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妖怪旅馆营业中 夏日和风凉食

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

恒行娱乐:今天从一大早就特别炎热。 然而,在这种酷暑天,我依旧站在热气蒸腾的大锅子前,一股脑儿地炖煮著鲜红色的液体。咕嘟咕嘟的煮沸声响彻厨房。 「呵呵呵」 我不禁发出了巫婆一般

    今天从一大早就特别炎热。

    然而,在这种酷暑天,我依旧站在热气蒸腾的大锅子前,一股脑儿地炖煮著鲜红色的液体。咕嘟咕嘟的煮沸声响彻厨房。

    「呵呵呵……」

    我不禁发出了巫婆一般的诡异笑声。

    问我在煮的是什么东西,那就是一大锅熟透的番茄。

    「啊啊,我心心念念的番茄酱就快完成啦。用夏天收成的番茄做出来的自家番茄酱,颜色既艳丽,口味又香浓,非常好吃呢。」

    之前从经营水卷农园的长颈妖六助先生那边,收到了好多卖相不佳的番茄,所以我一直放著等它们熟透。真的是放到烂掉前的最后一刻。虽然红冬冬的熟透番茄不适合生吃了,不过拿来做成「番茄酱」可是首选。

    番茄酱做好可以存放很久,所以我一次就煮了一大锅。

    将洋葱、大蒜还有番茄全倒进隐世的调理机中打成泥,倒进大锅子里熬煮。加入砂糖、盐、胡椒、红辣椒等辛香料,再放入肉桂叶,接著反覆捞除锅面上的浮末,耐心等待。

    不过话说回来,这热气可真不是盖的。

    就连原本放置在一旁的冰柱女碎冰,都早已彻底融化了。

    「今天冰块的消耗速度看起来会很快呢,向冰衣小姐多采购一点可能比较好。」

    将冰柱女的碎冰装入小碟,在室内各处都摆上一些,就能营造出舒适的低温空间。

    在隐世用这种方法做为冷气,是非常普遍的习惯。

    「葵小姐,不好了!」

    就在我与锅内热气奋战的此时,银次先生一脸慌张地来到了夕颜。

    要来到这间别馆,就得经由贯穿中庭的连接走廊走过来。然而光是这段不算长的距离,就让银次先生脸庞汗如雨下。看来外头的温度跟湿度都不得了。

    话说回来,看银次先生焦急成这样,我猜大概又没好事了。

    「银次先生,怎么了?又发生什么状况啦?」

    「这、这个呢……刚才接获通知,冰店说今天可能没办法送冰过来了。」

    「咦?」

    我第一时间没能听懂他话中的意思,而发出了呆愣的疑惑声。

    然而银次先生的表情非常凝重。

    「据闻冰店里的冰柱女们,似乎因为食物中毒而卧病在床什么的。」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也就是包含冰衣小姐在内吗?她们还好吗?」

    冰衣小姐前几天才跟我一起开心地卖刨冰耶。

    该、该不会是我在空档时招待她吃的炖煮夏季蔬菜坏掉了吧……

    「啊,不是的,葵小姐。冰店内的全数员工集体食物中毒,所以问题并不在于您的料理,听说是店里提供的宵夜饭团坏掉了。因为全装成一大盘,放置在常温下太久的关系。」

    「原来如此……毕竟这种热天气,饭菜很容易就馊掉了呢。」

    这件事我可不能听过就算了。

    身为餐饮工作者的我,心想必须多加注意卫生才行,不禁屏住气息。

    「我想这样的状况下,夕颜今天可能就卖不成刨冰了。之前还广受客人好评的,真可惜。」

    「这也没办法,刨冰铺要开张,也要等冰衣小姐恢复健康才行。」

    根据银次先生的转述,以冰衣小姐为首,冰店里的冰柱女们食物中毒的症状似乎算轻微,预计休息一天就能康复。

    「不过店里少了冰柱女的冰块,什么事也做不成了。毕竟夏季时完全倚赖冰块作为室内空调。我现在就去安排跟东方大地提出需求,请他们尽快把冰送来天神屋。不过再怎么说那边的冰铺现在也一样忙碌吧,不知何时才能送达。请问夕颜这边现有的冰量还足够撑上一阵子吗?」

    「是还有剩一点点……不过大概撑不了多久。」

    「说得也是呢,毕竟夕颜都是少量多次采购。那么今天食材的前置作业,就请暂时先观望一下状况,等能确定调到冰块再说,这样也许比较好?」

    「的确,这样应该比较妥当……欸,天神屋没问题吗?本馆的客房里头也是靠冰块来降温的对吧?」

    「储备的份量似乎还足以供应所有客房,厨房也勉强过得去。只是像员工休息室、走廊以及大厅这些区域本来就消耗得快,要是有什么万一,就无法保证了。毕竟现在是酷暑……今天有很多场宴席的订位,如果不能确保足够的冰块撑到一切结束,状况应该就棘手了呢。」

