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妖怪旅馆营业中 夜间飞行

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

恒行娱乐:『葵,我必定娶你为妻。因为我打从心底对你感到尊敬。』 大老板留下的这句话,还有当时被他紧紧抱住的那股余温,至今仍鲜明地浮现于我的记忆之中。 那时候,隔着大老板的怀抱所

 『葵,我必定娶你为妻。因为我打从心底……对你感到尊敬。』

    大老板留下的这句话,还有当时被他紧紧抱住的那股余温,至今仍鲜明地浮现于我的记忆之中。

    那时候,隔着大老板的怀抱所望见的黑暗又是什么?

    那片阴影至今仍让我的眼神失去光彩,扰乱我的心思。

    这是我第一次产生这样的心情。

    我……究竟有能力去守护大老板的什么呢?

    「大老板前往妖都后迟迟未回到天神屋来,是因为雷兽的阴谋而陷入革职的危机。事态相当严重,再这样下去,天神屋就要落入雷兽的手中了。」

    白叶先生手中的折扇应声阖上,那响亮的声音让我猛然回过神来。

    天神屋上下正在大会议厅内召开会议。

    我──津场木葵也来到集合干部与其他员工的这间大厅内,坐在银次先生旁边,就只是看着他们进行会议讨论。

    「因此,我认为我应该先前往妖都一趟。」

    负责掌控会议进行的会计长白夜先生用折扇轻敲手心,提议由他动身前往妖都。

    「万万不可!这种重要时刻,连会计长殿下都离开天神屋怎么行!」

    「会计长大人,还请您留下来坐镇呀。」

    「真是够了,平时明明个个都把我当成眼中钉,只有需要我的时候才巴着我不放!」

    天神屋会计部的人员全都叫苦连天,然而还是被白夜先生无情地拒绝。

    「咳咳!总而言之,目前需要确认的事项共有以下几点。」

    第一点,大老板的安全以及目前状况。

    第二点,大老板陷入失联状态之原因。

    第三点,陷大老板于这般不利状况的主谋与其阴谋。

    依照接下来的发展,也许会牵扯出更复杂的利害关系──白夜先生说。

    「大老板恐怕就是被无药可救的天下第一蠢才『雷兽』所陷害,而处于无法与我们联系的状态吧。首要任务是到妖都收集情报,厘清行踪成谜的大老板现在身在何处。庭园长才藏殿下目前也失联,如果他们两人没有分散的话是最好……无论如何,总之他们无法回来天神屋,其中必定有什么原因。」

    白夜先生接着将视线移往天花板。

    「事件发生地点是在妖都,宫中贵族的行迹也让我相当在意。我希望能借助庭园师佐助的力量。」

    被指名的佐助从天花板的缝隙中探出头,一脸淡然地回应「了解是也」。

    看现场没有人开口吐槽,所以我想那边应该是佐助平常的待命位置吧。

    「的确……能在妖都收集情报的,除了过去曾在妖都宫中身居要职的会计长殿下,别无其他人选了。」

    「但是此计还是令人稍感不安。」

    「到底谁能顶替会计长整顿我们天神屋呢?」

    在场的大家都动摇不安,担忧的心情在脸上显露无遗。

    原因就在于,平时天神屋绝对少不了大老板或会计长其中一人坐镇。

    「在我外出的这段期间,帮忙管理天神屋的当然就是小老板──银次殿下了。」

    银次听见自己被点名,原本笔直的背杆又挺得更直了。

    「过去大老板外出时,已无数次将天神屋托付给你,而你也从没辜负他的期望。」

    「可、可是,光凭我一个人……」

    「你要说自己办不到吗?银次殿下?」

    白夜先生冰冷的视线与银次先生五味杂陈的眼神互相交会着。

    「不……现在不是说这种丧气话的时候对吧。我明白了,留守天神屋的任务请交给我吧,会计长殿下。在大老板平安归来以前,由我扛起这间天神屋,用全力来守护。我想这正是现在的我应尽的职责。」

    银次先生换上凛然的表情,仿佛第一个做好了觉悟。

    他的这番回应也让在场其他员工与干部原本散漫的士气,开始缓缓凝聚起来。

    继续不知所措也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银次先生的觉悟推动了在场所有人。

    他给我的感觉果然和以前稍有不同。不仅整个人更可靠了,而且能充分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坚强。

    白夜先生看着眼前的银次先生所展现的架势,也似乎很满意地眯起了双眼。

    「银次殿下,虽然你本来就有担任小老板的才能,但心里有一部分始终觉得自己是外人。然而经过上次的折尾屋事件,你已经蜕变为有资格扛起天神屋家徽的男人了呢。」

    难得出自白夜先生口中的这番称赞,让所有人发出一阵惊呼。银次先生红起了脸,似乎感到些许难为情,不过还是清了清喉咙回到正题。

    「不过,会计长殿下。目前这样的状况,人手还是不足够。我认为天神屋的经营型态可能需要进行一些调整。」

    「的确是。在我前往妖都的这段期间,必须随时跟馆内保持联系,各方面都需要人手待命。能干的春日也才刚离开天神屋。天神屋就调整为在能力范围内保持营运吧。虽然正值年底旺季,但要是顾客满意度下滑,对之后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此时举手发言的是大掌柜──晓。

