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妖怪旅馆营业中 大老板的旅途见闻

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

恒行娱乐:如同银次先生所言,冰块在傍晚时分送达。 果然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吧,今天鲜少有房客从中庭走来夕颜,因此店里生意比较不忙。 时间来到接近打烊的深夜,我走往店外准备把门帘

   如同银次先生所言,冰块在傍晚时分送达。

    果然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吧,今天鲜少有房客从中庭走来夕颜,因此店里生意比较不忙。

    时间来到接近打烊的深夜,我走往店外准备把门帘收起来。

    正当我心想今天天色怎么特别漆黑,才发现一艘拖曳著无数鬼火的庞大黑船,正停在天神屋上空,把月亮全挡住了。

    「那是大老板去现世时搭的黑鹤丸耶,原来他刚刚回来啦。」

    我自然而然地涌起一股雀跃。一部分是因为拜托他跑腿没错,不过更重要的是「大老板回到天神屋」意外让我感到安心许多。我想不只是我,全天神屋上下应该都抱著一样的心情吧。

    工作到现在,我也渐渐开始有「身为天神屋一员」的自觉了吗?

    「啊,对了。大老板的便当该做些什么好呢?」

    用信使对话时,大老板曾说过回来之后想吃我做的便当。

    比起热腾腾的饭菜,他竟然比较想吃便当,大老板这个人也真奇怪呢。是因为想挑自己喜欢的时间在房里享受吗?

    「说到便当,鸡蛋卷是不能少的菜色吧?再来呢,茄子跟青椒都还有剩,就做个番茄酱口味的糖醋夏蔬鸡肉。再加上小黄瓜与盐渍昆布两道腌渍小菜、煮羊栖菜、奶油酱油炒培根**屏蔽敏感词**这道今天也有做起来放。啊,颇受好评的秋葵猪肉卷,也想让大老板尝尝看……然后今天的主食是燕麦饭。」

    我一边在脑海深处回想现有的食材与小菜,一边快速设计便当的菜色。

    嗯,没问题。内容都整理好了,可以开始著手进行。

    明明过了关店时间,我却又回到厨房站著,做起便当的配菜。

    夕颜虽然已经打烊了,不过天神屋此刻还在营业中,可听见宴会的喧嚣声与欢乐的祭典奏乐此起彼落。

    银次先生提过今天有很多组宴席的订位呢。

    我将刚完成的便当用大方巾包起来揣在怀里,穿越大厅的柜台前。待在柜台里的晓看起来一脸泰然自若。其他在场的员工也是,散发出一种安详的氛围。

    是因为大老板回来了吗?

    「辛苦了,柜台工作快告一段落了吧?」

    「喔喔……是你啊。哎,今天总算顺利过关了。」

    晓发现我之后,态度便不再紧绷,还故意把双肩垂得低低的给我看。

    看来他果然累坏了。

    「在我听到今天没办法送冰来时,还以为完蛋了。」

    「本馆这里还好吗?」

    「多亏了那个。」

    晓伸手指向大厅正中央的一座大酒桶。我凑上去往内一看,发现里头堆著半融化的雪,上头叠著切成块状的冰。

    「白天靠阿凉的雪勉强撑过去了,不过雪女做出来的雪降温效率还是没有那么高。而且,阿凉才制造一酒桶的雪就已经累倒了。」

    「咦?她没事吧?」

    「刚才有睡了一会儿,现在已经恢复了。」

    「这样啊。那她今天还真努力呢……我再做点冰凉的甜品给她好了。」

    我能想像阿凉会被这天气热得浑身没劲,但即使如此,她还是为了天神屋卖命呢。毕竟再怎么说,对天神屋这份工作,她确实还是有一份自尊心的。

    「葵,你要去哪里?」

    「去找大老板啊,我们约好了要以物易物!」

    晓皱起眉头,露出不悦的表情。

    「大老板已经很累了,你不要去打扰。」

    「你还是一样讨人厌耶,爱找碴。什么打扰,你以为我会做些什么啊。」

    「比方说把拉门吹掀了之类。」

    「我又不是妖怪,哪来的蛮劲啊。你这人原来也会说这么逗趣的笑话喔。」

    晓的担忧实在太无厘头,我轻轻笑著踏上中央的阶梯。

    大老板的房间位于顶楼。

    我穿越了员工们穿梭来往的昏暗小径,在大老板房外的拉门前停下脚步,果然听见里头传来谈话声。

    「……啊哈哈,大老板你果然一点都没变啊。」

    这声音是……叶鸟先生?