    「呃,果然啊。」

    本馆里头冰块的采购与消耗量之庞大,简直不是这间夕颜可以比拟的。

    「这么热的天气,如果客人或员工有什么状况……唯独这点必须确实避免。虽然有些妖怪很耐热,但也有些完全受不了高温。」

    银次先生手抵著下巴面露难色。平时做事总是优雅俐落的他也如此不安,让我不禁也有点担心了。

    试想银次先生的心情,他站在小老板这样的立场上,应该比我更紧张吧。

    况且,不知怎么地,总觉得他的脸色有点差……

    他没事吧?会不会是身体状况不太好?

    「呃,欸,银次先生,要不要稍微吃点东西?我做一顿活力早餐给你。虽然现在事态严重,但还是得先垫垫胃。」

    「啊,不了……抱歉,葵小姐。老实说,我今天……食欲不太好。」

    银次先生露出带著歉意的笑容,婉拒了我的提议。

    平常食量总是大得不像个纤瘦男性的银次先生,现在却……果然他有点不对劲。

    在这之后,银次先生便仓促地离开夕颜,去通知各部门目前的状况。

    「他还好吗……天气又这么热……」

    不过话说回来,这下可真头大了。

    夕颜库存的冰量很吃紧,备料作业只能抓准时间完成最低限度。

    今天限定供应某几道菜也许比较好……

    我绞尽脑汁思考对策,同时仍再度展开手边工作,继续做刚才煮到一半的番茄酱。

    「啊,对了。分一点番茄酱给静奈好了。」

    当我正在构思番茄酱煮好要拿来怎么运用时,突然灵机一动。

    毕竟前几天静奈与时彦先生的事也让我很挂心……要是她能打起精神就好了。

    「番茄酱保存期限长,而且静奈也说过她喜欢番茄嘛。」

    我将刚完成的番茄酱装入小瓶子里,封上盖子。再来把整锅番茄酱一一分装到瓶子里。必须让里面保持真空才行呢,这样一来就能摆上一阵子。

    接著我把番茄酱的瓶子与包有豆渣饼乾的纸袋一起装入束口袋之中。

    「大功告成。」

    我马上启程前往澡堂,从中庭一路往前,走后门小路过去。

    之前晚上经过时都没发现,原来这条路上开满了向日葵,好高又好大朵。

    艳阳下的一轮轮金黄色令人目眩神迷。果真是无尽华丽辉煌,象徵太阳的花朵啊。

    「……嗯?」

    就在此时,我听见了一阵细细的耳语声传来。

    声音的来源似乎是向日葵花圃的另一侧。

    我悄悄从缝隙中窥探,发现竟然是叶鸟先生与银次先生,两人正站在树荫下交谈。

    「……所以我说啊……银次……黄金……」

    「……这怎么行……」

    「五十年……该醒了……」

    他们两个一脸严肃,不知道在谈些什么?蝉鸣声笼罩著整片花圃,我根本听不清楚对面的谈话内容。

    不过先不说别的,那个可恶的臭叶鸟先生,竟然在这么热的天气下把身体不适的银次先生拉来外面……

    「……嗯?」

    叶鸟先生把一封类似书信的东西递给银次先生。

    银次先生双耳低垂,果然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呆呆地凝视著接过的信。

    叶鸟先生自顾自地突然换上笑脸,说了声:「先这样啰~」便猛力振翅,从原地升空起飞。振翅时刮起的强风吹得向日葵东倒西歪,也让我一度闭紧了眼睛。当我再次打开眼皮时,他已在遥远的天空彼端了。

    银次先生则急促地从我眼前离去,往本馆的方向前进,丝毫没发现位于花圃另一侧的我。他的侧脸看起来果然很苦恼的样子。

    本馆后门楼上有个禁止房客出入的阳台,从后门员工楼梯就可直达。静奈正在这里晾著大量的长毛巾。

    今天是个适合洗衣服的好天气。曝晒在阳光下的纯白长毛巾随风摇曳,让伫立其中的静奈比平常更美得如梦似幻。不过这种天气果然还是令她满身大汗……

    「静奈!」

    「啊……葵小姐。」

    静奈发现我后,快速地向我行礼。她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用围在颈子上的长毛巾慌张地擦了擦汗水。

    「你现在,好像很忙呢……」

    「咦?啊……」

    她身旁的篮子里堆积如山的衣物,正洗好待晾。

    静奈被我一问之后变得不知所措,而在旁边的晒衣架晾著衣服的和音小姐开口了。

    「还剩一些就晒完了,这里由我来就好,静奈大人请去休息吧。」

    她体贴地催静奈先离开。虽然我心想那堆衣物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一点」耶……不过和音小姐的动作熟练俐落,一件接著一件晒,彷佛一气呵成。