    「那个,会计长殿下……这样一来,原定于五天后举行的『飞船夜航游览』企划该怎么办呢?」

    飞船夜航游览──空中飞船在夕阳西下时刻于天神屋启航,飞往妖都的游览行程。航程中还能悠闲享受美丽夜景、特别活动、限定酒品与天神屋的美味佳肴。

    据说这也算是旅馆提供的一种宴会场地,妖都的公司行号常会用来举办尾牙,因此也成为每年十二月固定举办的特别活动。

    银次先生伸手抵着下巴,露出了灵光一闪的表情。

    「飞船夜航游览……对了,还有这招呢。晓,我记得这行程的航线会经过妖都上空对吧?」

    「是,小老板。此方案能在甲板上欣赏妖都的夜景,相当受到客人的欢迎。加上今年还有天神屋最新型豪华飞船『星华丸』首度登场,活动规模将会超越往年。星华丸在十二月整个月都会来回航行于妖都与鬼门大地之间。」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可以打着这企划的名号,名正言顺地往返两地不是吗?也能随时互通情报。」

    白夜先生马上就从这个企划联想到本次讨论议题。

    「过不了几天,大老板的事情就会传遍各地的八叶了。其中有些人可能恨不得大老板因为这次事件而身败名裂,也有些人并不乐见大老板的位置被雷兽篡夺。大家都会视情况选择站在对自身有利的那一边吧。这个月将会是最关键的资讯战,大家要谨慎行动。」

    白夜先生接着对各干部分别下达了指示。

    身为小老板的银次先生将暂时成为天神屋最高负责人,在守护旅馆的同时一边与曾有过前缘的南方大地取得联络。

    大掌柜晓则必须从旁支援银次先生,同时巩固天神屋的颜面,努力把关顾客满意度。

    门房长千秋先生除了以往的工作内容外,还要尝试与北方大地、西北大地进行交涉,向两地寻求协助。因为身为千秋先生侄女的春日刚嫁入北方大地,而西北大地也刚好由他母亲担任八叶一职,所以才将此任务交付给他。而且这次若能成功与这两地建立起关系,也必然能得到右大臣这个坚强的后盾。某方面来说,这将是本次最艰难的任务。

    温泉师静奈则被吩咐全权管理澡堂事务,同时必须加快脚步完成「那帖药剂」之类的,总之是一些我听不懂的事情。

    独眼女掌柜与女二掌柜菊乃小姐则因应接下来人手不足的状况,加强管理女服务员的人力调度,今天就必须就定位。

    此时,前任女二掌柜──阿凉原本打算跟以上两人一起离开会议厅,结果被白夜一声「你站住」给制止了……

    「阿凉,这个月由你负责担任星华丸的服务长,我希望你上星华丸帮忙,而非留在天神屋。」

    「啥?为何是我?总觉得有一种被发配边疆的感觉,我才不要咧。我要留在本馆里,这差事就交给女二掌柜菊乃小姐怎么样?」

    「欸!喂,阿凉你……」

    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阿凉,以天不怕地不怕的态度面对白夜先生。

    隔壁的晓铁青着一张脸,相当胆战心惊。白夜先生虽然一脸不悦,但还是以折扇掩口,平淡地继续说下去:

    「我倒认为这差事对你而言并不差呢。被分配到星华丸的服务长,拥有的权限等同于女掌柜。若能交出好成绩,将会是你出人头地的好机会。」

    「啊~应该说我已经不计较什么功名了。我呀,脱离了那种身负重责大任的立场,很中意目前这种悠哉的感觉啦。」

    「欸,阿凉等一下!春日明明才劝过你重回女二掌柜的位置啊。」

    「你在说什么呀,葵。我为何非得听从离开旅馆的春日的要求啊。」

    阿凉还是那副态度,无论我说什么也激不起她一丝干劲。

    在春日出嫁那一天,明明还觉得她似乎下定了决心……

    「阿凉,这次任务将做为我评价你能力的基准。不过,既然你无心接任,那也没办法了。」

    白夜先生猛然阖起折扇,露出一脸不安好心的表情提出意见──

    「妖都内的达官贵人都会聚集于星华丸上,举办尾牙什么的。只要稍微表现得贴心一点,应该就能和平常难以接近的上流阶层打好关系喔?这岂不是邂逅良人、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好机会吗?」

    「我我我、我愿意!我愿意!」

    阿凉瞬间就改变了心意。因为知道她正在诚征好对象,所以白夜先生特别看准这一点加强攻势。

    隔壁的晓翻了翻白眼,一脸无言的样子。

    阿凉的事情也已经顺利解决,此时白夜先生又将锐利的视线转往一旁。

    「咳咳!还有你。一脸缺乏干部自觉的开发部长,砂乐。」

    「呃!」

    「大老板平常放任你在那间地下工厂为所欲为,这次可不能再纵容你了。你必须回到地面,代理我的职务。小老板与大掌柜两人,论工作态度绝对比你可靠多了,但是资历尚浅。这时候该轮到长年效命于天神屋的你出动了。」