    他竟然待在大老板的房里。

    拉门原本就开了一点缝隙,我不禁往房内窥探。折尾屋的大掌柜叶鸟先生,究竟跟大老板两人在谈些什么,做些什么?

    「来者不拒,去者不追这种性格喔,真是天真啊~」

    「叶鸟你才是,要是眷恋天神屋,这里随时欢迎你回来唷。」

    「哈!饶了我吧。天神屋现在有晓了不是吗……这里已经没有我的栖身之处。这趟回来住过一次,我更清清楚楚地明白了。晓成长了很多,已经是个能独当一面的大掌柜了。」

    在叶鸟先生轻浮的笑声停止后,房内响起了有节奏的「啪嚓」、「啪嚓」声。

    这两人似乎正在下围棋。大老板是黑子,叶鸟先生是白子──我能得知的只有这些了,连哪方处于优势都毫无头绪。

    「再说,折尾屋要是少了我这样的角色坐镇,可就完全失衡啦。天神屋再怎么说至少很稳定,毕竟有你在。」

    「……那折尾屋是怎么回事?叶鸟。」

    「这个嘛……」

    叶鸟先生陷入短暂的无语。他看著大老板放上棋盘上的黑子,皱紧双眉、盘起双臂喃喃自语著,随后再度开口:

    「折尾屋是不允许失败的。因为这种体制的关系,员工们随时处于紧绷状态,干部的流动率也很高。怎么说呢~就是部门里头很难建立起深厚的团队意识,员工也无法受到良好培育。而对乱丸这番管理方针提出异议的,就是银次。」

    「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呢。」

    「虽然乱丸本身是很有手腕没错,也总算把折尾屋拉到几乎能与天神屋平起平坐的地位,但依然有许多员工无法跟随乱丸,而选择离开。位阶足以开口表示意见的老干部也没几个……要是没有像我这样的家伙在他身边给予忠告,那怎么行?」

    「……」

    「啊,你不必操心,再怎么说我也是一流的大掌柜人才……就算唱反调到最后被砍头了,换个旅馆也能继续混口饭吃,哼哼。啊,不过要是真的被『砍头』,可就没戏唱啰?这在我们旅馆不无可能啊。」

    叶鸟先生伸出自己的手抵上颈子,做出砍头的手势胡闹嘻笑著。

    「叶鸟,你真是没变啊,我想你也帮了乱丸许多吧。」

    「是这样吗?那家伙对于我的做法只会抱怨个不停。」

    「但你也不会因此妥协,改变自己的方式与意见吧?像你这样的人,确实是那家旅馆所需要的人才。就连我也很清楚,折尾屋得以维持平衡,全是因为有你在。」

    「……」

    叶鸟先生沉默一会儿。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害羞,又似乎有点寂寞,就像是缅怀著过去的栖身之处。

    「嗯,乱丸是很独裁,不过那也是一种领袖类型啦。深深景仰他的员工也不在少数,大家也卯足全劲,就为了达成目标──『超越天神屋』。」

    「啪嚓」,叶鸟先生在棋盘上下了一枚白子。

    大老板微微抖了抖眉毛,手拄著下巴呢喃。

    「只不过呢,那家伙不喜欢和平共存,南方大地上的其他旅馆,大多数下场不是被乱丸击溃,就是被吞并。」

    「……这件事我时有耳闻。」

    「要是能跟天神屋采取正正当当的良性竞争该有多好。这一点我实在……不是很喜欢啊。乱丸他对天神屋抱有非比寻常的敌意,现在一定正打著什么算盘……毕竟他对这间旅馆的执念特别深。一部分原因大概也是因为银次被天神屋抢走吧,所以让他有种输人一截的自卑感。」

    「哦?是这么一回事吗?」

    「哈!你还有脸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呀,不就是你本人猛搧风点火吗?大老板。」

    叶鸟先生抬起脸,哈哈大笑了好一阵子。

    「不过也罢啦,话就说到这里为止,刚才提到的什么算计啦恩怨啦,全都忘掉吧。我也不清楚他的打算,再怎样我现在好歹是折尾屋的一介干部。以上全是不知来自何人的自言自语。」

    「我当然明白。」

    大老板的态度一如往常地令人难以捉摸。

    叶鸟先生一度露出安心的笑容,又立刻换上严肃的表情说著悄悄话。

    到底在谈些什么呢?

