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妖怪旅馆营业中 「折尾屋」大掌柜叶鸟

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

恒行娱乐:等你长大成人之时,必定还能相见。』 ○ 隔天一大早,我猛然清醒过来。 「」 这是我至今为止第一次体验到这么神清气爽地起床,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一点异状,身体非常轻盈。小不点

等你长大成人之时,必定还能相见。』

    ○

    隔天一大早,我猛然清醒过来。

    「……」

    这是我至今为止第一次体验到这么神清气爽地起床,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一点异状,身体非常轻盈。小不点早已醒来,在我身旁顺著他的蹼。

    「葵小姐,你今天起得真早呢~」

    「这……该不会是泡完温泉所产生的效果吧?小不点也是一夜好眠吗?」

    「我本来就很早起滴~人家可优秀滴~」

    「不过你都会睡午觉呀。」

    「吃饱饭本来就会犯困呀~我是河童小朋友耶~」

    暂时就先不管这只吸吮著长有蹼的大拇指,卖弄可爱的小不点。

    想必这果然是温泉的疗效。真是深切感受到天神屋温泉的厉害,以及温泉师静奈的能力有多了不起。

    「……不过,总觉得好像做了场梦。」

    究竟梦到了什么呢……感觉是非常重要的内容。

    也许是之前常常出现的那个梦境。

    现在还残留的记忆,只剩下一道模糊的身影。梦中的那个身影,好像回过头来望著我。

    这会不会也是经过静奈调整的温泉所发挥的效果?

    「啊,对了,今天是那道料理的『公开日』,起个大早真是赚到了。好了,上工啰、上工啰。」

    没错,今天从一大早开始就有堆积如山的工作等著我。换好衣服、盥洗完毕的我,立刻朝厨房前进。

    马上要来进行的工作是自制面包粉。

    把剩下的面包烤到水分完全蒸发,呈现乾硬状之后,再用磨泥器削成碎末。用手工面包做成的生面包粉(注3:生面包粉 将面包烘乾后磨碎而成,与一般磨碎后再次乾燥的面包粉相比,具有较多水分。)更是格外美味。

    「今天就用这个面包粉做玉米南瓜可乐饼吧。想用来点缀一下那道料理呢~」

    面包粉完成后,接下来的工作是制作猪肉可乐饼的内馅,里头放了南瓜跟玉米。

    我先尝试性地做了几颗,然后裹上刚削好的生面包粉,下锅油炸看看。

    那么就自己试一下味道,顺便当早餐果腹吧。虽然一大早吃炸物有点罪孽深重。

    我将可乐饼切成两半……啊啊啊,热腾腾的!

    「啊,烫烫烫!」

    生面包粉经过油炸成了酥脆的面衣,将南瓜的松软与甘甜牢牢封在其中。刚起锅的炸物果然是最棒的啦。

    就在我嘴里塞满南瓜可乐饼的时候,一阵「嘎啦嘎啦」的拖车声,今天也一如往常慢慢往夕颜靠近。

    「唷~」

    从店门口探头进来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身上穿著印有「冰」字的法被。

    她此行的目的,是帮忙把在这盛夏最重要的物资──「冰」运来我们店里。

    「啊啊~果然每次一过来,就会闻到诱人香气从店里飘出来耶~」

    「啊啊,冰衣小姐!太好了,我们店里的冰正好快用完了。」

    「最近天气热,冰块没办法撑太久的啦。多亏夏天来到,让我们家的商品卖得可好的啦,嘻嘻。」

    这位冰衣小姐来自天神屋爱用的店家「古贺冰堂」。身为冰柱女的她操著地方口音,直爽的个性大剌剌地像个汉子,个子又高。她负责把冰块运来夕颜。

    她的额头上绑著蓝白相间的头带。短裤底下露出的健壮体格,令我不禁看得目不转睛。

    我马上端著扁平的玻璃盘,接过了每边长约十公分的正方体冰块,简直就像在买豆腐一样。

    冰柱女所产的冰不同于一般的冰,能持续保持低温,夏天只要放上一块这种冰,就能让店里维持在凉爽的气温下长达三天。而只要把这冰块敲碎成冰糖状放置在店内各处,则能充分发挥冷气的效果。

    「冰箱还好吗?要不要我检查一次?」

    「啊,可以吗?如果能帮我加强一下冷度那就太好了。」

    另外,需要随时保持冷藏机能的冰箱,是由冰店里的高等冰柱女来进行保养维修。隐世的冰箱外型类似日式传统木柜,里头用冰板划分成各个区块,透过冰柱女定期施行特殊的妖术来进行保养,保冷功能几乎能达到永不衰退的地步。

