……铁道?」

    我环顾着四周环境,结果在街道中央发现类似铁道的线路,是由冰块打造而成,不知道是什么交通工具的运行轨道。

    银次先生站在大型看板前不知在查看些什么,于是我赶紧走往他身边。看板上写着目的地与时间等资讯,这才让我恍然大悟。

    「这里……难不成是车站?刚才我看到了类似铁路的轨道。」

    「是的。由冰里城所管辖的小火车将会运行此地。我们趁今天把要紧事办妥后,明天就搭乘这小火车前往冰里城吧。到了那边就能与白夜先生他们顺利会合吧。」

    他大致确认了小火车的运行班次后,便拉着我的手快步退开。因为后方正站着一名个头高大的雪男,猛盯着我们看。

    银次先生用外褂上的连帽盖住头,不发一语地继续拉着我前行。

    然而走到一半,他似乎才发现自己还没放开我的手。

    「啊!抱歉,葵小姐。」

    银次先生猛然松开手,他显得有些慌张失措。

    「没关系。你是替我戒备着周遭状况吧?我都明白啦。」

    「……您不害怕吗?身处在这么昏暗的地方。」

    「毕竟是陌生的异地,是有点紧张没错,但是不怎么害怕呢。因为还有银次先生在啊。况且白夜先生特地派我跟你一起来到这里,我想就是代表着要我先好好认识北方大地的面貌吧。」

    银次先生露出浅浅的微笑,点了点头。

    接着我们继续在这地底街道上徒步前进,从其中一个出入口踏入直通的民宿。

    招牌上写着「鹿部庵」三个字。

    「就是这里。书函的收件对象应该正留宿于此。」

    这间地下旅馆没有任何窗户,散发有别于天神屋或折尾屋的特殊氛围。

    馆内相当老旧并且寂静,几乎没什么负责接待房客的员工,只有柜台坐着一位态度冷淡的中年雪女。

    这位中年雪女用没好气的口吻说:「真难得有年轻的妖狐夫妇上门呢。」

    银次先生并未特别否定,只是清了清喉咙说:

    「可以住宿一晚吗?」

    「一间房的话是没问题,我们旅馆总共也只有两间客房。晚餐吃什么都行吗?」

    「嗯……」

    「先付清住宿费喔,才能给你们客房钥匙。」

    银次先生从怀里掏出钱包付账后,雪女掌柜便从柜台下方拿出钥匙给我们。

    她并未帮忙带路,我们便自行前向客房。

    房里虽然有点霉味,不过设有以鬼火加热的暖炉,于是我们马上打开开关。

    「呼……总算能稍微安心了。」

    「呃,那个……这间房就给葵小姐您使用吧。」

    「咦?那银次先生你要住哪里?」

    不过,被银次先生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到房里只有一张床。而且看得出来他脸上的表情略显尴尬。

    「银次先生,我明白你是为我有所顾虑,但在这冰天雪地,我怎么可能把你赶出去啊。我不介意跟你同房啦。」

    「这……这可不行,万万不行!」

    银次先生猛摇了摇头。

    「那不然你变成小狐狸呢?如果你改以小狐狸的外型示人,我觉得完全没问题。不然变成小孩子或是女生也行。」

    「喔喔……还有这招……」

    银次先生差一点就被我说服,但重新思考之后还是回绝:「这样不行。」他在我面前用双手比出大大的叉,明确地拒绝我。

    嗯……他这个人还真是一板一眼耶。

    「请您无需担心,我会去对方房里借住一晚。」

    「对方是指……」

    就在银次先生准备离开之际,房门顿时敞开,一个人影从走廊端探头往房里窥探。

    对方脸上原本戴着狐狸面具,但他随即摘下,露出讨喜的笑脸。

    「辛苦两位啦,小老板还有葵小姐。」

    「啊!千秋先生?」

    他就是经常出没在天神屋玄关处的狸妖,门房长千秋先生。

    「千秋,快进来吧。」

    银次先生让千秋先生进入房内,确认走廊外没人之后关上房门。

    「千秋,让你大老远跑来这里真是辛苦了。」

    「不会,小老板您才是。话说,约定好的东西……」

    「是……就在这里。」

    银次先生从怀里取出密封的信封。

    信封的厚度看起来颇具分量,里头似乎装了信件以外的东西……

    「千秋,就拜托你将此平安送往文门大地了。」

    「嗯嗯,我明白。身为院长的家母与右大臣的兄长都说过,八叶制度的存续与大老板的留任都是方向一致的目标。接下来只剩拟定策略,避免让隐世舆论倒向废除八叶制了。」

    「为此所需要的正是北方大地的支持,是吧。」

    「我听春日说,冰里城已得知这次的骚动,拥有八叶头衔的城主清大人也许愿意视条件决定是否加入我方阵营。总之重点就在于我们能否满足他的条件啰。年纪还轻的清大人才刚接任八叶,似乎正为孤立无援的立场与背负的重责大任所苦。」