    叶鸟先生的声量突然降到极小,所以我努力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只不过银次的事情……你要小心。」

    从叶鸟先生口中听到的只有这些只字片语。

    银次先生……?他究竟说银次先生怎么了?

    然而我好像把全身的重心全放在拉门上了。

    「哇哇哇、哇啊!」

    「?」

    我整个人连同拉门一起往大老板的房内倒下,突袭登场。大老板与叶鸟先生下到一半的棋盘也一口气被掀飞,黑子白子飞散四方。

    「匡啷匡啷──」「唰唰──」听见各种声响传来,我已经能想像房内的惨状。

    「痛痛痛!」

    整个人倒在拉门上的我,想必是一副超狼狈的模样吧。我抬起头,揉著刚才撞到的额头。

    大老板与叶鸟先生两人露出瞠目结舌的表情看著我。

    「……是葵吗?没想到你连人带门进房,作风还是一样大胆呢。」

    「大、大老板,这是,呃……」

    晓刚才的担心竟然几乎完全成真了。要是这件事被他知道了,我准被他笑个半死,不然就是被骂个臭头吧。

    「啊、便当。」

    我现在才担心起便当。

    刚才先放在拉门外了,所以似乎是平安无事。

    太好了,还好刚刚没有揣在怀里。我不由自主顺了顺胸口,松了一口气。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鸟先生不禁被眼前的状况逗得喷笑,拍著榻榻米地板哈哈大笑。