    冰衣小姐马上开始检查冰箱,边用细细长长的竹筒往里头吹气边摸著冰板。

    「这一片有点弱化了,换片新的会比较好的啦。我下次会带专用的过来。」

    「哇,多谢你了。这台冰箱感觉也有点年代了,多亏有冰衣小姐你的例行检查,真是帮了大忙。」

    「开食堂的夏天要是冰箱坏掉,那生意也不用做了啦~嘻嘻。」

    冰衣小姐给了我一个爽快的露齿笑容。她真是个好相处又开朗的女生,让人觉得很舒服。

    「啊,那我差不多该走了啦,其实本来想在夕颜吃顿饭再离开的。」

    「工作很忙呢……啊,你要不要带几块南瓜可乐饼走?这样就能在路上吃了。」

    「可以吗?太好啦~」

    冰衣小姐高兴地弹响手指。我夹了两块厚实的南瓜可乐饼装进炸物专用的纸袋里,刚起锅还热腾腾的。

    「啊~刚炸好的可乐饼,香气真是逼死人啦~有食堂老板娘这种客户真是三生有幸~」

    冰衣小姐搓著双手,接过了装有可乐饼的纸袋。这时,她突然高声大喊:「啊!」似乎想起什么事。

    「欸,小葵呀,我有件事想问问你啦,你知道怎么做出好吃的刨冰吗?」

    「好吃的刨冰?」

    「你瞧我们店里不是还兼卖刨冰吗?但是清冰跟糖浆的口味每年都一成不变,跟其他店家没什么差异,我一直很想改良创新一下啦。方便的话,下次不如让夕颜跟我们家刨冰店一起合伙做笔生意吧!创立刨冰同盟!」

    「……同盟。刨冰同盟……噢噢。」

    冰衣小姐向我如此提案。即使说著满口铜臭味的话题,她仍露出清新爽朗的笑容。

    刨冰啊……确实是盛夏拥有压倒性人气的甜品。

    「刨冰的话,我知道几种不错的口味喔。好,这门生意一定要算上我一份!我还是要先跟银次先生报备一声喔,不过他应该会乐得马上答应吧。」

    「噢,太好啦!小葵,这个夏天我们大赚一笔吧!」

    「好呀!」

    我们牢牢握紧彼此的手。此时此地,两个女生的夏日刨冰同盟正式结成。

    冰衣小姐开心地露出一脸灿烂笑容,拉著拖车前往下一个送货地点。我目送她的背影离去,同时马上构思起刨冰的品项。

    在现世还有冰体本身就有调味过,再削成棉花状的台湾雪花冰,那也蔚为一股流行;另外还有发祥自鹿儿岛,称为「白熊冰」(注4:白熊冰 将刨冰淋上炼乳,并加上罐头水果与红豆馅的冰品,发源自鹿儿岛。)的冰品等。若能活用这些灵感,也许就能在隐世推出前所未见的全新刨冰,而且只要在糖浆跟配料多下一点工夫,客人一定也能吃得更开心吧。嗯,这主意或许不赖。

    各种刨冰点子浮现于脑海的同时,我在厨房的料理台上把刚入手的冰块用铁槌敲碎。就在这个时候──

    「……嗷呼!」

    一阵奇怪的鸣叫声传来。我有点诧异地走到外面一看,发现夕颜的店门口有一只小狗。

    是那个折尾屋的人带来的小狗,即使基于礼貌也无法说这只小狗的外貌可爱。

    「你、你怎么会……跑来这里。」

    「嗷呼!嗷呼!」

    小狗有一对下垂的耳朵,脸上表情看起来狗眼看人低。他踩著轻快的小碎步踏入店内,一屁股稳稳坐上了吧台的座位,神态简直就像哪户人家的大叔。

    「欸,你啊,这间店是为妖怪所开的食堂没错,但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你这样赖著不动我也很伤脑筋耶。」

    「……嗷呼……嗷呼嗷呼!」

    小狗发出嗤之以鼻般的声音,吠了一阵子。

    「……该不会你是饿了,想吃点什么吗?」

    「呜呼!」

    小狗用力点头,彷佛在诉说著「没有错」。

    看来他是饿坏了。被那双圆滚滚的黑眼珠注视,我也实在无法抗拒。

    这只小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虽然实在称不上可爱,不过该说长得很有性格,还是越看越讨喜呢?恐怕是接近巴哥或法国斗牛犬那种「丑丑的可爱」吧。

    「真拿你没办法,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我听说狗狗是不能吃巧克力跟洋葱之类的东西的……啊啊,不过你既然是妖怪,应该吃什么都没问题吧?像后山那群管子猫也是没在忌口的……」

    这么说起来,这只小狗到底是什么样的妖怪?

