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妖怪旅馆营业中 决战前夕的必胜料理

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

恒行娱乐:既不像狐狸,也非狸猫,当然更不是鬼。 那是头奇异的野兽。 不,也许形容为类似白狮的野兽比较好。额头上长了第三只眼,身体周围也围绕着类似眼睛图案的东西,匆忙地转动着眼

   既不像狐狸,也非狸猫,当然更不是鬼。

    那是头奇异的野兽。

    不,也许形容为类似白狮的野兽比较好。额头上长了第三只眼,身体周围也围绕着类似眼睛图案的东西,匆忙地转动着眼珠子。

    简直就像是看透世间的万物,这就是白夜先生身为妖怪的真实样貌。

    令人畏惧又充满神圣气息的这头圣兽,对我说:

    「葵。你做出美味的饭菜打动了妖怪们的心,促使他们行动,这就是你才能造就的成果。」

    伴随着云间的光流一同现身的空中飞船上,站着折尾屋的乱丸与天神屋的银次先生。

    我的胸口开始发烫。

    如果我的料理拥有这样的力量,能促使活在当下的妖怪们有所行动。

    那么我就能想开了,果然保持初衷就已足够。我的内心已豁然开朗。

    我们搭上折尾屋的飞船,隐匿于云彩之中逃离妖都。

    来到折尾屋的甲板上,我与佐助从白夜先生的背上下来。

    白夜先生他一声不响地变回人类的外形,拍打着身上的外褂整理服装仪容,仿佛刚才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唷,天神屋的蠢蛋们。」

    「嗷呼嗷呼!」

    是乱丸。上次见到他已经是夏天举办仪式那一次了。他还是一样仰着上半身摆出傲慢的态度,批在肩上的淡青色外褂随风阵阵飘扬。然而他怀里抱着折尾屋的吉祥物信长,所以帅气度扣了很多分。

    乱丸低头瞥向我,「哼」地一声用鼻子发出嗤笑。

    「潜入王宫咧,你还真有勇气提出这么轻率的计划呀,津场木葵。」

    「彼此彼此,你们如此摆明与妖都杠上,真的没关系吗?」

    「哈!妖都那些家伙只会袖手旁观在一旁看南方大地仪式的好戏,从未对我们伸出援手,如今又何必顾虑他们。我说过了吧,我们欠天神屋一份人情,如此而已。」

    不知怎么地,觉得现在的乱丸比起仪式当时的他,似乎多了一份沉着与余裕。

    从他身上能感受到身为八叶之一的威严。

    「白夜,真没想到连你也如此胡来。当我听说你的事情时,真的吓坏了。你是被那女人感化了还怎样吗?所以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哼,虽然被你这种小毛头直呼名讳有点不悦,不过看在这次受到你们的协助,我就原谅你的无礼吧……接下来要朝北方前进。」

    原本拿着折扇往脸上搧风的白夜先生阖起扇子,用扇子前端指向北边的方位。

    银次先生双耳竖得直直的,伸手抵着下巴呢喃:「北方大地……」

    「原来如此。因为那边自古以来就是由冰人族代代管理的土地。北方大地有别于其他八叶,被包围在冰天雪地之中,独立的色彩相当强烈呢。」

    「是呀。最近正逢新八叶接任,也就是春日嫁入的夫家。那片土地虽然还有堆积如山的问题,不过在历史中拥有与妖王家平起平坐的地位,若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将能获得相当的影响力。只不过北方大地较为封闭且风气特殊,无法保证欢迎我们的到来。」

    「但交涉若进行得顺利,愿意站在我们这边的可能性是很高的。北方大地与中央鲜有往来,而且若能与地理位置相邻的鬼门大地有商业上的合作,我想这对他们来说也是具有利益的一笔交易。不过……那边确实比较有排他的风气,所以端看他们是否愿意涉入其他土地的纷争吧。」

    「如果春日能居中担任良好的桥梁,那是最好了……」

    从他们的对话走向来看,感觉即将在现场开起会议了。然而白夜先生中途突然皱起眉头「唉~~」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白夜先生。难不成刚才受伤了?还是身体不舒服?」