    「不好意思,那就交给你了,和音。」

    静奈也对和音快速地点头致意,才朝我走近。

    「不、不好意思呀,在工作中打扰你。和音小姐她一个人没关系吗?」

    「没问题的……和音是我的徒弟,能力非常优秀……甚至可以说我这个师傅反而常常仰赖她帮忙……」

    静奈凝望著和音小姐工作的模样,那双眼睛就像在看著自己引已为傲的弟子。

    那副身手确实很厉害,况且和音小姐本来就是个率直又充满活力的女孩,看起来确实值得人信赖。

    「葵小姐……昨天真的非常抱歉,让您看见了那样不堪的场面……」

    「才不会呢,你还好吗?那个……」

    「嗯嗯,我没事的,一切都很好。」

    静奈的微笑中似乎带著落寞。随后她引领我前往澡堂一旁的空中庭园,那里有座亭子。

    这庭园空间被高大的树林所包围,长有嫩绿色的青苔,风景优美又幽静。听说房客们在澡堂享受完温泉后,回房前都会来这里散步兼纳凉。

    「葵小姐,请问您刚才找我有什么事呢……」

    「……啊,就是呀,有点东西想分给你啦。来,这个是番茄酱唷。」

    我从束口袋中拿出小小的瓶子,瓶身内装满了正红色的果泥。静奈吓了一跳,随后直盯著瓶子看。

    「番茄酱……是什么东西呢?」

    「是一种现世的调味料唷,用熟透的番茄一直煮一直煮所熬成的酱。隐世似乎没有这东西呢。」

    「番茄做的……调味料是吗?」

    静奈将小瓶子捧在两手手心,随后疑惑地歪著头。我静静地露出微笑,开口问她:「要不要尝一点看看?」

    在她回答「好」之前,我早已动手打开了装有豆渣饼乾的纸袋。

    「可以帮我打开番茄酱的盖子吗?啊,不过那封得很紧,可能没办法轻易转……开。」

    结果完全没这回事。静奈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盖子打开了,就像是在转著早已松开的保特瓶瓶盖一样。

    「咦?您刚才说什么?」

    「没有……没有,没事。」

    光从外表来看,静奈容易给人柔弱无力的印象,但她不愧身为温泉师,日日夜夜工作的历练似乎练就了惊人的臂力。

    也对……毕竟都能轻松赏时彦先生两个过肩摔了啊……

    「哇……这颜色实在太美了。的确有番茄的香味呢。」

    静奈露出天真无邪的表情,就像个少女一般,看著瓶身的内容物发出高分贝的惊叹声。

    我掏出汤匙,往瓶里捞了一匙鲜红色的手工番茄酱,涂在豆渣饼乾上。

    「来,静奈,尝尝看。」

    我将饼乾凑近她的嘴前,她便双手捧著豆渣饼乾,张开樱桃小嘴咬了下去。

    喀滋喀滋的清脆声响连我也听得到。

    「!」

    静奈瞪得圆大的双眼眨也不眨一下,无言地缓缓吃著饼乾。

    随后她一边嚼著,一边垂下视线,看往斜下方空无一物的地面。

    「怎么样?番茄酱的味道如何……」

    静奈依然不发一语。

    该不会味道很糟吧……

    我被她的反应弄得慌了,也拿起一片豆渣饼乾涂上番茄酱入口。

    「嗯,做得甚至比往常还要好。」

    或许是因为水卷农园出产的番茄味道特别浓郁,做成番茄酱依然保留了原本的番茄风味与清爽的酸甜,呈现爽口又和谐的滋味。辛香料也确实发挥了衬托的功能,却不会抢走主角的风采。

    「这世上……这世上竟然有这种调味料!」

    「咦?」

    「凝聚了整颗番茄的美味,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什么料理都能配上这个,让人一入口就能确实品尝到番茄的美味……这调味料实在太美好了!」

    刚才那一阵沉默彷佛从未发生,静奈难得像现在这样激动地高谈阔论。

    然后她又拿起一片豆渣饼乾,涂上一匙番茄酱入口。

    番茄酱已完全攻陷她的心。静奈的双颊染红,一脸沉浸在愉悦中的表情,宛如恋爱中的少女。她再次捧起装著番茄酱的小瓶,凝视著里头浓醇滑顺的鲜红果泥。

    「葵小姐,这调味料究竟要搭配什么料理,才会更添美味呢?」

    「嗯──这个嘛……可运用的范围很广耶。像蛋包饭原本也是以番茄酱口味最为经典;而用手工番茄酱做拿坡里义大利面更是绝品美味。再来还有……番茄浓汤也能轻松做得出来;另外像是汉堡排的酱汁,如果有番茄酱就能更省事了。是一种万能调味料呢。」

    「呃,请问……那个,葵小姐,若您方便的话,下次可以教教我……用番茄酱做料理吗?」

    「咦?」

    这几乎可以算是静奈第一次主动对我提出恳求。

    平常明明那么低调又不强调自我主见的女孩子,却……

    「咦咦……嗯嗯!当然好!」

    这番请求让我开心得不得了,不假思索握住了静奈的手。

    真没想到番茄酱能勾起她这么大的兴趣,而且还说想跟我一起做料理!