    「……嗷呼!」

    小狗举起前脚,指著放在吧台上刚炸好的南瓜可乐饼。

    「嗯?你想吃南瓜可乐饼吗?」

    「呜呼!」

    他激动地摆动著卷成一圈的尾巴。

    虽然脸上表情丝毫未变,但从显而易见的喜悦举动之中,实在让我不禁开始觉得他是有那么一点点可爱。一点点而已啦。

    「好、好吧……刚才放凉了一会儿,现在正适合入口,应该没问题吧。来,只给你一块喔。」

    「嗷呼!」

    我将厨房内的可乐饼拿了一块过来给这只小狗,结果他猛一张嘴就从我手中咬走了可乐饼,一溜烟地就跑往店门口。

    「……咦!」

    他就这样叼著我的南瓜可乐饼,露出看起来很坏心的笑容,飒爽地跑走。

    「啊啊啊!你这家伙!」

    我也跑往店门口打算追上小狗的脚步,但他早跑到遥远的中庭彼端。

    「啊啊,找到你啦~阿信前辈。吼~别突然搞失踪啊~你要是不见了,乱丸那家伙就要拔光我这一身最自豪的美丽羽毛啦。」

    而且那个折尾屋的天狗男还来迎接小狗。

    他刚刚是在中庭散步吗?天狗男抱起小狗后,似乎发现他嘴里叼著的可乐饼,四处张望一番便发现站在夕颜店门口的我。

    「……」

    眼神跟他对上了,害我也稍微紧张起来。

    然而天狗男就只朝我猛眨眼,不知道在使什么眼色,最后就这样离开现场。

    「……唔呕。」

    被他猛送秋波的我,不自觉发出了厌恶声。这种自恋男我真的不行。

    盛夏的草木绿得耀眼,天狗已沿著中庭小径远去。在蒸腾的暑气之中,他的背影虽然朦胧,气派的黑色羽翼却仍清晰可见。

    「……啊,是银次先生。」

    正当我打算回店里之际,就看见了银次先生,他正从本馆的连接走廊朝著夕颜的方向小跑步过来。

    怎么了?平常沉稳的银次先生,不知怎么有点难掩雀跃的样子……还猛摇著毛茸茸的九条尾巴耶。

    「嗯?葵小姐,有什么事吗?这么热的天气,怎么跑到店外头来了?」

    「嗯?没有啦,就是那只折尾屋的小狗,刚才跑来夕颜店里。而且我一赏给他一块可乐饼,他就一溜烟地跑了。」

    「……喔喔,是信长先生啊。」

    「那只小狗原来叫这么气派的名字喔?折尾屋的那些人是叫他『阿信前辈』没错啦……」

    「给狗狗取这啥名字啊?」这大概是我当下的表情写照吧。

    银次先生边走进店里头边为我解说。

    「信长先生是一种名为『送行犬』(注5:送行犬 日本传说中的妖怪,普遍形象为狼或犬,夜晚会尾随山路中的旅人,趁其跌倒时上前袭击。)的妖怪,其实他是在折尾屋创建初期就存在的大老。别看他那样,可是旅馆里的大干部唷。」

    「咦!那只小狗是折尾屋的干部?我还以为是宠物之类的……」

    「嗯……该称他为备受宠爱的店狗吗?他担任宣传部长,负责迎接客人来馆与送客人离馆。有许多客人都是为了见信长先生一面才光临折尾屋,因此折尾屋的员工们都尊称他为阿信前辈,十分景仰他。」

    「……哇,是喔。」

    那只目中无人的小狗竟然很受顾客宠爱,还被底下员工敬重。

    不,也许就是那种跩跩的感觉最可爱吧?……我实在无法理解。

    「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休假中呢……折尾屋会允许信长先生外出,实在也是很稀奇。」

    听银次先生的口吻,他果然对折尾屋十分了解。

    「信长先生最喜欢油炸物跟面粉制品了,一定是循著香味跑来夕颜了吧。」

    「狗狗吃油炸物没关系吗?」

    「身为妖怪是没问题的……接下来呢!」

    银次先生「啪」一声阖起双掌,切换了话题。

    「葵小姐……终于来到今天了呢!」

    他脸上浮现满面笑容。

    我终于明白银次先生从刚才开始就格外亢奋的原因。

    「嗯嗯,对呀,食材都备齐了……咖哩饭终于要在夕颜登场啰。」

    没错,今天就是等待了许久的咖哩饭发售日。

    为了调查隐世的妖怪对这道料理的接受程度如何,今天就让咖哩饭以「本日特餐」的形式在夕颜开卖了。

    孜然、姜黄、芫荽、姜、白豆蔻……简直像是某种咒语。

    制作咖哩所需的材料,在隐世无法全数凑齐,不过这次就利用上回在异界珍味市集买到的战利品来炒咖哩糊。我以孜然为主角,搭上自己调配的独门香料煮出来的咖哩,吃起来香辣够劲又顺口。

