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妖怪旅馆营业中 白夜驾到

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

恒行娱乐:这里是王宫内的大本殿。 上一次走在这条通往妖王殿的空中大廊,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我──天神屋会计长白夜,此时内心极度平静,宛如止水。 简直就像久远以前在这宫中效命时的

 这里是王宫内的大本殿。

    上一次走在这条通往妖王殿的空中大廊,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我──天神屋会计长白夜,此时内心极度平静,宛如止水。

    简直就像久远以前在这宫中效命时的我。

    「是天神屋的白夜大人耶。」

    「天神屋已经玩完啰,就算是白夜大人也束手无策啦。」

    「嘘!据说对方拥有无数的眼目,要是多嘴说些有的没的,被他瞪一下你就完啦。」

    「可是白夜大人为何会现身于此……?」

    哼,你们暗中说的坏话全都传进我的耳里了。

    但现在可不是跟这些贵族小角色计较的时候。

    我从敞开的大门光明正大地进入王宫内,打算谒见妖王。

    「请您暂且留步,白夜大人。」

    就在此时,我被看守宫殿的黑猪将军挡住了去路。

    他的身份我也很清楚──留着黑胡须,个头魁梧又骁勇的妖都大将军。

    「您并未获得出入妖王殿的许可。」

    「哼,少装傻了。这一路上可没有任何人拒绝我入侵,我可是堂堂正正走过来的。」

    我挖苦完黑猪将军之后便大摇大摆地走过他的身旁,马上前往妖王殿。

    群起骚动的文官、武官与贵族们的反应我全没放在眼里,就这样走向坐在高高在上的王座上凝视我的现任妖王,在他面前深深低头行礼,以袖掩面。

    「白夜啊……平身。」

    坐在王座上的妖王以澄透的声音回应我,我便抬起头。

    他拥有一头由粉红至淡紫色的幻彩发色,不同角度会呈现出不同色彩。那双眼眸里烙印着双层的同心圆花纹。身上穿着又长又隆重的华服,头上戴着王者象征的王冠。

    虽然如此,这位妖王有着还很年轻的青年外貌。

    实际上在我看来也是颇为年轻的妖王没错,登上王座至今还不满两百年。

    「好久不见了啊,白夜。能未经许可潜入城内、大摇大摆走进王宫内的人,除了你大概也没有别人了吧。在如此森严的戒备之中,到底是从哪里进来的呢?看来这王宫里还有许多只有你一个人了解的机关吧。」

    「哦?我并不清楚您在说什么,由于没有任何人拦下我,我就擅自解读为妖王传唤我过来了。」

    妖王对着厚脸皮装傻的我轻轻笑出了声。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呢,即使在君王面前也不摆出任何一个讨好的笑容。」

    「这种事情做了对谁都无益。」

    「呵呵,我就是中意你这点。」

    持续了一段无关紧要的对话后,我压低凝视妖王的眼神,猛然切入正题。

    「请容我开门见山地说了。我会来此谒见的目的无须多言──请您撤回关于我们天神屋大老板的裁定。」

    「……」

    妖王刚才还温和沉稳的表情与眼色骤然一变,然而我也并不退却。

    「妖王,您在害怕些什么?大老板的事情您应该最了解不是吗?我们天神屋的大老板自幼就陪伴您身边,当您的后盾,对您来说是宛若兄长般的存在。您应该也很景仰那位大人才是。」

    我的说词让妖王的近臣们散发出怒发冲冠般的灵力,反复警告我谨言慎行。

    然而妖王本人仅对他们使了个眼色,命令他们安静,继续默默地听着我说。

    于是我毫不客气地继续。

    「在过去的历史中,『邪鬼』的确曾是威胁隐世的存在没错,但大老板不一样。他的心中并没有邪念,就只是个存在于远古的伟大妖怪。直到此时此刻为止,谁也没怀疑过那位大人有邪鬼身份不是吗?最愚蠢的就是那些满足于出生背景,拥有比邪鬼更加扭曲的心灵,玩弄无辜众生的那些下流之辈才对,不是吗?」

    主要就是指雷兽那种,就是他那种家伙。

    妖王应该能理解这一点才对。

    他自幼最痛恨的就是那种空有身世的蠢才被重用的宫中潜规则。

    在继承权的斗争之中,他明明也被那只雷兽耍得团团转。

    「然而您为何要听信那家伙的话?您为何选择相信他,而非大老板?我无法容忍这一点。只因为邪鬼身份就切割掉陪伴您至今的亲信,只因为尊贵圣兽的身份就重用折磨您至今的小人,是这样吗?这并不是德高望重的君王该有的行为吧。」

    我的这番话,这位君王听得进去吗?