    此时,房门传来叩叩的敲击声。

    银次先生与千秋先生两人中断谈话,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

    「噢,原来你们彼此认识呀?那晚餐就一道准备啦。」

    是刚才坐在柜台的中年雪女。

    她还是一样没什么服务业的精神,不过对于我们俩跟千秋先生共处一室这件事似乎知情,并没特别起疑的样子。

    「不好意思,女掌柜,有些事情想拜托你可以吗?」

    千秋先生露出讨喜的笑容,并将双手合十。

    「……好吧,如果是你的请求,我是可以听听。」

    刚才还很冷淡的女掌柜,心情似乎突然变得有点好。

    他们俩是不是原本就认识呢?

    千秋先生果然很受女性欢迎呢,在天神屋内也一样……

    「晚饭我帮你们送到隔壁房,十分钟之后过来吧。」

    女掌柜留下这番话,便关上房门离去。

    「请放心,鹿部庵的女掌柜与文门狸一族有深交,这间旅馆同时也是分驻各地的狸妖们交换资讯的情报站。」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指定在这里碰面吗?不过话说回来,文门狸的情报网可真不容小觑呢,竟然还拥有这样的据点。」

    「……毕竟情报对我们而言就是生存工具呀。」

    接着千秋先生注意到从刚才就一屁股坐在床上放空的我。

    「葵小姐,您肚子饿了吧?这间旅馆能尝到北方大地的料理唷。」

    「咦!真的吗?」

    「葵小姐一听到吃的就立刻精神百倍呢。」

    「那当然啦,银次先生,我都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了。」

    刚才为了不妨碍他们讨论正事,所以我老实安静地坐着,同时还提心吊胆地深怕自己肚子咕噜叫。

    十分钟之后我们往隔壁房移动。房里地板上有座挖空式的老旧暖炉桌,桌上摆着形状像头盔的铁板。

    除此之外还摆了大型的瓮,里头装满用酱汁腌渍的肉,此外还精心准备了分量惊人的豆芽菜、洋葱与红萝卜等蔬菜。

    「难道这是要……吃烤肉?」

    「没错。就是所谓的成吉思汗烤肉。」

    「成吉思汗烤肉?」

    也就是使用羊肉的铁板烤肉。

    这道菜在日本也是享有盛名的北海地道方料理,原来在隐世的北方大地也能吃到呢。

    「其实我呀,还没吃过成吉思汗烤肉。」

    「噢?竟然有葵小姐未曾尝过的料理,这可真稀奇。」

    银次先生显得很讶异,但是我当然也会有几样没吃过的东西。

    「因为爷爷他最怕的就是羊肉了。」

    「喔喔,原来如此。因为羊肉带有些许特殊的骚味嘛。」

    「不过这里的瓮渍羊肉吃起来很顺口唷。因为选用了北方大地这里吃雪长大的『雪羊』肉,并搭配姜与酱油等调味料腌渍出绝佳的风味。」

    听了千秋先生的这番介绍,让我更加迫不及待。

    事不宜迟,我们这三个难得凑在一起的组合开始进行成吉思汗烤肉。

    头盔形状的铁板已经用妖火彻底预热完毕,似乎是要把瓮渍羊肉贴在中央隆起的铁板表面烧烤,下方平坦处则铺上豆芽菜等蔬菜加热。

    「北方大地这里每到冬天,蔬菜的价格就会飙涨,所以只能吃豆芽菜。」

    「……这里很难弄到蔬菜吗?」

    「在冬季期间,这里的地表之上几乎被冰雪所掩盖,所以被认为是不宜农耕的土地。不过夏季期间气候比其他各地凉爽,能利用此时宜人的气温来施行农作。听说目前也正努力开发能运用冬季低温来栽培的方法。另外,这里的食物保存技术发达,罐装与瓶装等加工制品也相当丰富。」

    银次先生为我说明这里的产业状况,千秋先生则接着继续补充:

    「北方大地利用广大的农地种植马铃薯,出产量位居全隐世之首。不过今年收成状况似乎不太好,幸好乳业仍然维持良好产量,特别是起司的需求量持续攀升中。起司在隐世原本就有发展的潜力,加上天神屋的地狱馒头所引起的热潮,所以才让各地商人争相抢购一空吧。某方面来说,这也是葵小姐您的功劳呢。」