    「我、我知道,我都知道啦,白夜~嗯嗯,我也是时候该重见天日了……唉……」

    砂乐博士推了推墨镜,同时明显无力地垂下双肩。

    「砂乐,振作一点啊。你和我都是天神屋的创始员工吧。」

    「我的个性比较适合在幕后默默努力啦~要我来外场服务实在太荒唐了!」

    「我没指望你去服务客人。你只要贡献智慧,负责坐镇天神屋,运筹帷幄就好。」

    我的确不觉得那个砂乐博士能胜任服务业……

    不过其他干部们的反应就像如今才回想起「天神屋还有砂乐博士」一样,心里似乎多少感到踏实了一点。

    「……好啦,毕竟我也不希望天神屋的大老板换别人来当。」

    砂乐博士一边顺着自己的长发,一边用微弱的音量喃喃自语着,而我都听见了。

    创始员工啊……

    在天神屋之中,他们的存在果然具有不同的意义吧。

    白夜先生继续向其他干部与底下员工们下达工作指示与精神喊话之后,让大家都鼓起了士气。反观只有我一个,从刚才就像个局外人。

    「话说,真难得看你这么安分啊,葵。」

    「呃,是!」

    被白夜先生一喊,我立刻耸起肩,不小心用分岔的声音回应。

    天神屋的干部们全都转过头来望向我。

    上一次像这样被四面八方而来的视线注视,已不知是何时的事了。

    不知怎地,我回想起一开始被带来隐世的情景。

    「很抱歉让你卷入这样的状况,但我也有些提议想问你。夕颜的营业据点可以暂时改为星华丸吗?」

    「咦……这是快闪店的意思吗?」

    「可以这么说。我希望你在十二月这段期间暂停中庭店面的营业,改在飞船上提供饮食服务。营业时间主要选在平日,每周两、三天为佳吧。」

    「平日吗?」

    「因为飞船并未提供住宿服务,有些客人可能只是下班后刚好路过,想小酌一杯顺便欣赏夜景而已。你的料理专攻这种客群就好。例如放假前的周五,正是吸引客潮的好机会。」

    「原来如此,这想法的确很有趣呢。」

    银次先生比我还更快产生兴趣,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还往前倾。

    「菜单提供一些有别于宴席料理的轻食比较好吧?让路过的客人也能轻松配酒享用。甲板区有设置客席,可以一边用餐一边享受夜景。」

    「基于以上,葵,我想请你以星华丸与妖都为营业据点来考量,事前进行相关准备。虽然年关将近应该会很忙,但还是希望你能加把劲。另外,我还有其他案子需要你协助。」

    「其他需要我协助的案子……是什么?」

    白夜先生面对满腹疑问的我,只回了一句「有新进度再通知你」。

    他并没有打算现在说明,又继续向其他干部下达详细的指示。

    接收到命令的大家,带着充满紧张感的神情陆续离开大会议厅。

    只剩我一个人还在状况外,尚未适应这一切的变化。

    大老板还平安吗?

    我唯一的用处也只有做菜了。

    我该做些什么才好?又能帮上什么忙?目前毫无头绪。

    「我们也该走啰,葵小姐。」

    「呃……嗯!」

    看来目前时间还满紧迫的。因为空中飞船的夜航行程现在有了新的目的,必须及早着手准备才行。

    然而,我在走廊上停下脚步。

    「欸,银次先生。我真的只要负责准备轻食就好了吗?这样真的就能守护大老板的栖身之处──天神屋了吗?我、我……」

    「……请您冷静点,葵小姐。大老板一定不会有事的。」

    银次先生似乎发现了我的焦虑,转过身关心我。

    只不过,当他看见我脸上的神情后,似乎有点惊讶。

    「真难得看葵小姐像这样展现软弱的一面呢。」

    「……咦?」

    「无论何时,您总是坚强又勇敢地面对任何状况,表现出好强的一面。无论身处怎样的逆境,都积极地正面对决。然而这次却……」

    我缓缓瞪大双眼。

    对耶。我为什么变得这么忐忑不安,变得这么软弱了?

    「这正代表着您有多重视并且担心大老板吧。」

    「咦!才、才没有……」

    我举起双手在面前猛挥,急着否认这一切,银次先生则轻轻发出了笑声。然而没过多久,他却吐出无声的叹息。

    随后他又变回刚才的严肃表情,对我说:

    「您最重要的任务,永远都是料理这件事──这一点是绝对不可动摇的。正因如此,白夜先生才会下达那样的指示。您的料理能够『打开妖怪的心房』。我想白夜先生正是认为您能运用这种能力,制造机会来帮助大老板并且守护天神屋吧。」

    「……制造机会?」

    「是的。我已经亲眼见证过无数次,您运用自身的厨艺做为突破困境的工具,在这次事件中肯定也能从某处发挥作用的。所以大老板的事情就先托付给其他人,我们一起构思要在星华丸提供怎样的饮食来满足顾客吧?您的料理一定能指引出方向,提点您该怎么做。」

    银次先生的口吻就像在开导我。

    我该做什么,会由我的料理来告诉我……

    这句话总算让我的心找回原有的平静。

    累积焦急的情绪也于事无补,这次我能做的事也只有料理罢了。

    「我明白了,银次先生。我会先想想能在星华丸上享用的轻食菜单。」

    「嗯嗯,就是这股斗志没错,葵小姐。」

    银次先生坚定地点了点头。

    刚才也有这样的感觉,就是银次先生最近真的变得越来越可靠了。

    原本就是个温柔负责的小老板,但最近有时会觉得他的背影看起来更宽阔可靠了。

    经过折尾屋事件后,果然让他有了莫大的转变吧。

    简直就像大老板一样……

    「啊!对了对了,银次先生。之前大老板要我保管一把钥匙耶。」

    我取出上头系着一条绳子、收在胸前的黑曜石钥匙。

    银次先生认真地端详在空中缓缓晃动的钥匙。

    「您说这把钥匙吗?」

    「嗯嗯。大老板最后一次来夕颜时告诉我,如果对他有什么疑问,就去找出这把钥匙能打开的东西。银次先生,你知道是什么吗?」

    「……不,我没有任何印象耶。不过我认为应该可以在天神屋内找找看。既然是大老板留下的东西,我想一定具有某些意义。」

    正如银次先生所说,我也不禁认为这把钥匙必定有些特殊含义在。

    大老板他是否早就有所预料了呢?