    只是不知怎么地,静奈的双眼从刚才就泛著湿润的光泽。

    我马上领会她的心思。

    「静奈……你很喜欢番茄,对吧?」

    「是的,非常喜欢。」

    「是因为这蔬菜会让你想起师傅吗?」

    「……咦?」

    静奈瞪大了双眼,愣愣地直盯著我。我也直望著她那对白得泛青的清澈眼珠。

    「抱歉,问了很奇怪的问题呢。」

    「葵小姐……」

    就在此时,晒完衣服的和音小姐过来叫了静奈。

    我们站起身子,再次约定好下回一起做料理,便原地解散了。

    「仔细想想,跟女生朋友一起做料理,这似乎是头一遭呢……」

    虽然许多担忧还挂在心头,不过我好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要选择什么料理和静奈一起做好呢?好想运用番茄酱与她携手完成最棒的佳肴,让她打起精神来呢。

    「嗯?夕颜前面的地上怎么有坨东西?」

    在我回到食堂时,发现一团毛茸茸的白色物体横躺在店门口前。

    起初我还没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越走近之后物体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我的嘴巴也随之敞开。接著我脸色大变,冲上前去。

    「银次先生!」

    那是变回小狐狸外型的银次先生。

    「银次先生,你这是怎么了!振作点啊!银次先生……」

    我抱起倒在地上的小狐狸,确认他的心跳。

    总觉得呼吸听起来很紊乱,好像有发烧。我将他带往里间,铺好床被让他休息。

    银次先生现在非常虚弱无力。以前晓也曾经因为灵力减弱,无法化为人形而变回一只小小的蜘蛛。现在的状况就类似那样。

    「哎呀呀,狐狸先生奄奄一息滴~」

    原先在房里顺著蹼的手鞠河童小不点,也慌了起来。

    小不点莫名很亲近银次先生,所以拿了圆扇过来,拚命帮病恹恹的小狐狸银次先生搧著风。

    「……银次先生。」

    我轻抚著小狐狸的后背。

    银次先生从今天一早就因为天气酷热而没有胃口进食,恐怕也没时间好好吃东西吧,所以灵力才耗尽了……

    我以前听过,妖怪进食的目的就是为了补充消耗掉的灵力。

    再加上银次先生本来从今早就有点不舒服的感觉,还被那个臭叶鸟先生带去外面晒太阳,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又交给了他什么。虽然这一切经过我还一头雾水,但至少银次先生看起来颇为低落是真的。

    我让小狐狸版的银次先生躺下休息,旁边放了冰柱女的碎冰。现在已没空去在乎冰块存量够不够店里使用了。

    我用沾了冰水的长手巾帮他擦拭身上的毛皮。由于体温升高的关系,当务之急是赶快降温。

    必须让他在凉爽的空间里睡一觉,醒来后再做点东西给他吃……

    「啊啊,我这个大笨蛋!银次先生明明总是帮我这么多忙!」

    我明明都看在眼里,明明有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却……

    无法原谅自己的我,往自己头上一敲。

    银次先生富有责任感又成熟稳重,所以我擅自认定这么可靠的他一定没问题的。但现在大老板不在,又遇上了冰块短缺的问题,也许眼前状况比我想像得还更让他劳心费神。毕竟银次先生还扛著一份「我不好好控制住场面怎么行」的责任感,而绷紧了神经吧。

    况且还有折尾屋那行人的事情,大概也令他挂心,疲劳又更多了一分。这几天他也许都没什么睡吧……

    各种状况层层叠叠之下,最后终于把银次先生压垮了。

    「……银次先生,对不起。」

    眼眶里的泪水不由自主地决堤。

    来到隐世这地方,自从下定决心在夕颜努力工作的那一刻起,我几乎没什么哭过。

    「怎么办……银次先生他……得叫人来帮忙才行。」

    我对于妖怪的健康管理毫无概念。

    虽然之前也遇过阿凉发烧昏倒的事件,但那时是春日把她带来这里,交给我照顾后就离开了。也就是说春日判断当时的阿凉是我这样的凡人也能应付的状态。

    可是这次的情况如何,我根本没头绪。要是银次先生有个什么万一,我……

    「葵……小姐,非常抱歉,我……没事的。」

    就在我正准备踏出房里时,听见了银次先生的声音。

    我转过身去,马上回到他的身旁。

    银次先生维持小狐狸的外型,快速地站起身,随后仰望著我。但是他看起来站也站不稳!