    「不,只是思绪一团乱,怎么样都无法集中。好几百年没变回原形了,副作用很强烈。虽然那明明才是我真实的样貌啊……抱歉,继续吧。」

    白夜先生虽然看起来有点不适,但仍继续跟拿了地图过来的乱丸展开讨论。

    正当我心想他应该没问题的时候,佐助拉了拉我的袖子。

    「会计长殿下恐怕肚子饿了是也。」

    「咦,肚子饿?」

    他接着在我耳边悄悄地提议。

    「葵殿下,希望您能帮忙做点料理是也。可以的话……我想关东煮为佳。」

    「……关东煮?」

    银次先生没有错过我轻声细语说出的这三字,直直竖起了狐耳。他若无其事地来到我们这里,带着笑容比出「嘘」的手势。

    「?」

    此时的白夜先生与乱丸正在为了今后的计划各有意见而争执不下,无暇理睬我们。银次先生便趁隙招手要我过来。

    「如果能制作关东煮的话,我有一些好点子唷。」

    银次先生带我前往甲板的另一侧,伸手指向罩了一大片布的东西。看起来像是货物之类的。

    「您觉得这是什么呢?」

    「什么?货柜?」

    「不,其实这个呢……」

    银次先生贼贼地笑了一下,一口气掀开那片布。

    「竟然就是──夜鹰号!」

    「咦咦!」

    我大吃一惊,眼前的确是擦得亮晶晶的夜鹰号。

    为什么夜鹰号会出现在这?

    「怎么会在这?不是应该停在星华丸……」

    「其实是我硬要求搬进折尾屋船上的。我想说只要有了这个,葵小姐到哪里都能做料理吧。」

    「难不成是银次先生开过来的?」

    「是的!别看我这样,也是持有现世普通驾照的!」

    「咦咦咦咦咦咦!」

    比起夜鹰号,我更惊讶的是这个。

    据银次先生说明,基于去现世出差时有张驾照比较方便移动,所以他曾利用短期休假去考取普通驾照。

    「我记得这辆小货车备有关东煮锅。在这里做关东煮您觉得如何呢?我想也很方便招待大家享用。」

    这点子真不错。简直就像换个地点开起夜鹰号快闪店,让我一阵雀跃。

    「这时期的关东煮让我想起每年尾声天神屋上下齐聚享用的关东煮之宴。我听说这是天神屋打从创立时就存在的一种传统。请您务必用关东煮招待白夜先生。」

    「嗯嗯!交给我!」

    可是等等,少了最重要的东西。

    没错──关东煮的材料。

    「「关于这一点就不用担心了。」」

    「?」

    背后传来一阵耳熟的声音,让我猛然回过头去。

    并肩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对长相神似的妖怪双胞胎,分别为黑发与白发。

    「戒、明!」

    我霎时绽放了笑容。

    他们正是折尾屋的厨师──黑白双鹤童子,戒与明。

    「好久不见,津场木葵。」

    「连在别人船上都想做点什么,你还是一样爱料理成痴耶。」

    他们的声调虽然平淡得毫无起伏,但直直凝视我的那两对眼眸闪着纯粹的光芒。那是跟我一样爱料理成痴的眼神。

    「戒先生与明先生是这艘船上的厨师唷。」

    银次先生似乎早已知道这两人的存在。

    「到年底的夜行会为止。」

    「我们是跟随乱丸大人行动的料理人。」

    「材料用我们家的就可以了。」

    「事后再跟乱丸大人报告一声就得了。」

    双胞胎还是一样老神在在的。这样真的可以吗?