    我跟银次先生会如此狂推咖哩饭这道料理,首要原因除了我们俩都是咖哩爱好者以外,主要是我们推测跟白饭绝配的日式咖哩,一定也能大受隐世居民的欢迎。

    今天夕颜的本日特餐是「夏蔬梨汁鸡肉咖哩」。

    自己亲手炒的咖哩糊里头,除了放有食火鸡肉、洋葱、红萝卜这些最经典的基本食材,还添加了夏天盛产的番茄以及磨成泥的梨子一同熬煮。咖哩糊本身口味虽然带辣,但加了梨子泥之后会更添浓醇与甘甜,营造出温和的水果风味。

    虽然一般来说水果咖哩以苹果和蜂蜜为主流,不过夏季收成的水梨含有丰沛的水分而且又不酸,口感也很好,能完成温醇顺口的味道。我想就连对于咖哩饭还很陌生的隐世妖怪们也能接受才是。

    接下来终于要开张做生意了。

    亲手炖煮的咖哩饭散发著辛辣的香气,不知道来天神屋住宿的隐世妖怪们会以为这是什么料理呢?

    这一天来夕颜用餐的客人,在钻过店门口的门帘之前,便先露出一张不可思议的表情。

    就算没点咖哩饭,光是那股弥漫在店内的香气,也让咖哩展现了超群的存在感。

    而当店里出现挑战的勇者时,大家自然又更加在意。

    「请问……这股香味到底是什么料理?」

    想当然耳,大多数妖怪压根儿没听过咖哩饭这东西,原本来到店里的目标也是别的料理。不过这股香气几乎让所有上门的客人都不禁好奇地开口询问,而每次一有客人问到,我就为他说明何谓咖哩饭,并推荐他尝尝。

    有些妖怪就挑战点来吃吃看了;有些妖怪虽然很好奇,但还是点了姜烧猪肉定食这种安全牌;也有些妖怪对于来路不明的料理敬而远之。客人们的反应虽不尽相同,不过吃过的人都给予很高的评价,甚至还会要求再来一碗。

    结果,今天准备的份量没有卖完,还剩下一点点,不过客人点餐的意愿已经比想像中还来得高了。

    我虽然从未妄想过咖哩饭能一开始就大热卖,成为人气餐点,不过如果能像这样慢慢融入隐世,被妖怪们所接受,那就太棒了。

    「剩下的份就当成我明天的伙食吧。」

    刚煮好的咖哩我也喜欢,不过沉睡一夜之后更入味又可口,堪称一绝。啊,也许晚一点会有天神屋的员工上门,搞不好有些人愿意尝尝看……

    时间来到深夜,夕颜的打烊时间已近。店里最后一位无脸妖老爷爷离去后,我想应该不会再有客人上门,便开始擦桌子、排椅子,慢慢进行著关店作业。

    就在此时──

    一片黑色羽毛翩翩划过了眼前的视野,令我抬起头。

    「唷,小姐。」

    站在夕颜店门口的,是那个来自折尾屋的天狗──叶鸟。

    近距离观察之下,我才发现叶鸟有著一头发尾外翘的黑发与一双凤眼,神情充满自信。外貌看起来约莫二十五岁左右,就像个时下的轻浮小哥。

    「我是折尾屋的大掌柜,叶鸟。」

    「……」

    「多多指教!」

    他以一副威风凛凛的态度用大拇指比著自己,然后又拋了一个眨单眼的神秘媚眼。眨眼是他的习惯动作吗?这还是头一回有妖怪突然就向我自我介绍,因此我没能马上反应过来。

    这男的是怎样……是醉得很厉害吗……

    「呃……叶鸟先生?这样叫你可以吗?」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叶鸟先生大剌剌地闯入夕颜,在吧台客席的正中间坐下来。

    然后他仰望著我,露出微笑说:

    「现在还有营业吗?」

    「哪有人先坐下来才问的。算了……老实说,本来再过五分钟就要打烊,不过在打烊前进来的客人我也欢迎啦。」

    「那帮我也做点什么吃的吧。史郎的小孙女,我听说你手艺很好喔。」

    「……果然你也知道我是谁啊。」

    「津场木葵不是吗?人类的小姑娘,还是史郎的孙女、天神屋大老板的妻子。毕竟你的事情在折尾屋也蔚为话题啊……大家都称你为鬼妻。」

    叶鸟先生虽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态度,但那双试探般的眼神紧迫盯人,让我稍微有所防备。

    「你知道吗?我呢,在没多久以前还是这间天神屋的大掌柜喔。」

    「我听说过了。大家说你轻易就背叛天神屋,跑去投靠竞争对手。」

    他边快速翻阅菜单,边轻笑了起来,不知道是觉得哪里有趣。

    「不过小姐你也真辛苦呢~你是史郎债务的担保品对吧?毕竟那家伙可把天神屋弄得一团乱啊~而且最后竟然还跟你们那大老板说,要把自己的孙女送他。真是个糟糕到极点、荒腔走板的男人啊。」

    我端了冰茶过去,叶鸟先生马上豪爽地一饮而尽。我又去倒了一杯。

    「欸……叶鸟先生,你认识我爷爷吗?」

    「嗯?这什么问题,史郎可是我的好兄弟耶。因为我们的个性意外地合得来,彼此气味相投吧。」

    「……好兄弟是吧。」

    喔喔,不过可以理解。难怪我打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人讲话的态度跟口吻跟谁好像,原来是爷爷啊……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发觉得他们俩的确有相似之处,譬如说都很吊儿郎当。

    「不过话说回来,欸,我说小姐呀,这股奇妙的味道是哪来的?感觉放了超多的辛香料……闻起来辣辣的耶。」

    「喔喔,这是咖哩的香味喔,咖哩饭。是只有今日提供的特别菜单。」

    「咖哩饭?现世的料理啊。名字我是曾经听过啦,不过没尝过。」

    叶鸟先生对这道料理颇感兴趣。

    「你说只有今天才提供,莫名让人心动啊。我对于限定商品最没抵抗力了。嗯,那就给我来一份吧。现世来的新东西我都喜欢喔!」

    「会有一点辣唷,你可以吗?」

    「我在天狗之中可算是会吃辣的。」

    叶鸟先生单手托著下巴,脸上又浮现一张自信满满的爽朗笑容。

    总觉得好轻浮啊……这种男人我无法信任……

    心里虽然如此想著,我仍接受他的点菜,开始准备咖哩饭。

    我将已经预先炒好的咖哩糊重新加热,等待的同时把蔬菜配料切好,放入平底锅中煎出焦黄色。我用了茄子、秋葵还有红椒。

    将热腾腾的白饭添入浅底的陶皿,再淋上咖哩糊,普通的鸡肉咖哩饭便完成。而我在上头又多点缀了丰富多彩的夏季烤蔬菜,让料理摇身一变成为健康又清爽的夏日蔬菜咖哩。

    然后再放上一整块南瓜可乐饼……

    炸物跟咖哩,这也是天生绝配呢。

    「来,久等了。」

    我赶紧把亲手做的福神渍(注6:福神渍 日本腌渍物,一般搭配咖哩饭食用。以萝卜、茄子、红刀豆、莲藕、黄瓜、紫苏果实、香菇和白芝麻等七种蔬菜为原料,浸泡酱油、砂糖和味醂混合而成的调味液腌渍而成。)装在小碟中,跟夏日蔬菜咖哩一起端到叶鸟先生面前。

    「噢噢噢噢噢,这是什么东西呀……」

    叶鸟先生首先被咖哩饭的外观吓了一跳。

    一坨咖啡色的黏稠液体盖在白饭上,对于没尝过的人来说是会有些傻眼。

    嗯,每个第一次见到咖哩饭的妖怪,都给了一样的反应。

    「完全无法想像吃起来是什么滋味耶,不过这也更激发我的好奇心。」

    叶鸟先生从各个角度端详著咖哩饭,看来他意外是个好奇宝宝。

    「这就是咖哩饭啦,在现世可是大人小孩都最爱的料理喔。虽然最有名的是印度咖哩,不过这种经过调整所诞生的和风咖哩饭,是日本人最熟悉的味道唷。」

    「哦~不过看起来很烫口耶~这是夏天会上桌的料理吗?」

    冒著烟的咖哩饭一看就知道很烫,加上辛辣的口味,实在难以想像在大热天能把这吞下肚。不过事实绝非如此。

    「哪有,咖哩饭就是夏天吃最好吃啊。咖哩的辛香料有促进食欲的功效,里头还加了大量蔬菜,营养满分呢。夏天天气热,老是吃些生冷的东西或面类对吧?正因为夏天容易有这种偏食倾向,所以才要吃咖哩饭啊。好啦,你就当作被我骗一次,尝一口看看吧。」