    「实在万分抱歉,在您面前露出此般丑态……」

    「才没有这种事!好了,你好好躺下休息。你一定是中暑了,现在身体与心灵的状态都变得比较虚弱。」

    「哈哈。我似乎……害葵小姐您操了不少心呢。」

    「啊、呃、还不都是……」

    银次先生依然维持可爱的小狐狸外貌,又原地趴下身子。

    「真抱歉,我好一阵子都没病倒过……近三十年来。」

    「三十年?还真厉害……呃,先别说这些了。银次先生,你得吃点东西才行。大老板曾经说过,吃饭就是恢复灵力最好的办法。」

    「不过……我还是,没什么胃口……」

    「不要紧,我做点夏天中暑或感冒时也能轻松入口的东西,所以你好好休息一下,起来再吃。」

    「葵小姐……」

    「躺著睡一下会比较舒坦点喔。拜托了……拜托你。」

    我望向银次先生的双眼,说了好几次「拜托」。

    银次先生回望了这样的我,保持趴下的状态轻轻点了头。随后将那毛茸茸的九尾卷往身驱,轻轻阖上眼皮。

    「小不点,帮我看著银次先生。我会帮你带黄瓜过来的。」

    「……我知道惹,毕竟我可是葵小姐的眷属~」

    小不点精神抖擞地向我摆出敬礼手势,随后马上跑去银次先生的枕边双手抱膝坐下。看见他的举动,我便起身往厨房走去。

    要做的料理已经决定好了,我将材料摆往料理台上。

    「小黄瓜……味噌,还有番茄……青紫苏叶跟洋葱也还有。再来就是冷冻保存的竹策鱼……其实如果有新鲜的会更好。」

    我一个人喃喃自语,一边准备煮燕麦饭,并马上把冷冻竹策鱼解冻后以炭火火烤,并利用空档将小鱼乾与白芝麻粒以研磨钵磨碎,再加入味噌搅拌均匀。在平底锅上薄薄涂上一层混合好的味噌,开火乾烘至出现焦黄色。一阵浓郁的香气马上飘荡在整间厨房中。

    烤好的味噌装进大容器中再次搅拌,少量逐次加入厨房内常备的高汤,让味噌彻底溶化。调好味噌口味的高汤后,在周遭放上冰块使其稍微冷却便完成。

    接下来将配料小黄瓜切成圆片,搓盐杀青后挤乾水分备用。番茄也切成方便入口的小块,并将蘘荷、洋葱及青紫苏叶等调味佐料切成末。最后就剩冷冻竹策鱼烤好上桌了。等鱼肉确实烤至熟透,再取出骨头。

    问我现在在做的究竟是什么料理,那就是「冷汤泡饭」。

    这道菜也就是将冰凉的味噌汤与小黄瓜、去骨的竹策鱼肉一起淋在温热的白饭上享用,是宫崎县很有名的地方料理。

    而我的步骤跟道地口味不太一样,不过这样的做法比较简单,任谁都能轻松完成,做出配料丰富的冷汤泡饭。

    「再来把热腾腾的白饭盛入碗中,将去骨的竹策鱼肉、杀青过的小黄瓜、番茄块与各式佐料满满摆在饭上,最后淋上冰镇完毕的芝麻味噌冷汤,就……」

    完成这道料多味美的特制冷汤饭了。

    「啊啊……先把味噌乾烤过一遍,香气果然更明显了。」

    由于是热饭配冷汤,吃起来不热不冰,温度恰恰好入口。在食欲不振的盛夏,这道菜也以特别见效的驱暑料理闻名。

    我将成品放上托盘,顺便一道放上要给小不点的小黄瓜,端往里间。

    「银次先生!」

    我拉开了拉门,急急忙忙走往床褥旁,结果银次先生变成了小少年的外型,正熟睡著。

    这意思是有稍微回复一点了吧?

    而受我之托帮忙看著病人的小不点,也趴在银次先生的枕边睡著了。

    我在床被旁坐下,拿冰凉的毛巾帮少年外型的银次先生擦了擦额头。

    「……葵小姐?」

    「啊,对不起,吵醒你了?」

    「不……不会,不好意思。」

    银次先生坐起身子,以沉著的态度用手抵上额头,长长吐了一口气。

    随后他的脸上绽开了一如往常的笑容。

    「让您操心了,葵小姐……我已经没事了。」

    「真的?不再多躺一会儿吗?你现在还是小孩子的姿态耶。」

    「我刚睡了一下,精神已经好多了。」

    银次先生虽然挤出了笑容,但灵力果然还没有完全恢复吧?