    预料到自己与天神屋将会迎接这样的事态……

    暂时先回到夕颜的我与银次先生,顺利地结束当天的营业后,一同集思广益,讨论空中飞船上要提供怎样的轻食,以及品项该如何设计。

    「欸,如果采取餐车贩售形式怎么样?啊,意思就是用附带调理设备的小货车来提供饮食的摊贩。菜色的部分则每日订定不同主题来提供限定品项。比如说,一天专卖面类、一天只提供丼饭料理,还可以卖……手工汉堡之类的。不过最后一项有点冒险。」

    「啊啊!这主意听起来不错耶!以每日替换菜单的形式限定提供同种类菜色,烹调上感觉也省事不少。而且我认为汉堡在隐世的接受度并不全然是零喔。因为面包最近在妖都那边也普及起来了。使用葵小姐烤的面包来做出和风口味的汉堡,光想象就很美味。而且最重要的是,汉堡感觉就很具有话题性。毕竟相较于地方居民,妖都内的妖怪更愿意去尝试新玩意儿或是从异界传入的东西。」

    银次先生一边在手帐上做笔记,一边露出少年般雀跃的神情。

    即使在这种状况下,银次先生依然维持一贯作风。

    我也渐渐找回自己原有的步调。

    「鬼门大地的『食火鸡』也是绝对不可少的食材吧,做成照烧口味之类的汉堡,妖怪们一定也会喜欢的。还有……中间夹油炸的白肉鱼也很好吃呢。」

    「真不错耶。难得有这个机会,饮品方面也希望能讲究一点。」

    「这个嘛,我想说如果使用天神屋的气泡水来调配饮品的话应该不错。不过现在是冬天呢。」

    「这点您不用担心。在这盛产气泡水的鬼门大地,冬天也有饮用热气泡水的习惯。」

    「……热的气泡水?」

    我满脸写着问号。因为这东西我实在没喝过。

    「很好喝的唷。将苹果汁、柠檬汁与蜂蜜加入温热的气泡水中所调配的饮品,非常受到孩子们的喜爱。我个人也会拿酒来兑热气泡水喝。虽然气泡感稍微弱一点,不过反过来说也变得比较顺口,而且能暖身子。」

    「哇~~这个我可能满有兴趣的。」

    「要尝尝看吗?气泡热饮。」

    银次先生随即站起身,消失在柜台的内侧。我往里头一探,发现他正翻找着柜子,拿出一瓶鬼门大地气泡水,还有土产店会卖的「小六冬产橘子汁」。

    「今天就由我来为葵小姐调配一杯招牌气泡热饮吧。」

    「真的吗?好开心喔。」

    我雀跃地看着银次先生的制作过程。

    他拿出一只小锅子,倒入橘子汁后开火加热,接着加入气泡水与一匙蜂蜜,大致搅拌一下便完成。

    做法相当简单,完成了锅煮的热腾腾气泡饮。

    带着橘子香气的白烟令我的心开始跃动。银次先生用汤勺盛起热饮,倒入陶碗中。

    「来,请用。今天发生太多事,想必您应该很累了,所以做点甜的请您尝尝。这是我一点慰劳的心意。」

    「……谢谢银次先生。」

    我想银次先生一定比我还伤神。

    然而他还是像这样关心我的状况。

    我心怀感激地品尝这碗气泡热饮。微弱的气泡在温热的液体中轻轻迸裂,和一般冰凉刺喉的气泡冷饮有着截然不同的口感。

    碳酸的刺激感的确变得温和许多,不过这种感受细致的气泡在舌尖上缓缓轻弹的感觉,也别有一番风味。

    「很浓郁的甘甜风味呢。从体内深处感受到一股暖流……气泡热饮真不错耶。」

    「能合您的胃口真是太好了。」

    「嗯,感觉思绪清楚多了。身体果然还是需要糖分呢。」

    于是我们两人便一边喝着气泡热饮来温暖身子,一边讨论在星华丸上要采取的营业方式。

    餐车贩售、汉堡、气泡热饮……像这样拟出大纲,各种灵感也就渐渐地涌现。

    「虽然打从一开始就以餐车为前提来讨论,不过我想这里是隐世,所以还是适合传统的摊贩风格吧?何况也没有货车。卖汉堡的话,会不会跟摊贩的气氛有点不搭?」

    「嗯……如果要营造出夜市或摊贩风是很简单,但我还是想试着挑战现世风格的餐车。毕竟想制造一些惊奇感,吸引爱好新奇事物的妖都居民。您放心,我想车子应该不是问题喔。只要拜托地下工厂的砂乐博士,要弄到手或许并没有想象中困难。好,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银次先生都这么干脆地打包票了,那么进行烹调与贩售所需要的餐车设备,总之就先交给他负责了。

    接着就来继续设计菜单。

    经过讨论后,我们想把汉堡类菜单放在人潮最多的活动首日,不过快闪店的菜单采每日替换制,接下来的营业日要怎么安排好呢?

    「银次先生,有件事想先确认一下。妖都那边有什么特产吗?比方说我们这里有食火鸡;南方大地则有丰富海产、极赤牛跟芒果;北方大地则有乳制品对吧?类似这种的。」

    我想来自妖都的客人应该也很多,如果能搭配当地特产是最好的。银次先生沉思了一会儿后说:

    「妖都是大都市,几乎没有畜牧业。而且因为位处内陆,所以也没有发展渔业。不过妖都外围的农村地带自古以来就种植各种蔬菜,称为『妖都蔬菜』,是妖都料理中不可或缺的食材。会运用在锅类料理、腌渍物与宫廷料理等。」