    然而妖王的眼神转为阴天般灰暗,随后又变回原本鲜明的色彩,除此以外毫无反应。

    「白夜,你的忠言说得很有道理,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必须逮捕大老板,将他再次封印于地底。因为我看见了──他的真面目。」

    「……妖王。」

    「既然我已目睹到事实,那么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他的命运了。为了守护隐世和平,没有人能阻止我。」

    我依然未能参透妖王的真心,但是他的这项决断,似乎不会因为我的三言两语而轻易动摇。

    虽然我感受到他流露出一瞬的迷惘抑或是忧愁……即便如此,他也仍然没有回心转意的打算吧。

    「哈哈哈哈哈!白夜~~上次有幸观赏到你狼狈的逃跑模样呢。托你的福,让我的诱饵顺利逃之夭夭了啊。」

    「啧,来了是吧……雷兽。」

    雷兽挑准了时机现身于宫殿中。

    他还是那副嘻皮笑脸又吊儿郎当的样子,态度令人难以捉摸。光是看着就觉得火气上来了,老实说很想要他的命。

    「雷兽,找乐子也该有个分寸。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啥~~?找乐子是吧。」

    雷兽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拿出预先放在身后的某样东西朝向我,得意地窃笑。

    那东西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产物。

    那是人类与妖怪在永无止尽的斗争之中,于常世诞生的「现身大镜」。

    「原来如此。你就是用这个揭开大老板的原形是吧,邪魔歪道的畜生!」

    我看见镜里所反射的自己,体内的灵力开始不受控制地缓缓掀起怒涛。

    「为何这东西会在你手上,雷兽。你、你在这隐世究竟有什么阴谋!」

    这面镜子将会强制褪下妖怪幻化后的姿态。

    这股感觉每次都令我战栗不已。

    映在镜子里的我,外型渐渐转变为白色的狮子一般。

    于额头上的第三只眼正缓缓打开,转动着眼珠子瞪着。

    与第三只眼有着相同外型的化身,在我身体的左右各显现出三只,宛如把我包围其中。所有眼睛都迅速地睁得大大的。

    白泽──一共拥有九只眼,负责看守世界的圣兽。

    「噢噢……」

    「那就是常世的圣兽──白泽的原形……」

    在大厅内待命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发出惊叹。

    至今,我几乎未曾公开过这样的姿态。

    「哈!哈!哈!哈!哈!白夜~~上次看见你这副模样不知是几百年前了呢。在常世那时还能常常见到的啊。你我明明是成对的存在,但跟美丽的我相比,你这身模样也太骇人了吧。」

    没错。

    我与雷兽都是在远古以前从常世渡往这个隐世的异界妖怪。

    我们一边维持敌视关系,一边看着隐世的变迁。

    雷兽,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白夜,你明知那位大老板身为邪鬼,却隐瞒实情到现在,这是重大的反叛罪行。我命你代替逃走的大老板在宫殿内禁闭,直到夜行会举行……我并不想伤害长久以来引导隐世的你,求你老实点服从判决。」

    在妖王冰冷的声音之中,我维持着被迫公开的妖怪原形,就这样被为数众多的士兵逮捕。

    妖怪一旦被强制解除幻化的外形,灵力就会骤降并弱化。

    雷兽奚落着这样的我,露出了无声的胜利笑容,满脸得意。

    「欸,白夜。你跟我一样,都是舍弃了常世的圣兽,我们彼此应该都拥有监督治世的职责在身。了解万物众生,为民除害,指引君王,让隐世维持和平──你有你的正义,而我则是必要之恶。我自认我是以不同的方式守护着这个隐世喔。为了不让这里变成第二个常世……」

    雷兽的声音听起来很遥远。

    简直就像在水里听着他含糊的声音。

    雷兽讪笑着,已确信自己击败了我。

    「你简直是飞蛾扑火。这次是我的胜利啊,你活该!本来想用小葵当成诱饵引大老板现身,不过有你这家伙也够了吧。对天神屋来说也是一大打击,感觉接下的发展会很有趣呢。」

    然而我在恍惚之间看见了滚落在眼前的一颗白色圆球形物体。

    这是从葵那里收到之后,原本被我藏在怀里的神秘点心。

    「嗯?这什么东西。」

    雷兽也发现了那点心的存在。

    我全力斩断灵力低落所侵袭而来的睡意,毫不犹豫地咬下那点心。

    接着我咀嚼,像野兽般大口大口吃着。

    一股涌泉般的东西从我体内深处滚滚满溢而出──是新产生的灵力。

    我再次对于葵的料理所含有的威力感到佩服。虽然这点心吃起来口感有些奇妙。

    不过还是让我热血沸腾。葵,干得好。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

    在场大概没有人能明白我为何而笑。

    我当着妖王的面狠狠踹翻那群试图逮捕我的猪士兵们。

    以目前的姿态,要歼灭他们何其容易。

    「为、为什么!白夜!就连那位大老板在大镜面前都无力招架啊!」

    雷兽露出一脸小家子气的表情,就像彻底被我打趴。

    「蠢货!雷兽你这个大蠢货!我可不会被这种玩意儿打败的!不过这要多亏了天神屋下任女老板候选人预先给了我这么优秀的东西。等成功救出大老板之后,必须让他随身携带葵的手做便当呢……嗯哼,下回需要开会讨论。」