    看他双耳还压得低低的,九尾也无精打采地低垂著。

    这明确显示出他还没有完全恢复健康啊……

    「欸,银次先生,虽然我想你现在可能没什么胃口,不过把这吃掉好不好?」

    我从放在身后的托盘上端起了冷汤泡饭的碗,送往银次先生面前。

    「……这是?」

    「这叫冷汤泡饭,在白饭上摆满小黄瓜与去骨的鱼肉,再淋上加了味噌的高汤。虽然白饭是热腾腾的,不过配的是冷汤,所以叫冷汤泡饭。我想,这道料理一定很好入口。」

    「冷汤泡饭……」

    「你不用起身,就坐在床上吃吧。慢慢尝一点看看。」

    我将汤匙递给直直盯著饭碗看的银次先生。

    他一度抬起那张可爱的稚气脸庞仰望我,表情中却带著些许茫然,好像有点惊讶似的。

    「啊,还是说让你自己用汤匙舀来吃有点困难?那不然让我来喂你──」

    「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来。」

    银次先生此时倒是马上开口,斩钉截铁拒绝了我。

    随后他单手捧著碗,用汤匙舀起汤饭送入口中。坐在床上缓缓咀嚼的用餐模样,真的就像生病的小孩子一样。

    而我简直就是个妈妈,在一旁用眼神紧紧守护著。

    「唔,有小黄瓜的味道~」

    就在此时,嗅到小黄瓜香气的手鞠河童小不点清醒了过来。

    「葵小姐,我也要吃小黄瓜,我也要吃~」

    「你喔,明明要你看好银次先生的,自己却睡著啦。」

    「啊~啊~小黄瓜~~」

    「知、知道了啦!别大呼小叫的。」

    我把一同端来的半条小黄瓜给了发出怪叫,张开双手挥舞的小不点。那是做冷汤泡饭时剩下的材料。

    小不点接过小黄瓜后将其紧紧抱住,疼爱地用脸颊磨蹭,简直就像对待宝贝的布偶一样。看来小黄瓜之于河童,并非只是单纯的美味佳肴而已,还倾注了自己的爱意……

    「你在干嘛啊,不快点吃一吃吗?」

    「不用您说我也会吃滴,葵小姐真是啰嗦~」

    「欸!」

    「嘘~葵小姐您再啰嗦,会让狐狸先生的病情又恶化滴~」

    小不点一屁股原地坐下,从小黄瓜的切口咬下,不发一语地啃了起来。

    「呵呵。」

    吃著汤饭的银次先生,看见小不点与我的反应而露出微笑。

    刚才注意力完全被小不点吸了过去,不过仔细一看,银次先生手上的汤饭已经吃了一半了。

    「银次先生……怎么样?还吃得下吗?」

    「嗯嗯,这道冷汤泡饭,非常好下咽又美味。我今天从一早就食欲全无,不过现在每吃一口,就觉得胃口慢慢回来了。味噌的风味特别棒呢……您有先乾烤过一次吗?」

    「嗯嗯,没错。味噌里还加了磨碎的芝麻与小鱼乾末,营养满点唷。再加上小黄瓜有降温的效果。虽然不是什么精致的豪华料理……」

    「不……这道料理有一股令我怀念的滋味。而且还能感受到其中充满葵小姐温柔的灵力。」

    「……我的灵力?」

    银次先生一直以来都当我的试吃评审,但是从未对我提过关于灵力的事情……

    他又继续吃起冷汤泡饭,用汤匙一口接著一口下肚的同时,银次先生原本低垂的耳朵开始精神抖擞地挺立,尾巴也轻快地摆了起来。

    他咕嘟咕嘟地大口喝著常温的茶水后,吐了一口气。随后他的视线停留在空中的某一处放空,小小声地呢喃道。

    「果然厉害……」

    「嗯?这道料理你还中意吗?」

    「是的,菜肴本身不用说,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最对味的,更重要的是……葵小姐,我觉得自己似乎总算切身体会,您的料理所蕴含的力量了……」

    银次先生发出高鸣,在一阵烟雾弥漫之中,床褥上的他变回了青年外型。

    他的脸色好多了,银色的狐耳也轻快地抖动著。

    「您的料理不但能帮助灵力快速恢复……同时也让妖怪的身心灵都受到充分的治愈。我明明早知道这一点,却没想到效果大大超乎我的预料。想必是因为过去也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您的诸多恩惠吧。」