    「妖都蔬菜……哇,就好像京都有『京野菜』(注:京野菜 专指在京都地区种植出来的传统蔬菜,如九条葱、贺茂茄子、圣护院萝卜等。)一样呢。」

    「还有,豆腐也是当地自古以来的食材,所以豆腐相关料理也非常多样化。」

    「啊啊,对耶。折尾屋那对双胞胎也待过妖都的传统料亭,他们说过最擅长的就是豆腐料理了。他们做的豆皮也真的很好吃呢。」

    「啊……现在这么一想才明白,他也是因为这样才特别爱好豆腐吧……」

    银次先生不经意地呢喃了一句,似乎回想起什么事。

    「你在说谁?」

    「咦?喔喔,我是在说会计长白夜先生。其实他也喜欢豆腐料理唷。好像也不令人意外,他看起来就像是会喜欢豆腐的类型吧。」

    「是喔!不过你说得也对,感觉很有他的风格。」

    白夜先生在来到天神屋之前,原本是妖都宫中的官员。

    既然常常吃到妖都的豆腐料理,会喜欢豆腐也不难理解,而且最重要的是,豆腐本来就很像白夜先生会喜欢的食物。都很白。

    「葵小姐的料理中最大的魅力,就是运用当地的食材创造出任何人都能接受的滋味,亲切又平实。因此,请您尽情运用妖都蔬菜与豆腐来发挥吧。只要我们主动一点,对方或许也会有意愿进一步向夕颜提出合作吧。」

    「合作……」

    「南方大地的折尾屋,目前提了许多合作案件过来。像是希望我们能利用现在新推出的酪梨,来做出一些接受度高的料理以提高知名度。如果谈成的话,对方愿意在合约期间内无限量免费提供食材给我们。」

    「天啊!这合作案也太棒了吧!酪梨不论做汉堡或是沙拉都用得到,而且在隐世是珍贵食材耶!」

    「是呀。交换条件就是希望我们注明食材来源是南方大地的特产。还顺便拜托我们帮忙宣传极赤牛。」

    「……对方在宣传这部分也算得很精明呢。」

    听说南方大地因为气候温暖,只要采行温室栽培,酪梨在冬季也能大丰收。

    然而却因为对于酪梨适合入什么菜毫无概念,所以未能成功推广。

    就在这时,这个合作的邀约找上出身自现世的我,实在令人感激。虽然天神屋和折尾屋有过许多恩怨,但事过境迁后,感觉双方的距离开始拉近了一些……

    在这之后过了五天的时间。

    我们利用夕颜营业时间的空档,加紧脚步准备开设于星华丸上的快闪店。

    星华丸飞行于日暮时分的晚霞之中。

    没错,今天正是天神屋新型豪华游览飞船「星华丸」的首航之日。

    「最重要的东西」已经在船上的甲板内准备就绪。

    「哇~~好酷喔!还真的是货真价实的货车耶。」

    那正是夕颜飞船快闪店的主体──被命名为「夜鹰号」的餐车。

    虽说本来就决定采行餐车贩售,但我一直想象应该会是手推式摊车吧。没想到银次先生真的弄来了实体规格的货车。

    「现世的车辆在妖都这里本来就很稀奇呢。果然还是真的货车看起来气派。」

    「欸,银次先生,这是从哪里弄来的呀?」

    「来自地下喔。我想起天神屋的地下仓库里有一辆旧货车,是砂乐博士从现世带回来的研究材料。经过他的许可后,才让我们这样使用。」

    听说地下工厂的砂乐博士与铁鼠们还进行了改造,帮忙加装简单的调理设备。

    车体采简约的深蓝色涂装,搭配叼着白色夕颜花的黄色夜鹰图案,侧面则设计为贩售区。硬加上去的红色纸伞与点着鬼火的红灯笼是整体设计中的亮点,为餐车增添了些许和风氛围。

    现世的货车搭配隐世的元素,让整间店散发出颇为奇妙的存在感。而且还停放在浓浓和风味的飞船甲板上。

    「呵呵~之前从现世带回来的这辆二手货车,还好没丢掉,本来一直找不到用途,放在仓库里生灰尘呢~~」

    据说为了改造货车而整整两天没睡的砂乐博士,一边替自己的长发编起三股辫,一边得意地说着。

    「谢谢你,砂乐博士。这辆餐车太棒了,我想客人们一定会觉得很新鲜有趣!」

    「这点小事不足挂齿啦,娇妻大人。毕竟现在要齐心协力找出大老板的下落才行呀。所以大功告成的我要先睡啦,晚安~~呼~~」

    砂乐博士当场应声倒地,开始发出呼呼的鼾声。

    穿着连身工作服的铁鼠们把睡死的博士裹上棉被,直接扛着他下船。

    这一幕还真是充满吐槽点,不过砂乐博士生性自由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就先算了吧。

    「那么葵小姐,祝福您的夜鹰号营业顺利,生意兴隆。」

    「嗯嗯,银次先生,交给我吧。」

    在日落的那一刻,天神屋的房客们开始上船。冬季规格的空中飞船拖曳着金、银两色的鬼火,启航前往妖都。

    银次先生要镇守天神屋,而我要在这辆「夜鹰号」上努力。

    今晚要为妖怪们端上美味的汉堡料理。

    甲板区因为有金银鬼火飘浮的关系,所以并没有想象中寒冷。

    这里还设了好几块架高的榻榻米休息区,供乘客自由休憩。可以边在此享用轻食或美酒,边呼吸外头的新鲜空气,并好好观赏星空与夜景。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来尝尝好吃的现世汉堡喔~~」