    「唉……该庆幸自己有这种影响力吗?啊,已经可以吃啰。」

    烤肉的香气伴随滋滋声飘了过来,让饥肠辘辘的我们难以再忍耐,于是暂时中止讨论严肃的话题,陶醉地享受成吉思汗烤肉。

    「噢噢……原来成吉思汗烤肉吃起来是这样的滋味啊。」

    「还合您的口味吗?」

    「嗯嗯!虽然是有股特殊的肉骚味,但穿过鼻腔时的风味与苦涩别具一番特色呢。实际吃过之后才发现跟牛、猪肉截然不同。」

    没错,在经过反复地咀嚼品味之后,我终于体会到羊肉的独特风味。

    能够理解这样的味道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不过我可能算喜欢吧。

    「最重要的是腌肉的调味酱特别美味呢。有姜、酱油、苹果跟洋葱……还有掺杂什么材料吗?不知道配方比例是怎么抓的。」

    瓮里还积着大量的腌渍酱汁。

    我试着从气味来判断,仍然无法分析出所有材料,这就是所谓的秘传配方吧。

    「我之前也曾经请教过女掌柜,但她说这是商业机密,不肯透露给我呢。我每次来这边都一定会吃。」

    「既然连葵小姐也猜不出来,也许是北方大地这里特有的材料也说不定。」

    千秋先生与银次先生从刚才就大口享用着以铁板烧烤好的成吉思汗烤肉。

    把用来腌肉的酱汁加上豆芽菜与洋葱一起拌炒,滋味更是一绝。

    「嗯!光顾着吃肉,差点都忘了。这些又是什么呀?」

    摆在桌上的大盘子里,层层叠着某些不知名的薄片状物体。

    看起来就像煎好的可丽饼饼皮……

    「这是用米粉和水之后煎出的饼皮唷。把肉跟蔬菜放在上头卷起来吃,是北方大地这里的习惯。」

    「哇~感觉很好吃!」

    「说到这才想到,听说这里也有许多使用米粉和面粉制成的料理呢。」

    「没错~也有类似面包的食物。因为北方大地在整个隐世中算是当地特有文化保留得特别完整的土地。啊,小老板,像这样卷起来比较方便入口唷。由下往上折起来这样。」

    银次先生在千秋先生的指导之下,马上用米粉做成的饼皮包起成吉思汗烤肉。

    我也有样学样,三两下就把肉包进饼皮内。

    这饼皮虽然薄,但具有一定的弹性与韧度,拿来包烤肉与蔬菜也不会破掉。

    卷成可丽饼的形状之后,我迫不及待地大口咬下。

    面皮本身几乎没什么味道,但由于里头包的烤肉酱汁口味偏重,所以搭起来反而很顺口,或者应该说有这饼皮就不需要配白米饭了。

    人生首次的成吉思汗烤肉体验,着实大饱了一顿口福。

    「呼……吃得好饱,满足满足!」

    「偶尔像这样大家围在铁板前聚餐也不错呢。」

    「不过要是能配杯美酒的话就更完美了。」

    千秋先生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边苦笑边站起身。

    「那我差不多该启程啰。」

    「咦!这么晚了耶?」

    「晚上才好呀。葵小姐可能已经忘了吧,不过晚上才是妖怪最活跃的时段喔。」

    「你、你不说我差点忘了。」

    「不过葵小姐和小老板经过一路奔波应该很累了,今天就请两位先行休息吧。啊,小老板,您可以使用我的客房没问题唷。要跟大老板的未婚妻同房这种事情,一板一眼的您想必是不可能同意的吧。依您的个性,宁愿躺在冷飕飕的走廊上睡觉我都不意外。」

    在千秋先生的一番调侃之下,银次先生的脸颊微泛红晕。他清了清喉咙,似乎试图掩饰什么。刚才还一脸贼笑的千秋先生,此刻突然换上严肃的神情。

    「还有……如果我猜得没错,文门狸那边应该近日就会有明显的动作。」

    「明显的动作?」

    「是的。当务之急是让清大人与春日携手合作,并肩面对难关才行。」

    「……」

    「葵小姐,还请您帮春日一把。那小子很聪明懂事,所以有时反而会把真心话都往肚里藏。」

    千秋先生面对我留下这番请求,并且深深低头致意。

    接着他抓起眼前的水杯一饮而尽,便一鼓作气地离开房内。

    眨眼间他已做好出门的准备,离开这间鹿部庵了。

    「千秋先生似乎一刻不得闲呢。」

    「……这次的任务有点为难他了。虽然他表现得精神奕奕,但我想实际上应该劳心又费神吧。只求他一路平安。」

    从银次先生忧心忡忡的语气中,我能体察到千秋先生这次担任的角色与背负的责任究竟有多重要。

    所有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开始动作,一致的目的就是协助大老板脱困。

    我也不例外,从明天开始必须绷紧神经,在能力范围内尽自己的本分。

    因为我早已下定决心,要竭尽所能成为大家的后援。 

当前网址:http://www.foxvale.org/wuji5/250.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