    眼前出现的是一位俊美的狐妖,长著气派的九尾──是往常的银次先生。

    「你、你已经没事了吗?银次先生。」

    「是的,多亏葵小姐您的料理,我已经完全恢复活力了。」

    「真的吗?」

    我凑近银次先生逼问他,就是为了好好确认他是否真的康复了。

    「没错。所以,请您别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咦?」

    银次先生面向我,轻轻拭去我眼角的泪水。

    他白皙的手指好温柔,却又好冰冷……白皙的……手指。

    「……」

    这一瞬间,「某些回忆」好像差一点就在我脑海中苏醒。

    我觉得此时此刻的这一个画面,好有既视感……

    银次先生皱了皱眉头,微笑的表情中带著一点为难。

    「真难得看见葵小姐眼眶含泪的表情呢……我吓了一跳。」

    「对、对不起。我一部分也是因为恨自己无能为力,看到银次先生那么痛苦的样子,眼泪就忍不住了。一想到要是你有个什么万一,我就……」

    我完全没发现自己竟然在啜泣。

    我举起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

    「不过太好了。银次先生终于康复了。」

    「真的非常抱歉……让您为了我如此费心……」

    「你说这什么话呀,银次先生总是支持著我与夕颜这间店不是吗?要是没有你,我无法想像自己能在这地方努力工作。」

    我对满脸歉疚的银次先生倾诉了自己的心意。

    「我总是受到你这么多关照,把一切大小事都丢给你扛,却连你的身体状况都没关心到,我真是忘恩负义啊……」

    我现在完全像个泄气的皮球般垂头丧气。

    银次先生停顿了一会儿,随后用温柔的声音对我说:「葵小姐,请抬起头来。」

    「总觉得好荣幸,没想到葵小姐竟然如此看重我……」

    「咦?这、这是当然的呀。全天神屋上上下下应该也都认为银次先生是个可靠的小老板吧。」

    「……」

    然而我的这番话让银次先生微微压低了视线。

    「才没有……这种事呢。」

    随后他轻轻摇了摇头。那藏著些许落寞的表情令我十分在意。

    「我在天神屋的资历尚浅,加上又是从折尾屋过来的员工,我想大家果然还是无法完全信任我吧……没错,毕竟站在天神屋的立场,折尾屋可是生意上的劲敌呀。」

    银次先生说著这番话,突然露出了苦笑。

    他的表情彷佛在责备著自己「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呀」。

    这种接近泄气话的倾诉,很难得从银次先生口中听见。

    「果然……银次先生你从叶鸟他们跑来之后,就一直很挂心折尾屋的事情吧?」

    「……在葵小姐眼中的我,看起来是这样吗?」

    「对呀,总觉得你好像很沮丧。」

    虽然没有表露在脸上,但是能感受到他现在也正为了某些事而苦恼。

    银次先生凝视了我一会儿,马上又垂下视线。

    「我为了一己之私,拋下了折尾屋内『只有我能胜任的工作』,来到天神屋。」

    「……」

    「天神屋的经营状况,不论有没有我都坚若磐石。我认为,这间旅馆实质上真正的支柱,是那些长久以来在这里效力……将旅馆精神传承至今的员工们之间的信赖关系。一度拋弃原本栖身之处的我,是永远没资格得到这般信任的。」

    银次先生的眼神空洞。身为一个被挖角过来的外人,也许他经历过许多质疑的眼光,所以切身体会到这一点吧。

    可是……

    「才不是这样呢!」

    我不自觉提高音量,大声否定银次先生的这番话。

    「夕颜这间店就绝对绝对不能没有银次先生!」

    「葵小姐……」

    「我是不知道旅馆之间的恩怨情仇啦,但是对我而言,在我身边一路支持我最久的人,就是银次先生啊!」

    也许我的这番发言,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不过我还是激动地强调著。因为我有一些话,一定要说给认为自己不被天神屋视为必要的银次先生听。

    他从刚才就一脸愣住的样子。

    「呃……算是前辈?上司?师傅?嗯……好像全都不太贴切耶……不过,就像每个部门都有不同的上下关系,对我来说,银次先生有点像老师,又有点像指引我方向的人。在夕颜的经营上,银次先生是我最依赖的顾问了。没错,银次先生是我的向往!」

    「……」

    我好像做了非常大胆的告白……连我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对银次先生全力示爱。话说完后才开始觉得有点害臊。