    负责打杂的小鬼们举起写着「夕颜飞船快闪店-夜鹰号」的看板,在甲板上来回往返。

    他们负责的工作就是帮我叫卖汉堡。

    而我则待在餐车内部,按照外场的小爱所接到的订单内容,勤快地制作着。

    今天主要提供的餐点有以下三种。

    《一》「 夕颜炸鸡堡」

    以食火鸡肉制成,微辣多汁的炸鸡块搭配口感爽脆的高丽菜丝,一起夹入面包中。

    《二》「天神鲜鱼堡」

    使用龙田炸鸡的调味风格来处理白肉鱼,油炸后搭配满满的塔塔酱一起夹入面包中,再挤上柠檬汁增添清爽风味。

    《三》「夜鹰号起司堡」

    汉堡的经典首选口味。选用极赤牛肉制成分量满点的肉饼,搭配厚片酪梨、番茄与产自北方大地的新鲜起司夹入面包中。

    用来夹住馅料的面包则是预先在夕颜烤好的汉堡圆面包,口感相当轻盈松软。

    从外场接到订单之后,我先将切开的面包剖半稍微烘烤出香味,再接着制作汉堡。汉堡还是拿着吃最过瘾,所以最后使用这次临时订制的专用包装纸将成品包起来,请客人用手拿着大口大口享用。

    餐点的购买方式比照现世的汉堡店,除了单点外,若选择搭配套餐就会附上薯条或炸洋葱圈、酪梨鲜虾杯装沙拉三选一。另外也可在餐车隔壁的酒水摊以优惠价加购饮品。

    隔壁的酒水摊是由对酒类特别有研究的蜥蜴夫妇负责,他们是酒铺的第二代,店里与天神屋本来就有往来。这次与我们携手合作,老早之前就准备好要在船上贩售的品项。

    除了隔壁提供的酒类饮品外,还有一般的冰果汁、热茶与推荐的温热气泡饮和甜酒。

    另外,由于有些妖怪主要是来小酌一杯,只想配点下酒菜,为了服务这类客人,餐车还提供现炸鸡块、龙田风味酥炸白肉鱼以及毛豆等单品料理。

    「葵大人,夕颜一、天神一还有夜鹰二喔~~」

    「收到了~小爱。」

    不过话说回来,以速度取胜的餐车式贩售还真是折腾人。平常有银次先生一起帮忙,但这次他全权负责管理天神屋,无法过来协助夕颜的生意。

    还好小爱已经是个能干可靠的工作搭档,勉强还能应付客潮。

    负责将制作完毕的餐点拿给客人的小鬼,以及被分配来这里帮忙的女服务员们,全都穿着与夜鹰号一样的深蓝色和服,朝气十足地帮忙服务客人。

    由于今天是启航首日,人潮本来就比较热闹。再加上夕颜快闪店提供的汉堡料理带有强烈的现世风格,让许多乘客都兴致勃勃地过来光顾。

    其中似乎以口味最经典的夜鹰号起司堡最受到众人的欢迎。

    「呼……总算能喘口气。」

    「还不能休息喔,葵大人,现在开始,星华丸会在妖都上空滞留一段时间。待会儿妖都的贵族们就会一拥而上,享受船上的设施与服务了。」

    「啊……对耶,我都忘了,小爱。」

    原本想趁消化完排队人潮后稍微休息一下,但正如小爱所说,在这之后出现了许多来自妖都的客人,搭乘小船光临星华丸。

    这些妖怪全都看起来雍容华贵,浑身散发着珠光宝气。

    我为了制作汉堡而忙得晕头转向,刚才的忙碌跟现在比起来已经不算什么了。

    我仿佛已成为汉堡制造机,一个劲地生产着。

    「呼~收工收工。」

    时间已经来到午夜十二点。

    结束最后点餐时间,我在夜鹰号里头转动着僵硬的肩膀与颈子。接下来继续在妖都停留个一小时之后,这艘星华丸就要返航回到天神屋了。

    「那个~葵大人~」

    就在此时,小爱戳了戳累瘫的我的肩膀,偷偷摸摸地凑过来说:

    「已经超过最后点餐的时间了,不过外头有个客人上门。要婉拒他吗?」

    「咦?」

    我抬起头一看,发现柜台外有个男性顾客,孤伶伶地站在那儿。

    他的打扮看起来有点诡异。外褂里穿得厚厚的,脖子上围着围巾,头戴黑帽,脸上戴着黑黑的墨镜还有一副大口罩,不知是不是感冒。

    我完全看不出来对方到底是哪种妖怪。既然乔装得这么明显,干脆直接戴上妖怪常用的面具遮住脸不就好了……

    「不好意思,请问现在不接受点餐了吗?」

    他的声音相当年轻,隔着口罩也很嘹亮又清透。

    「没问题喔,请问要来点什么?」

    我带着笑容直接出来服务他,反正食材还有剩。

    对方看了看菜单之后,微微歪头疑惑地说:

    「我听说在这里能吃到新奇的料理,所以抓紧空档跑来一趟。嗯哼……这些食物果然怎么看都非常奇特。『汉堡』……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料理呢?」

    「在隐世这里,汉堡这料理看起来或许的确很不可思议呢。请问您知道面包这种食物吗?」

    「嗯,以前曾经试吃过红豆面包。」

    「其实汉堡就类似面包,不过跟红豆面包的差异在于,汉堡里的内馅是咸配料。也就是面包夹上肉跟蔬菜。」

    我向他介绍三种汉堡的特色。

    「『夕颜炸鸡堡』是选用鬼门大地的食火鸡肉炸成酥脆鸡块,表皮裹上微辣的酱油口味酱汁,搭配高丽菜丝夹入面包中,吃起来分量感十足。由于是偏和风的调味,大多数偏好基本款调味的男性顾客都会倾向点这道。」

    「嗯。」

    「这边的『天神鲜鱼堡』则是夹了酥炸白肉鱼的汉堡。龙田风味炸物独有的酥脆面衣,搭配里头白肉鱼的软绵口感,是令人无法招架的美味。大量加上使用现世的调味料『美乃滋』与鸡蛋做成的塔塔酱后夹入面包中,再挤上柠檬汁,增添清爽的口感。有些客人尝过之后还会再来回购,当成土产带回家。」