    「真有你的!我压根儿没想过小姐你会用这么强而有力的方式突袭登场啊。就连我都有点,不对,是完全吓到了。」

    「我的未婚妻最擅长的就是给妖怪惊喜,毕竟可是鬼妻呀,这算家常便饭了。」

    大老板也故意起哄,随后将脸撇向一旁,用衣袖掩口偷偷笑著。

    我有这么常吓到妖怪吗?不过这次的状况确实如他所说没错,我不禁羞红了脸。

    「我、我是来拿便当给大老板的啦!你要是再笑得那么夸张,就不给你了。」

    「……咦?咳咳,我哪有笑。」

    「现在才摆出一张酷脸也太迟了啦!」

    在斗嘴的同时,我开始将刚才倒下的拉门扶起,重新卡回去。

    拉门不但很重,还有点难收进门框里,我折腾了好一会儿。看不下去的大老板最后出手帮了我。结果我又让风尘仆仆刚回旅馆的大老板干了杂活。

    唯独叶鸟先生一个人看著我们俩七手八脚把拉门卡回去,一点都没打算给予协助,他只是懒懒地喝著酒,愣愣地望著。

    「所以,葵,你带了便当过来对吧?」

    把拉门归回原位后,大老板转向我,脸上很明显洋溢著满满的期待。

    「你现在肚子饿吗?我看你正在跟叶鸟先生喝酒,下酒菜也不缺呀。」

    我瞥向榻榻米地板,刚才我就一直很在意那东西。

    他们的下酒菜似乎是来自现世的土产──形状长得像香蕉的那个东京名产甜点。软绵绵的海绵蛋糕里头包著香蕉口味的卡士达内馅,小巧可爱的长条状,非常美味的那个某知名甜点。

    「再说,对于刚从现世回来的大老板来说,我的便当可能有点食之无味吧。毕竟你这一趟应该也享受了不少山珍海味吧?」

    「葵亲手做的菜是装在另一个胃里喔,尤其是便当。」

    「大老板你真的是怪人耶,都是你说喜欢便当,老是给我找碴。我连你喜欢吃的菜都不知道。」

    我摆出眉头紧皱的不爽表情,偷偷瞄了瞄大老板,而他仍然只给了耐人寻味的微笑,读不出他的真心。

    看来他到现在还是不打算告诉我最喜欢吃的菜是什么。

    「什么什么?小姐,你替大老板做了便当带过来呀?哎哟~超羡慕的。」

    「这就是所谓的爱妻便当!」

    大老板一脸正经,握紧拳头强调著。

    「不是那样好吗……」

    我的吐嘈好像完全没进到他耳里。

    「算了,毕竟答应你了。大老板,你也没有忘记跟我的约定吧?」

    「那当然,从现世买回来的战利品都在那里。」

    大老板伸手指向房内一隅,那里排放著诸多来自现世的商品。气派的外盒包装跟这间充满日式风情的榻榻米房间完全不搭。

    「啊~原来那堆就是从现世买来的啊。我就觉得这房里怎么会摆了些散发诡异气氛的可疑东西。」

    叶鸟先生似乎老早就十分好奇那堆战利品。

    「是我拜托大老板去帮我跑腿的。」

    「拜托大老板?去跑腿?唔哇~小姐你真有两下子啊,不愧是传闻中的鬼妻。」

    叶鸟先生往后退一步,他是真的很吃惊。

    果然叫大老板帮忙跑腿这件事,一般来说是天方夜谭吧?

    「叶鸟先生你跑来这里有什么事?」

    「我在跟大老板下棋呀,虽然小姐你半路杀出来,把棋盘整个掀了,让棋局被迫中止了。今天本来有望能赢大老板一局的~」

    「抱、抱歉……」

    「叶鸟从以前就是我的棋友。因为我听说他人来到天神屋了,就邀他来下一局。」

    「是喔。」

    叶鸟先生虽然已离开天神屋,但似乎仍与大老板保持良好的关系。刚才的对话也是,听起来就像旧识之间的交心。

    其他的员工对于叶鸟先生的防备心似乎比较重,大老板却反而好像欢迎他来作客一样。

    「继续赖著不走似乎也像电灯泡,那我差不多该回房啦。」

    叶鸟先生拿著酒瓶俐落站起身,把身上的浴衣整理好。

    「大老板,刚才那番话可要谨记。」

    「是呀,我知道。叶鸟你也是,继续住到你心满意足再离开吧。」

    「我当然是这么打算。不过旅馆大概也差不多要把我叫回去了吧~」

    随后叶鸟先生又对我拋了个一如往常的媚眼。

    「我走啦,小姐你也保重。」

    他从大老板房外的外廊展开双翼,振翅离去。

    叶鸟先生的身影一瞬间便融入夜色之中看不清楚了。天狗那对翅膀还真方便,轻快地飞去哪都不成问题呢……

    「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好像打扰了你们难得下棋的快乐时光。」

    「没什么,明天还能下呀。」

    「叶鸟先生明天也会待在天神屋?明天起不是休馆日吗?」

    「他不想回去折尾屋。因为现在退位的天狗大老正去那边光顾了。」

    「你说松叶大人?我听说叶鸟先生就是松叶大人的儿子耶。」

    「是呀,没错。从好久以前起了一次争执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

    这番话我从叶鸟先生口中听过。

    不过,事隔至今还没能和好,那次争执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所以呢,麻烦把便当交过来这里。」

    「你……话题还转得真快啊。算了……好吧,毕竟本来就说好以物易物。」

    我将便当递给大老板,他则对我说:「现世买回来的东西可以随你使用。」

    我一项一项清点著。拜托他买的营业用大包装巧克力有好多袋,酵母似乎也有成功买到。做面包用的面粉也买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还多买了松饼粉跟可可粉……