    他们两人仰头看着这一大台附有调理设备的小货车,分别发出「噢噢」的惊叹。

    「这真厉害耶。」

    「是烹调设备?」

    「嗯嗯,虽然是简便型的,不过最适合拿来做餐车贩售啰。欸,戒还有明,现在要不要跟我一起来制作『关东煮』?听说这似乎是天神屋的必胜料理喔。」

    「关东煮……」

    「不错耶。」

    接着他们俩望向彼此,满意地露出无声的笑容。

    「你来厨房一下!」

    「我们这里有很多好食材。」

    他们拉着我的手,带我前往这艘船上的厨房。

    而银次先生似乎先跟我分头行动,回到白夜先生那里去了。

    「哇,好多的妖都蔬菜。」

    因为他们俩都是出身自妖都的厨师,似乎熟知可以便宜采购妖都蔬菜的门路,于是刚才先买齐了材料。

    就连那质地扎实美味的妖都岩豆腐都有准备,整块保存于木桶内。

    「欸你看,还有许多折尾屋特产的鱼浆制品喔。做关东煮可少不了这些。」

    「其实是我们开店用的食材,不过稍微拿一点来用没差吧。」

    「你们在这方面还是一样很随兴呢。」

    戒与明从这间厨房的大型冰箱内翻找出各种鱼浆制品的样品。

    听说由于南方大地面海,拥有丰富渔产资源,所以会将鱼肉加工制成各种无添加的美味鱼浆产品。

    最基本的有竹轮与山药鱼板。

    另外还有炸牛蒡、炸蔬菜等口味的圆饼状甜不辣。这些同时也是旅馆内所贩售的特产呢。

    「还有很多炸豆皮,顺便做点年糕福袋跟豆皮镶肉吧。」

    「还有妖都岩豆腐,拿来做成油豆腐吧。」

    「没有炸豆腐蔬菜饼呢。这个必须自己手做才行。」

    「啊,那我来做吧,豆腐料理我在行。」

    材料大致上凑齐了,于是我们各自分配好工作,在宽敞的厨房内完成备料作业。

    负责关东煮汤底的是戒。

    我请他使用昆布与柴鱼片熬出高汤,因为这种清爽中却带有层次的经典风味高汤是他最擅长的项目。

    另外,炸豆腐蔬菜饼则交给明来制作。

    毕竟在妖都高级传统料亭工作过,这类料理是他的专长。将豆腐压泥后和入羊栖菜、切碎的萝卜末与绿紫苏叶搅拌均匀,油炸成金黄色的圆饼。感觉起锅直接拿来吃也很美味,真期待煮成关东煮之后的成品。

    而我要负责的,就是其余的所有工作。

    我切好蔬菜,依照用途完成需要预煮的步骤,然后制作水煮蛋并拨好外壳。

    蒟蒻先用菜刀切上十字切花,这是帮助加热与入味的步骤。

    所有材料的前置准备完成后,我将这些运往夜鹰号。

    我将汤底倒入关东煮摊贩常见的那种分格关东煮锅内,依照入味速度的快慢将材料一一下锅炖煮。

    首先是白萝卜等根茎类蔬菜与水煮蛋。再来是海带卷、蒟蒻,接着是鱼浆类制品……我把配料依序放入锅里。

    最后把刚炸好的豆腐蔬菜饼与山药鱼板放进去之后,舀起汤汁浇在食材表面,不用煮多久就大功告成了。

    热腾腾又入味的冬季关东煮。

    「来试试味道……」

    老实说我也饿了,于是以试味道为借口偷偷吃了一点明亲手制作的炸豆腐蔬菜饼。

    稍微在汤内浸泡一下,趁表皮还带有微微酥脆感时拿起来吃,实在很享受。继续放着炖煮之后将会吸饱满满的高汤,咬起来鲜美多汁……真期待最后吃起来的口感。

    「喂,这到底在搞什么东西!」

    「看也知道吧,就摊贩啊。」

    乱丸微微地吊高眉毛大声质问。

    不过关东煮的香味果然吸引了所有人前来,聚集于这辆夜鹰号前。

    「这是怎样?葵,竟然准备起关东煮了。」

    「什么这是怎样啦,白夜先生,这可是为你做的耶。」

    白夜先生脸上写着「啥?」不过见到银次先生与佐助莫名的笑脸之后,他似乎了解状况了。

    然而他只是清了清喉咙,露出一张若无其事的表情用折扇朝脸上搧风。

    想必是接受这份好意的意思。

    「好,大家想吃什么料就告诉我!今天的夕颜快闪店夜鹰号是关东煮摊!」

    乱丸一样傻眼地吐槽我「在这种地方也要做饭」,而白夜先生、银次先生与佐助看起来倒是兴致勃勃。

    也许是因为他们对于这时期的关东煮有特别的感情吧。

    「冬天果然要吃关东煮是也。」

    「接下来将面临关键时刻了呢。必须好好享用葵小姐亲手做的料理,为即将到来的战役养精蓄税,这也正是天神屋决战前的必胜料理。」

    「银次先生说得没错呢,毕竟俗话说肚子饿的士兵怎么打仗。」

    这番话让白夜先生突然一笑。

    「我们也并不是去打仗啊。不过呢……关东煮是吧,的确是我此刻最想吃的东西呢。」

    白夜先生点了白萝卜、水煮蛋、炸豆腐蔬菜饼、牛蒡甜不辣、蒟蒻、海老芋。虽然很老派,但都是经典选项。

    银次先生则点了年糕福袋、豆皮镶肉、水煮蛋、白萝卜还有油豆皮,全是狐狸的最爱。

    刚才还在抱怨的乱丸也点了牛筋、章鱼串、蒟蒻丝、竹轮、山药鱼板,也一样有白萝卜与水煮蛋。看来他偏好鱼浆类制品。

    不过话说回来,大家都会点水煮蛋跟白萝卜耶。

    我自己吃关东煮最喜欢的也是这两样。小不点也将分装在小碟子里的水煮蛋与白萝卜吹凉后大口咬下。

    将吸满高汤而变得软嫩的白萝卜趁热在口中咬碎,品尝鲜甜风味的同时,转眼间已在口腔内化开并消失。

    圆滚滚又充满弹性的水煮蛋已染上高汤的颜色,首先对切成半,再趁蛋黄快溶入高汤前大口吃掉,是至高无上的享受。

    关东煮果然美味,热腾腾却又温和的味道,感觉让身体深处涌现一股活力。

    「对了,葵。你知道关东煮的起源吗?」

    「咦,怎么了?白夜先生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在船上享用关东煮的同时,白夜先生似乎心情不错,开始提起这个话题。