    全身包得紧紧的客人摸着下巴发出「嗯哼」的声音,同时认真地听着我的介绍。

    「最后的『夜鹰号起司堡』应该算是最接近现世的口味,也是最正统的汉堡。选用极赤牛肉做成肉饼,搭配产自南方大地的酪梨与北方大地的起司,一起用面包夹起来。调味则使用了手工自制的番茄酱。」

    「我知道起司,听说最近在妖都贵族之间也相当受欢迎。」

    「嗯嗯。据说添加了起司的料理与点心,在妖都正蔚为流行呢。天神屋也推出名为『地狱馒头』的土产,是起司口味的甜馒头。」

    「地狱馒头……之前收到贡礼时我有吃过。」

    「咦!您有吃过吗?请问觉得好吃吗?」

    「咦!呃,嗯嗯……」

    我一股劲地逼问对方,于是他一边点点头,一边往后退了几步。

    其实呀,那就是我亲自研发的喔……嘻嘻嘻。

    「那么,请问您要点哪种汉堡呢?」

    「哪一种最新奇时髦呢?」

    「呃,这个嘛……那我可能会推荐您这款夜鹰号起司堡吧。我是不清楚这算不算时髦,不过确实有点夏威夷风情。」

    「那我就选这个吧。」

    等待餐点完成的空档,这位客人就坐在离餐车最近的客席上,蜷缩着背部愣愣地仰望夜空。

    总觉得他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是刚下班的关系吗?

    在甲板上用餐的人潮几乎已经全数散去,所有人不是与情人或家人一同欣赏夜景,就是已经在享受船上的娱乐设施。

    唯独这位客人还是一个人孤伶伶地坐在这,于是我将做好的起司堡装进竹篮,还附赠一点薯条跟洋葱圈,并且从隔壁酒水摊领了热的苹果姜汁气泡饮后,便赶紧端到客人面前。

    「让您久等了。」

    「喔喔,谢了。」

    「您刚下班吗?这杯气泡热饮加了苹果与姜熬煮而成,我想应该能有效舒缓身体疲劳喔。」

    客人首先认真地端详茶碗内的气泡热饮,然后大口喝下一口。

    气泡热饮温和的刺激感喝起来很舒服,不但能享受浓郁的苹果香气与甜味,姜汁还有暖和身子的功效。

    「呼……总觉得这滋味令人心情放松呢。」

    「呵呵,我想下班后饮用应该更有效。最近这五天以来,我每晚也会喝气泡热饮喔。」

    随后,这位客人拿起起司堡。

    看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外头的包装纸,于是我替他打开,示范该怎么拿汉堡。

    由于他犹豫着不敢大口咬下,我便指向在餐车内的小爱,请他看看那拿着夹了剩余食材汉堡大快朵颐的豪迈架式。接着我告诉他:「汉堡就是这样吃的。」

    于是那位客人像是下定决心似地摘下口罩,把嘴张得大大的,朝汉堡一咬。

    「……好吃。」

    吃了一口的他,语气中充满惊讶,却又似乎带着一股放心感。

    「若是这样的餐点,他应该也会愿意吃吧……」

    「咦?」

    ……「他」?

    虽然不明白话中之意,不过他接着大口大口享用汉堡,完全沉浸于美味之中。

    用盐与胡椒调味过的肉饼多汁又够味,佐上保留浓醇奶香的融化起司,正是最经典的汉堡。

    汉堡这种食物虽然身为最具代表性的垃圾食物,但却拥有罪大恶极的成瘾性美味,令人尝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无法忘怀。

    「这切成厚片夹入其中的柔软绿色蔬菜……是称为酪梨吗?口感和滋味都很令人惊奇呢。明明风味很浓醇,却又带着蔬菜的鲜嫩,让肉馅与起司的味道变得更加温润了。」

    「嗯嗯,酪梨吃起来浓厚又滑顺,其实是营养丰富的一种蔬菜,甚至有『森林里的奶油』这样的美名。」

    「哦?这在妖都也没尝过甚至没见过呢。是从哪边弄来的?」

    「啊,这是来自南方大地的蔬菜喔!」

    我此刻才猛然想起还有这回事,开始宣传起南方大地的特产。接着我从夜鹰号里拿了整颗酪梨果实给他看看。他摸着这颗外皮粗糙的深绿色球状物体细细观察,似乎相当好奇。

    「这样啊……确实美味,而且这次的用餐体验让我感觉相当好。平常生活充满各种拘束,没什么自由可言。这段短暂的时光让我能一时忘却那些琐事,是非常难得的经验。」

    「您果然是微服出巡的贵人吗?」

    「嗯,差不多类似那样吧。」

    这位客人的真实身份……应该是个显贵的大人物吧?