    「为什么会有松饼粉跟可可粉?」

    「嗯~老实说,就是我自己想吃吧。啊、可可粉是跟巧克力搞错而误买的。」

    「哦?大老板也会有搞错的时候啊。我还以为你在隐世妖怪中算是对现世很了解的……」

    「当然难免啊,毕竟有所耳闻跟实际采买完全是两回事呀。」

    大老板突然开启了另一个话题。

    「话说啊,葵,现世现在很流行松饼这种东西,只是那种店面实在过于华丽闪亮,外头都是年轻女子大排长龙,我跟才藏两个大男人实在不方便踏进去……」

    「的确是这样没错呢。」

    「所以呢,我想说下次请你做给我吃。」

    「所以就买了松饼粉回来?好吧,虽然用面粉也可以做,但有调好的松饼粉就方便了些……不过还真无法想像大老板你吃著那么少女的甜点会是什么画面呢。」

    虽然嘴上如此吐嘈,我仍开始在脑海中思考起隐世所吃习惯的松饼长什么样子?先不管上不上得了菜单,有时光是这样单纯想像,就会涌现一些能运用的点子,是一场有趣的脑力激荡。

    还有,造型要让大老板吃起来不减威风比较好吧……

    「不过话说回来,花了我最多工夫买齐的,是做咖哩的材料。若是市面上卖的现成咖哩块我还清楚一点,但从辛香料开始采购,我就一窍不通啦。总之就先倚赖你在信使上写的那些神秘名称,派半藏跟无脸三姊妹跑遍各店家,绞尽脑汁才凑齐的。」

    「哇!谢谢你!这样一来又能做咖哩了!」

    大老板把咖哩所需的原料确实买齐了。

    我是不知道他在哪里采购的,不过光想像大老板站在现世的超市或商店里,烦恼著不知该买哪个才对,就觉得有点好笑。

    「对了,大老板,你在现世也用一样的外貌跟打扮四处溜达吗?」

    「怎么可能?俗话不是说入境随俗吗?我完全化身为普通人类啦。毕竟现世中的妖怪大多也是化为人形生活的。」

    「是喔,那你打扮成什么样子在现世闲晃呀?」

    「根据见面的对象与场合做不同的变化,有时一样穿和服,或是换西装、休闲的T恤配牛仔裤,又或者是白袍、运动服、草帽配农夫装。」

    「……」

    不觉得……最后三项哪里怪怪的吗?

    「你到底都跟些什么妖怪碰面啊?」

    「在现世也混得很好、彻底融入人类社会的经商人士呀。只不过并不是所有妖怪都过得如此顺遂就是了。时有耳闻一些妖怪徘徊在人间,对人类社会产生恶性影响的事件。」

    「……这样啊。这种妖怪很常见呢。」

    在我还住在现世时,就常常被那种妖怪锁定为目标。

    现世的人类密度太高了,对于妖怪来说已变成难以生存的世界。找不到栖身之处的妖怪,就容易去攻击人类。

    「对了,我还去见了铃兰唷。」

    「咦!真的吗?铃兰小姐她过得还好吗?」

    铃兰小姐就是大掌柜晓的妹妹,是一只女郎蜘蛛。我记得她最后化为小小的蜘蛛,守护在我祖父的坟前。

    「当然好,而且看起来十分幸福。史郎的墓上全被铃兰的蜘蛛丝给包围了呢。」

    「呃,是喔。」

    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人去替爷爷扫墓上香啰……

    「好,接下来就是我期盼已久的便当。」

    大老板将话题告一段落,迫不及待地摊开包在便当外的大方巾,打开了上盖。里头是刚做好的饭菜,还温温的。

    「噢,今天菜色真缤纷多彩呀……哦?这鸡蛋卷里头还包了海苔吗?」

    「啊,被你发现啦?切面看起来很有趣吧。」-大老板第一眼最在意的配菜就是鸡蛋卷。

    这可不是一般的鸡蛋卷,而是铺上海苔片再卷起来的海苔鸡蛋卷。在软绵绵的金黄蛋卷之中包著海苔,切开后就能发现切面上有可爱的螺旋图案。

    「远从东方大地过来的熟客,送了非常美味的海苔给我,我先烤过一次之后再放在蛋皮上卷起来,完成了有点不同与以往的创新鸡蛋卷。入口能同时享受到柔嫩的鸡蛋与海苔强烈的香气……呃,你已经开动了是吧。」