    「……这香味的确是很增进食欲。」

    叶鸟先生没用汤匙,而选择拿起筷子,像吃盖饭类料理一样,夹了一口咖哩饭塞入口中。虽然一般吃咖哩饭都是用汤匙,不过我的版本放了大块的烤蔬菜在上头,也许用筷子是比较方便。

    「哦……噢噢……这是怎么回事?吃起来比想像中来得甜耶?」

    味道似乎出乎他的预料。他虽然感到诧异,但马上又吃了第二口。

    「嗯!不对不对,还是会辣!」

    叶鸟先生夸张地仰头望天,拍响一下自己的额头。

    我所做的咖哩,刚入口时甜味最为明显,不过辛辣的后劲慢慢就上来了。

    叶鸟先生交替品尝著烤蔬菜与福神渍,同时又将咖哩饭送入口中。

    「嗯。虽然甜甜的,但还是会辣。不过很好吃!这是什么东西……明明是从未见过的料理,却让人一口接一口,停不下来啊。哈哈,真好吃啊~」

    「合你胃口的话就太好了,我有用一点点酱油跟高汤,把口味调整得比较温和一点……毕竟这东西对隐世的妖怪而言,还是未知的食物。」

    叶鸟先生大口大口吃著咖哩饭,同时配著冰凉的麦茶。

    明明用筷子吃,他却吃得非常乾净。

    随后又咕噜咕噜地喝完麦茶,畅快地吐出一声:「呼啊~」

    「啊啊,真热呀,必须多补充点水分呢,都猛冒汗了。」

    「就是这股火热让人觉得痛快不是吗?」

    「说得也是,的确没错。」

    闷热的夏夜吃著热腾腾的咖哩,大口大口灌水解辣,流了一身汗,然后又继续享用──这就是夏日咖哩的醍醐味。

    我将冰镇得沁凉的湿毛巾递过去,叶鸟先生接过之后,边擦掉额头与颈子上的汗水,边直盯著我。

    「干嘛?想说我跟爷爷很像吗?」

    我再次帮他续了一杯冰麦茶,心想这男人一定也会说出那句所有妖怪都说过的台词:「你跟史郎真像。」既然他自称是爷爷的好兄弟,更是如此吧。

    「什么呀?我是想说,曾听我们家老头子说他非常中意你,现在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家老头子?」

    「朱门山的松叶是我老爹,我是家里的三男啦。」

    「……咦?」

    原本正将麦茶往玻璃杯里倒的我,维持这样的姿势僵了一会儿,而被叶鸟先生吐嘈:「茶要满出来啦!」

    这个人……是那位松叶大人的儿子……?

    「我、我是确实听松叶大人说过他有儿子没错,可是,他从没提到他儿子曾在天神屋工作这件事啊。」

    「这当然,因为他老早就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把我轰出家门,放逐到山下啊!」

    「断绝父子关系?你干了什么好事?」

    「我打破了朱门山天狗一族的家规。天狗对于规范可严格的,加上个性又顽强,一发起飙来没有人能阻止啊。大吵一架的结局,就是我被打得落花流水,还被驱逐出山。」

    「……呃,是喔。」

    对我宠溺有加的松叶先生,原来对自己儿子如此严格啊。

    「打破家规」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个人究竟做了什么?

    「算了,反正我也没打算永远待在那座穷酸的破山上,所以没差啦。我后来就在隐世四处游荡,换了许多工作,认识了许多人,看清楚这个世界啦。然后,我终于了解那群朱门山的天狗根本是井底之妖,就只知道固守成规,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在说话的空档,叶鸟吃著摆在咖哩饭上头的南瓜可乐饼,随后「噢」了一声,嘴巴张大成惊讶的O字形。

    「这个炸物,就是阿信前辈叼著的那东西对吧?里头有南瓜跟玉米……是吗?我家老妈子也常常炖玉米跟南瓜给我吃呢。在逆境中生活久了,能吃到这种母亲的滋味,真是让人感到一阵安心啊。」