    但是他对工作的热忱与投入,还有诚实的态度,在任何危急状况下也不离不弃,努力帮助夕颜度过难关的这份温柔,果然还是让我非常景仰。

    这种心情,跟晓把叶鸟先生这位前辈当成「总有一天要超越的目标」,有一点不同。

    也不像静奈把时彦先生奉为「终生良师」那样。

    而是站在同样的高度,在身边陪我一起苦恼,帮助我解决当下每一个课题──一位温柔又完美的上司。

    这份感谢的心情必须诉说出来,然而却没能好好传达。

    唯独面对银次先生时,我总希望自己能更坦率一些。

    「呵呵。该怎么说呢,葵小姐您……果然真厉害呢。」

    不一会儿后,银次先生开始轻轻笑出了声,就像之前大老板笑到停不下来一样。然而他的笑容更天真无邪,就像个少年。

    「我、我只是说出真心话啊。」

    「是,我都听见了,所以很高兴。我真的发自内心爱著夕颜……这间与葵小姐一同打造的天神屋小食堂。」

    「……」

    这句话对我来说是无与伦比的震撼,同时又让我感动得内心缓缓洋溢出喜悦。

    「我也是。我也最喜欢夕颜这个地方了,在这里我可以跟银次先生一同工作!」

    这间店绝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食堂。有银次先生在,才成就了夕颜。

    我不由自主把身子往前倾,急著对他诉说。

    银次先生又发出轻笑,并对我深深鞠躬道谢。

    「葵小姐,各方面都十分感谢您。这次让您操心了。」

    「咦?呃,不会啦。我也很谢谢你,银次先生。」

    我也跟著低头,重新道了一次谢。

    从旁人的角度来看,这幅光景一定非常诡异。

    就连小不点也露出一愣一愣的表情,对于我们俩的举动歪头不解。

    抬起脸时,总觉得这画面有点好笑,我跟银次先生便双双笑了出来。

    气氛回到以往般和谐,就像我们平时的相处模式。

    「啊啊!」

    然而银次先生突然大喊了一声,好像想起了什么。

    「对了!我原本来夕颜的目的,是为了报告关于冰块的事情。」

    银次先生的表情变得精力充沛,握拳拍了一下掌心。

    「目前似乎成功采购到冰块了,与北方大地那边的店家交涉过后,似乎刚好有多余的量,预计能赶在夕颜开店前送达。」

    「太好了~我正烦恼著不知道冰何时送来,所以拿不定备料要做到什么程度好。毕竟才刚听到食物中毒的事情,有点担心。」

    「嗯嗯,现在您可以尽情用完现有的冰了。」

    问题已经解决,我跟银次先生都放下心中大石。

    天神屋跟夕颜都可以顺利开张,不用担心冰块短缺了。

    我们离开里间,来到了店内空间,确认著今天提供的菜单。

    本日特餐就定案为冷汤泡饭套餐,毕竟难得做了这道。在这么热的天气,能品尝这么清凉爽口的料理,客人们应该也会吃得很开心。

    「葵小姐,今晚就是大老板回馆的日子啰。」

    「啊,对喔!他总算要回来啦。」

    「您开心吗?」

    「对呀!」

    今天的我果然很坦率。银次先生的表情一脸惊奇,嘴巴成了O字形。

    「因为我托他跑腿买东西呀,有巧克力啦、酵母啦、还有好多杂七杂八的。」

    「啊啊……大老板……」

    然而银次先生在听完我的回答后,不知为何转身背对我,低头叹息。

    该不会是「托大老板跑腿」这件事太荒谬了吗……?

    「啊,对了。我一直在思考,也许隐世这里有材料可以代替做面包时必须的酵母。」

    「咦,真的吗?是什么?」

    「酒母。」

    「……酒母?那是什么?」

    「酿酒时必需的一样材料,可以说是在酒麴上大量繁殖酵母菌而成的东西吧。在制作酒粕馒头时也会使用到酒母。」

    银次先生为我说明了酒母这样东西,可以用来代替在隐世难以入手的酵母。听说酒母在现世除了拿来制作酒粕馒头以外,也能运用在面包上。

    「太棒了吧,酿酒的酵母竟然也可以用来烤面包。」

    「加了酒母所烤出来的面包,口感似乎会更富有弹性,完全可以替代酵母菌的功效。下次我去酒窖请那边的人分一点吧!只要跑一趟把酒母拿回来,好好保管之下就可以自行繁殖。这样一来,要在店里供应面包也没问题啰。」

    「嗯嗯,好!真期待呢。用酒母烤出来的面包……会是什么滋味呢。」

    都拜托大老板跑腿了,现在却成功找到替代品。

    银次先生总算恢复成平常的样子,完全进入工作模式,与我讨论完诸多事项后,他便快步离开夕颜。

    虽然病才刚好,但银次先生管辖的部门很多,还有堆积如山的工作等著他。

    「如果我做的饭有多少为银次先生补足一些活力就好了。」

    接下也得开始准备夕颜的开店作业,时间已经晚了。

    我也得提起不输银次先生的干劲,卷袖工作了。 

当前网址:http://www.foxvale.org/wuji5/232.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