    大老板已经把鸡蛋卷大口大口塞入嘴里。

    「嗯~这鸡蛋卷口味很成熟,带著一股海潮味呢。而且葵的鸡蛋卷调味总是恰到好处,不偏甜也不过咸,完美衬托出鸡蛋本身的风味,我非常喜欢喔。」

    「……是、是喔?」

    「毕竟鸡蛋卷是便当里少不了的菜色呢。接著来尝尝看这边的配菜。这是什么呢?」

    自己做的鸡蛋卷被称赞了,有点开心的我坐立难安地往大老板身旁凑了过去。

    「那是糖醋夏蔬鸡肉。之前做了红烧东坡肉,这次就改用鸡肉当主菜。今天我从一大早就在煮番茄酱,所以就用番茄酱加糖醋的方式来料理。」

    「噢噢,你终于连番茄酱都自制啦?现世有很多料理都会用到番茄酱入菜,你能大展身手的范围也越来越广了呢。」

    「说得没错。美乃滋跟番茄酱都搞定了,接下来还缺什么呢……」

    糖醋鸡肉是将鸡肉抹上太白粉后煎得焦香,加上以番茄酱、醋、味醂、酱油及砂糖调成的酸甜酱汁拌炒而成的一道料理。鲜嫩多汁的鸡肉裹上一层浓稠的糖醋酱汁,合奏出美妙滋味。除了鸡肉以外,还大量添加夏季盛产的茄子与青椒,更令人食指大动。由于我将食材切成了方便装便当的大小,因此大老板一口就把沾满糖醋酱的鸡肉吃下肚。

    「糖醋料理虽然不一定要用到番茄酱,不过有加的话呈现出的色彩也比较漂亮,而且口味也更为大众所喜爱。」

    「蔬菜也很美味。搭配燕麦饭一起吃,糖醋的酸味经过中和也变得温醇了呢。」

    「对呀,这道菜我希望最好能配饭吃,跟东坡肉一样。」

    基本上来说,我做的料理比起下酒,大多比较适合配饭一起下肚。

    我在大老板的身旁凝视他吃著我做的便当的模样。

    这画面让我回想起第一次在那间神社的鸟居下遇见他的回忆。我把便当送给了饿肚子的妖怪──那人就是天神屋的大老板。

    当时的我应该完全没料到,自己现在会像那次一样,做便当给同一个妖怪吃吧……

    「这里头包的是秋葵吗?」

    大老板用筷子夹起某道菜,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注视著。

    「那是秋葵猪肉卷,之前我曾做给静奈吃过,登上店里菜单后也广受好评。」

    「咦……葵跟静奈的关系变得这么好了吗?」

    大老板有点惊讶。

    「我、我自己是这么觉得啦……」

    不过静奈是怎么看我,这就不清楚了呢……

    话题扯到静奈,让我想起了某件事。

    「欸……静奈原本是折尾屋那位时彦先生的徒弟对吧?上次招待她吃饭时,我听她说了她的身世。」

    「这样啊。」

    大老板吃了一口秋葵猪肉卷,脸上浮现微笑,说著:「嗯,这好吃。」

    「欸,大老板你……对于静奈与时彦先生两人的事,有什么看法?」

    「什么看法?」

    「我想说,静奈心里会不会其实很想尽早回去时彦先生的身旁。」

    「……」

    「但她又一直不肯面对面好好谈谈,总是避开对方……」

    我的问题让大老板停下了筷子,把便当盒搁在膝上。

    他拿起茶杯喝口茶,休息了一会儿。

    「静奈她……是一位优秀的温泉师。缺点就是她把自己看得太扁了,总是无法建立起自信。」

    「……自信吗?我也没什么自信呀。」

    「静奈会缺乏自信,是因为她伤害了自己所珍惜的人,基于愧疚不得不离开对方身边……这种『失去了最重视的人事物』的经验所造就而成的。也可以说是一次重挫。这就像根深蒂固的诅咒般纠缠著她,无论得到别人再多的称赞,即使自己明明交出了好成绩,如果她的内心还是无法认可自己,这问题可就没这么好解决。」

    「……」

    「再加上就算静奈她真心想回去时彦殿下的身旁,折尾屋也不会接纳她的,毕竟她是曾经铸下错误而被解雇的前员工啊。况且,重情重义的她也无法允许自己离弃天神屋。而以我的立场来说,也希望她能在天神屋多待一些日子,毕竟现在有重大的研究交付给她进行。这一点静奈本人也很清楚。正因为有以上这些理由……所以她才避开与时彦殿下面对面,而把真正的心愿藏在心底。」

    「天啊……」

    所以静奈才会那么坚决地抗拒与时彦先生对话吗?