    刚才的他还略显疲态,现在好像已经恢复一些精神了。

    「所谓的关东煮,据说原本起源自用豆腐做成的田乐料理。名称也从田乐(Dengaku)、御田乐(Odengaku)演变成现在的Oden。」

    「是喔,我还真不知道耶。田乐是指将豆腐插在竹签上涂满味噌火烤的料理对吧?」

    「没错。在现世室町时代流行的一种轻食。我以前也常吃……」

    今天的白夜先生实在有点反常,他平常明明几乎不会谈到吃饭的话题。

    不过这时我灵机一动。

    听他这么一说才想到,那一大块妖都岩豆腐还有剩耶,似乎是从妖都弄来的。

    也许可以用那个来做出味噌田乐。

    「好!那我现在也来做点田乐吧。」

    「……」

    白夜先生脸上的表情仿佛一切如他所料。

    咦,难道我被他拐到了?

    算了,这样也好啦。若把这当成白夜先生式的蹭饭,也挺可爱的。

    我请双胞胎从厨房拿了豆腐与味噌过来,将夜鹰号上备有的炭火烤炉生好火,在甲板上烤起味噌田乐招待大家。

    所有人看着停不下来的我,脸上露出的表情似乎带着不可置信、无言,甚至被我打败的感觉。不过我一点都不在意。

    难得弄到了妖都岩豆腐耶。

    将豆腐切块后插上竹签,用红味噌加上砂糖、味醂与酒调配而成的特制味噌酱涂在豆腐表面,放上炭炉火烤即可。

    香甜的味噌焦香味开始飘散,所有人都渐渐注意到味噌田乐的存在。嗯,我想这的确是妖怪无法招架的香气。

    我拿着圆扇把气味搧往大家的方向,仿佛故意让他们多闻闻。

    扇子响着啪哒啪哒啪哒啪哒啪哒的声音……

    「葵,你是怎么啦,今天特别来劲耶。根据刚才佐助的报告,你似乎在宫中被石榴说得很难听是吧?」

    「咦!葵小姐,这是真的吗?」

    比起白夜先生,银次先生更显著急地担心我的状况。不过我只苦笑地回了一句「对呀」,眼神并未离开炭炉。

    「她告诉我,即使我的料理得到一时的吹捧,也会消失在时代的洪流中。不过多亏她这番话,让我不上不下的心情振奋了起来。虽然我的能力微不足道,不过既然如此,那我就全力去完成只有我能胜任的部分吧。」

    我不可能靠一己之力救出大老板。

    这需要天神屋上下的力量,而我的任务想必就是为他们每个人准备「必胜料理」,让他们全力以赴。我重新体悟到这才是我的使命。

    我希望在这样的过程中,摸索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一步步往前。

    最后抵达大老板的身边。

    回到大老板能安身的天神屋。

    「我想通了,我并不在乎自己的料理是否能流传百世或者获得名声,我重视的是眼前当下的每一个人。我想为了自己珍视的人们做出能够替他们加油打气﹑成为助力的料理……即使未来被遗忘也无妨。」

    我仿佛是为了说服自己。

    然而这番话让白夜先生惊讶地猛然抬起头,仿佛回想起什么。

    「白夜先生,怎么了?」

    我同时把一串烤得焦香美味的味噌田乐递给他。

    他接过竹签,依旧以同样的表情凝视着手中的田乐。

    「好久以前,也曾有个女人对我这么说,虽然其中含义也许完全不同……」

    「白夜先生?」

    没多久之后,他盯着田乐看的那双眼变得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他。那是带着宠溺且温柔,散发着怜爱的眼神。

    这时我总算查觉到了。

    他指的女人……该不会是……

    「没错,正是我过去的妻子……别担心,葵。无论经过多少时光流转,妖怪绝不可能遗忘曾为自己带来救赎的人。」

    「……」

    银次先生还有乱丸两人对于白夜先生曾有家室这一点感到万分惊讶,吃着关东煮与田乐的姿势就这样僵在半空中。然而我深切地体会到他想传达给我的意思。

    白夜先生对人的态度时常非常严苛。

    然而,比任何人活过更长岁月的他所说出的这番话,让我的泪水几乎快忍不住夺眶而出,那热度与震撼深深打动我的心,就如同充满高汤香味的热腾腾关东煮。

    你说得没错呢。

    我也永远不会忘记这段话的。

    那么,是该迎向下一个舞台了。

    空中飞船此时正缓缓接近北方大地与中央平原交界处的山地上空。 

当前网址:http://www.foxvale.org/wuji5/248.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