    品尝汉堡与薯条时依然能保持优雅姿态,而且最重要的是那清透嘹亮的声音与语气之中都散发出高雅气质。

    「谢谢你,姑娘。真没想到能让传说中的天神屋鬼妻直接为我上菜。」

    「咦?你知道我是谁?」

    「当然。每天打开妖都新闻报,都能看见『津场木葵』的名字。」

    「我、我到底被写了一些什么报导啊……」

    看着我一脸铁青,对方一瞬间露出了呆愣的表情,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随后却又不知怎么地垂下肩膀说:

    「虽然世人都关注你的活跃表现,但这种关注有时反让人喘不过气。名人不好当,毕竟无法避免遭受流言蜚语。」

    他仿佛深有同感地叹了一口气,随后从客席站起身。

    「这只夜鹰会在此处停留到何时?」

    「咦?这个呢……预定在这里营业五天。接下来还会推出其他新奇的现世料理,有兴趣的话请务必光临。」

    我从餐车柜台拿了传单过来递给他,上头记载着夜鹰号在飞船夜航期间会营业的日期。

    他将传单折起后收进外褂内的口袋。

    接着摘下墨镜与帽子,对我深深低头致意。

    「那么下次再见了,夜鹰的姑娘。」

    在他抬起脸庞的瞬间,我不由自主地发出「哇……」的惊呼声。

    他的双眸之中浮现同心圆的图案,而且有一头从淡粉转至紫色的渐层发色。

    从他的乔装造型根本无法想象,他是个外型如此奇特的妖怪。

    「啊啊,得赶紧回去了!」

    他急忙整理好变装造型,仓促地回到自己的小型飞船内,离开了星华丸。

    过了一会儿之后,我盘起双臂发出低喃声,陷入沉思之中。

    「总觉得我曾在哪里见过他,却完全想不起来。」

    那么特殊的眼睛与发色,我应该不可能忘记才对。

    乘客们的小型飞船纷纷朝地面出发。

    「……真壮观的景色,满天都是光芒。」

    我远望着成群的船只光点与妖都的摩天高楼共同交织出的夜景,思考着大老板会不会正在这个巨大都市的某一处。

    迟迟没回天神屋的他,行踪成谜。

    虽然有白夜先生帮忙在妖都收集情报,但我还是很担心。

    「大老板……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

    下次见面时,如果他正饿着肚子,我该准备什么菜色招待他? 

    就连他喜欢的料理我都还没能摸透。

    在上一次见面之后,感觉已经好久没看见那张脸了。

    「葵大人,别在那发呆了,请来帮帮我进行收拾工作呀~」

    「啊~~抱歉抱歉,小爱。」

    我竟被能干的小爱训了一顿。

    就在我赶紧回到夜鹰号的这一刻──

    「葵殿下。」餐车背后突然传来佐助的呼唤声,我急急忙忙绕往后面。

    佐助静悄悄地伫立着,整个人融入黑暗中。

    「会计长殿下传令过来,要请您直接降落妖都是也。」

    「……咦?直接?现在吗?呃,哇!」

    佐助用忍者般敏捷的身手抱起了我,就这样一阵风似地把我带入小型飞船。那是一艘秘密出巡专用的飞船,上头没有天神屋的家徽。

    「佐、佐助?」

    「会计长殿下吩咐,要我们混在离场的人潮之中,以避免行迹曝光是也。在下将直接带您前往妖都中心市区。」

    「咦咦咦咦?」

    「嘘!请您安静点。葵殿下的嗓门有时候就是大得令人受不了……」

    佐助若无其事地说着我的坏话,并催促我往船舱内移动。他警戒地从紧闭的窗户观察着外部状况。

    「葵大人~葵大人真是的~~」

    结果把小爱一个人留在原地了,而且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认为我又在摸鱼而气呼呼的。那副大嗓门跟某人真像……

    「没事的,我已经请其他庭园师向小爱殿下说明此事是也。而且她也需要假扮成葵殿下的模样,回到天神屋去。」

    「这意思是说……难不成她要当我的替身?这样小爱不会有危险吗?」

    「这次的确要请小爱殿下制造出您在天神屋的假象,不过已为她安排多名护卫是也。我想离开天神屋的您还比较危险。」

    「这、这样啊……不知道到底要我做什么。」

    「那么葵殿下,我们要出发了是也。」

    我们所搭乘的小型飞船混在离去的船只里,宛如深深被妖都的摩天高楼吸入般,与夜色融为一体。

    「哇……」

    虽然早就从高空眺望过,但眼前的景色完全是另一个层级。

    这座巨大的都市中,树立着好几座往天空堆叠而上的高塔。

    鬼门大地的银天街虽然也很热闹,但远远不及这里的繁华。

    以前和大老板一起来访妖都时,只有在妖都王宫外围的城镇晃晃而已,没有来到这么中心的区域。也正因为如此,才深深被这样的规模所震慑。

    外观类似摩天大厦的高耸建筑物紧密地并邻,包围着中央宫殿。

    飞船穿入高楼之间的缝隙,视线中的天空随即变得遥不可及,并且让人产生被某种莫大的存在笼罩的错觉。

    「佐助,我们要去哪啊?」

    「缝阴家的宅邸。」

    「缝、缝阴家?」

    「嘘!」

    我又不小心大呼小叫起来,于是自己伸手捂住了嘴。

    「目前妖都宫内的关系人士之中,愿意协助我们的就是缝阴殿下与律子夫人了。虽然即使得到那两位大人的协助,仍无法改变我们处于劣势的事实……」

    佐助脸上的表情比以往还多了些紧张感。

    身为庭园长,同时也是佐助父亲的才藏先生目前也下落不明,让佐助这阵子总是像这样格外绷紧神经。

    「我被叫来缝阴家的目的是什么?」

    「对方似乎有一些事情想委托葵殿下您尽早协助解决是也。看来他们也有他们的苦衷……啊,接下来要急速降落是也,请牢牢抓紧在下了。」

    「有事情要我协助解决?……呃,哇啊啊!」

    就在我还搞不清楚状况时,船身突然直直往下急速降落。

    突然来袭的这股腾空感,对心脏真的很不好。

    我紧紧抓住隔壁佐助脖子上的围巾,忍耐着下坠的感觉,害佐助不时痛苦地呻吟:「要、要无法呼吸了是也。」 

当前网址:http://www.foxvale.org/wuji5/23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