    为了隐藏自己真正的心愿与心意。

    「葵,你很关心静奈的事情呢,替她著想这么多。」

    「咦?就、就……总觉得无法坐视不管啊。」

    大老板将手轻轻放上我的头,突如其来的碰触让我吓了一跳。

    而他用那双红瞳凝望著我,以温柔的语气说道。

    「那你……帮我拉她一把好吗?我很期待你是否能帮助伫立原地的静奈向前迈出新的一步,带给她正面的影响。」

    「……期、期待什么啊?」

    大老板对我有所期待,这句话让我全身发痒。

    就算对我抱有期许也没用吧,我想我除了料理以外根本一无是处……

    「葵的料理能让妖怪打开心房。最好的证据就是连那位静奈都愿意在你面前坦言自己的过去。」

    「那是因为当时静奈才刚跟时彦先生意外重逢啊,当时的情况下根本纸包不住火了,她是想找个对象,倾诉心中紊乱的情绪吧。」

    「重点就是她选择了『你』,那孩子不是对谁都能这样的。」

    大老板的话语中充满了温柔,却又带著一丝落寞。

    就跟上次阿凉的事情一样,对于大老板而言,天神屋上下应该都是重要的伙伴与家人吧。也许他把所有员工都视如自己的儿女。

    静奈也说过,大老板对她有很大的恩情。

    也许她是不想让大老板操心,所以才不轻易开口找对方商量吧。

    「……我明白了。」

    我下定决心,用力点了点头,伸出手拍向胸口。

    「静奈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大老板。」

    「……葵。」

    「大老板,你出发去现世前不是说过吗──『天神屋上下就交给你了』,而我也确实接下了这份工作呀。」

    而这个任务似乎现在还没能画下句点。

    大老板注视了我一会儿,随后将脸撇往一旁,突然露出微笑。原本放在我头上的手也缓缓放下来。脑袋上的重量感随之消失……

    「好,我要来继续享用便当啰,便当。」

    在大老板重新拾起筷子用餐的同时,我开始勤快地用包便当的大方巾,把托他买回来的东西打包起来。这可是重要的战利品啊,得好好带回去才行。

    「我这次跑腿任务很成功吧?葵。命令丈夫去跑腿,你也真是一等一的鬼妻呢。虽然我也觉得如果老婆是葵,要我当个妻管严也甘愿啦。」

    「你又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鬼话呢。」

    「若是下次还有需要,再使唤我也没问题喔。毕竟现世的商品在这里不容易入手,我去现世办事时顺便帮你买回来吧。尤其像酵母那些的。」

    「啊,说到酵母啊,老实说银次先生发现了替代品呢。他说用酒母也可以烤面包,下次预计要请他跑一趟酒窖。」

    「……」

    大老板用餐的速度慢下来,整个人缩成一团球,好像很垂头丧气。于是我慌慌张张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他:「你帮我买回来的酵母,我当然还是会用啦。」

    「而且呀,大老板搞错而误买回来的可可粉,一定也有机会派上用场的!你说是吧!大老板!我很开心唷!」

    「真、真的吗……葵?」

    「当然呀!大老板这次的跑腿任务大成功!」

    我挤出至今最灿烂的一张笑脸褒扬著大老板,他的表情终于渐渐亮起来,重新打起精神。

    真、真是难搞的鬼啊……

    在隐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这位鬼神,竟然还有如此幼稚的一面,为了跑腿的成果而又喜又忧的……我想隐世应该没什么人见过这样的他吧。

    即使如此,大老板回到天神屋坐镇这件事,确实还是让现在的我多了一份安心感。

    而且还多了一份想法──想回应他对我的期许。

    既然有这种念头,代表我果然已把自己当成天神屋的一员,也认定他就是「大老板」了。

当前网址:http://www.foxvale.org/wuji5/233.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