    「白夜,你、你这家伙……我知道啰,你刚才吃下的神秘白色圆球……那是津场木葵做的食物对吧!可恶!又是那个小姑娘……」

    津场木葵这个名字让这间王宫内所有人陷入更大的骚动。

    连妖王也皱起眉头。

    她的祖父正是在隐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某位人类男子。

    真想让葵瞧瞧在场所有人难掩惊讶的表情有多丢人。

    这实在令我有些痛快。

    我维持白狮的模样往王宫大门冲刺,踢飞阻挡在眼前的猪士兵们,穿过空中大廊逃往室外。

    位于我额头上的第三只眼与环绕身体的其他六只眼正慌忙地转动着,确认周遭情况。

    现在的心情只想大闹一场。

    往常那个淡定的我已经消失无踪。

    「欸!快看!白夜大人失控了!」

    「银鸽部队,快点追上去!」

    鸟笛响彻云霄,接着一群银鸽部队的士兵从上空朝着我进攻。然而我丝毫不在意他们的存在,正用九眼搜寻着目标。

    找到了。佐助与葵正在某座小塔的屋顶下,焦急地窥视着我这边的状况。他们两人想必不知道我是谁吧。

    「你们俩都抓紧我的背!」

    我一路踩着无数塔顶当跳板,朝他们的方向奔驰而去。结果佐助发现到我就是会计长白夜,于是抱起葵化为一阵风,瞬间飞奔过来与我会合,不给银鸽部队一丝瞄准的机会。

    不愧是天神屋首屈一指的人才,受到风眷顾的孩子。

    「看来任务进行得很顺利啊,葵、佐助。」

    「勉强完成了,虽然被敌方发现踪迹时一度觉得完蛋了是也……」

    佐助已经完全适应我的容貌,用平常的口吻说着。然而葵似乎还搞不清楚状况。

    「葵,怎么了?」

    「咦,咦?这个是,白夜先生吗?」

    她瞪圆了双眼,用颤抖的手指指了过来,用「这个」来称呼我。

    「没有错,这正是白泽的真实姿态是也。」

    「咦咦咦咦咦咦!」

    一边听着她悦耳的尖叫声,我一边飞往上空。

    「追上去!别让他们跑了!」

    银鸽手拿长枪朝我们射出,然而佐助以我的背当成踏板站起身,掷出无数把小型匕首,与长枪擦撞改变射击轨道。

    「──进攻!」

    他瞬间化作一阵风,手持小刀在空中飞舞,击落了飞行中的鸽子们。身手令人佩服。

    而葵光是要紧紧抓牢我的背,似乎就已经相当吃力。

    我继续在天空中往前奔驰,同时斜眼看向后方逐渐远去的王宫,流露带着讽刺的笑容。

    雷兽正咬着指甲怒瞪着我们这里,你活该。

    而走出外廊的妖王……

    他抬起脸看着我们的去向,脸上依然是那张难以言喻的忧郁神情。

    除了从那位君王的眼神中感受到迷惘以外,似乎还有一些唯独他才能预见的──关于这场骚动的某种结局……这令我有些在意。

    然而现在可不是陷入沉思的时候。

    银鸽部队中的精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后头追赶着。

    虽然他们的气势足以追上我们,不过此时上空云层落下一颗颗椰子,让他们再度被击落。

    「哦?这椰子……真是风雅的表现呢,很符合他们的作风。看来援兵及时赶到了。」

    一艘空中飞船从云层间直射而下的光芒中降落。

    那艘船的淡青色船帆上印着「折」字的六角形家徽。

    站在甲板上的是一头亮丽红发的犬神,与我相当熟悉的银色九尾狐。

    「我们还欠天神屋一次人情啊。要大闹中央政府一场,没号召我们一起来怎么行。」

    身为折尾屋大老板的犬神露出大胆无惧的笑容,悠悠举起单手,用椰子大炮给出动的中央飞船一阵痛击。

    「各位!请往这边!」

    这是我们天神屋的小老板,银次殿下的声音。

    我事前已将计划传达给他,并委托他居中寻求折尾屋的协助。

    因为若出动天神屋的飞船,在中央监视下要动身应该很困难。

    不过与我们互为竞争对手的折尾屋是否愿意冒着顶撞妖都的危险来协助我们,不到最后阶段都无法确定,其实是一场赌注。不过……

    这样的发展岂不是很有趣吗?

    就像这样,所有人事物一一串连了起来。

    葵,虽然一直以来要求你交出成果,但其实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你做出的美味饭菜打动了妖怪们的心,促使他们行动,这就是你才能造就的成果。

当前网址:http://www.foxvale.org/wuji5/247.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