    「……意思是你在现在的工作环境待得很难过?明明是你自己辞掉天神屋跑去的不是吗?」

    「嗯?怎么,小姐对我的身世很好奇吗?」

    「是有点在意没错。」

    我点了点头,没特别否定他的话。

    叶鸟先生也没多卖关子,马上自己说了起来:「那是距今约莫十五年前的事了……」话题转换得也太快。

    「嗯,反正就是我在天神屋待的时间太长,各方面都驾轻就熟,个性三分钟热度的我便开始对这份大掌柜的工作感到枯燥。加上那时我也把晓拉拔长大啦~」

    「……你是那种无法安居于一处的人吗?」

    「没错没错,要我永远乖乖待在同一个地方,我可坐不住。安稳的生活从不是我的目标。比起这些,我更想去闯闯能带给我刺激的新天地……看吧?我跟史郎的理念很契合对吧?」

    「……呃,真的是耶。」

    我已经听过无数遍大家如此形容祖父了。

    无法安居于一处,总是飘忽不定,活得像片浮萍般的人──大家是这么说的……

    叶鸟先生身上也有这种特质吗?不过,他说自己是在十五年前离开天神屋、前往折尾屋,以妖怪的时间观来说,算是近期发生的事吧?记得银次先生说过,自己离开折尾屋已有五十年了。

    「不过既然你厌倦了大掌柜的工作,为什么还要去折尾屋?结果你还不是重操旧业?」

    我边走回厨房,边自然地追问了叶鸟先生。

    同时我打开冰箱,取出了某样东西。

    「嗯~你问得挺有道理。只是我被对方那边的大人物挖角,一时得意忘形就……呃,别问啦!这是个人机密耶!」

    叶鸟先生惊慌地将食指抵上嘴,眨了眨眼企图敷衍过去。

    我眯起双眼直直盯著他看,他的视线从我身上逃开了。

    「我是没差啦,反正我当时还不在天神屋,也没特别被牵连到什么……来。」

    我拿著出产自妖都切割的小碗,从吧台里递给他。里头装的是抹茶口味的蕨饼。蕨饼上头摆了一小球牛奶冰淇淋,上头淋了黑糖蜜。

    才刚吃完咖哩饭的叶鸟先生眼中散发出雀跃的光芒,彷佛在诉说著:「正想来点甜的。」

    「哦哦,看起来真好吃。」

    「这是招待的甜点,不嫌弃就请用吧,剩下来我也没办法。」

    「你可真大方呢,我也喜欢吃甜的。」

    「……我心情好啊。」

    叶鸟先生马上拿起汤匙,挖了一大口冰淇淋。

    「嗯~真让人上瘾啊。平常没什么机会吃到冰淇淋,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种店里。」

    「只是简单的牛奶口味罢了。不过原料是银次先生帮忙从牛鬼牧场那边找到的牛奶供应商提供的,非常新鲜又香醇,我就用食材天然的滋味做成冰淇淋。」

    「味道非常浓醇,余韵却格外清爽,真不可思议啊,甚至可以说做为咖哩饭后的甜点恰恰好。」

    叶鸟先生接下来吃起切成一口大小的蕨饼,上头洒有抹茶粉。

    蕨饼本身在制作时就有加入抹茶,所以呈现出甜中带著微苦的Q弹口感。富含水分的蕨饼很好入口,是广受喜爱的一道甜品。

    「抹茶蕨饼是你自己做的吧?弹性恰到好处,这股甜味颇为高雅呢。要是折尾屋也有这样的商品就好了……这有在你们大厅的土产店贩售吗?」

    「嗯?土产店?没有耶,这买回去当土产也不耐放。」

    「不是不是,是让客人买回房里吃啦。客人在客房里悠闲放松的同时也会嘴馋,而下楼到大厅的土产店逛逛。能满足这类客人的点心,就是这种小巧的轻食糕点啊。要是买土产用的盒装点心,回房间把一大盒拆开来吃也有点怪吧?所以还是这种手工制作的小糕点好。天神屋大厅都设有土产店了,怎么不去摆一点卖呢?」

    「……」

    这个点子我从来没想到。

    不愧是天神屋的前任大掌柜,曾经担任大厅门面的男人果然不一样吗?

    确实,现世的旅馆里所设置的土产店,除了带回家的盒装点心以外,也常见到使用当地食材所做成的布丁啦、冰品啦或果冻什么的,保存期限通常只到当日。像这种点心,就是外带回房间一边偷闲一边享用的吧。或者是带回家当天马上吃掉。

    这类型的商品,有些客人会从银天街买了带回旅馆,不过应该也有人觉得拿著东西逛街不方便而作罢吧?这样的客人,也许晚上会突然有点嘴馋,若旅馆大厅能卖些方便客人买回房间里吃的小点心,或许是个不错的想法。

    「说得对呢,也许确实是这样……我下次跟银次先生商量看看吧,卖些限当天享用的糕点似乎不错。」

    我将手指抵上下巴,频频点头认同,并对吃抹茶蕨饼吃得很开心的叶鸟先生道谢。

    「谢谢你,真不愧是天神屋的前任大掌柜呢,对于客人的需求瞭若指掌。」

    「这种事情,也只有我这种不用负责的局外人才好说出口就是了~银次那家伙想必也曾经考虑过才是。只不过,再怎么说你都贵为大老板之妻,还有食堂要顾,总不能让你太过操劳吧?要是连土产贩售的工作也让你一个人包下来,负担实在太重啦。」

    「……光就做菜这件事来说,我并不觉得是种负担就是了。」

    我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一脸正经地如此说道,结果叶鸟先生「噗」一声笑出来。

    「呵呵呵!看样子你果真如传闻中所说,是个爱料理成痴的傻子呀,小姐。」

    「什么傻子啊……我还好心招待你耶,小心我跟你收甜点的钱喔。」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你真是个有趣的人呀。出现这么一个人类小姑娘,不愿嫁给那个大老板,而夸下海口说要工作偿还庞大的债务,我们折尾屋也是对你这个人有点在意呢。毕竟事情牵扯到『史郎』的孙女与你们大老板,对我们折尾屋绝对只有不利啊。」

    「……咦?是这样吗?怎么说?」

    「还问我呢?你们大老板的地位若上升了,天神屋也会成为话题不是吗?」

    「……地位?因为我是人类吗?」

    之前大老板曾说过,娶人类姑娘为妻这件事,对妖怪来说是一桩能提升一定地位的喜事。

    叶鸟先生所指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嗯,一部分是这样没错,但你不只是一般的人类姑娘,还是『史郎』的孙女,这一点任谁都会在意……」

    叶鸟先生单手拿著汤匙晃呀晃的,语重心长地说道。

    「再说,看来你也并非是个言听计从的傀儡。你运用好手艺做出现世的料理,努力把史郎那家伙欠的债务给还清。你拒绝成为那位万人仰慕的大老板之妻,而大老板也给予谅解,赋予你这样的工作机会……」

    「……」

    「实际上,你这姑娘的手艺,也被人气作家薄荷僧以及宫中王族缝阴夫妇所认可。有趣,这实在是很能吸引妖怪的耸动话题。」

    「什、什么吸引妖怪的耸动话题,我只是抱著尽我所能招待来客的心意而已……」

    「这份心意当然很重要不用说,不过『能否制造出让妖怪感兴趣的新闻』也是做生意上不能忽略的关键喔,小姐。」

    叶鸟先生眯起了双眼,「匡啷」一声将汤匙放在吃得一乾二净的蕨饼小盘上。

    接著是一段短暂的沉默,他只是撑著下巴一味地注视著我的脸,随后嘟哝道:

    「史郎也真是个话题不断的家伙……」

    「……爷爷?」

    「明明是个人类却擅闯入隐世,跟大妖怪们杠上却能保住小命,最后还一跃成为隐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黑暗英雄──他的存在与所作所为,都充满故事性。现在的他是恶名传遍隐世的败类,也是留下众多逸闻的传奇人物。这么有趣的家伙,恐怕不会再有第二个了吧。」

    「……」

    我回想起之前大老板在妖都作出结婚宣言时,在场那些妖怪们有多慌张。我是能稍微认同他所说的,当时大家的反应确实非常激动。

    但是对于爷爷这样的人,叶鸟先生却用「有趣的家伙」来形容他。我想叶鸟先生的看法也许跟松叶大人很相似。

    「再说史郎他特别偏袒天神屋。虽然他跟大老板之间有过种种恩怨,不过那家伙深爱著你们这间旅馆,对折尾屋简直不屑一顾。」

    「的确……他还收藏著一张大家在天神屋门口拍的合照呢。」

    在祖父去世后,我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一张在天神屋拍的照片,上头映著祖父年轻时的身影。意思也就是说,他从那么久以前就频繁进出天神屋啰?

    「不过为什么偏偏是天神屋?明明说他跟大老板有许多过节,这又是怎么样的一段缘分?」

    「因为史郎跟大老板一直没有分出个高下。简单来说,他们是彼此永远的『可敬敌手』。」

    「分出高下?他们是经历过什么生死决斗吗?」

    「不……总之他们各方面都要争个胜负。史郎虽然是无敌的人类,不过遇上大老板却常常以打平收场,也因此大老板便成为妖怪们所景仰的英雄,史郎则是扮演红透隐世的大反派。那两人在当时的隐世可说是成对的存在,于各种骚动之中成为隐世的话题。」

    「成对的……存在……?」

    「是啊。多亏了史郎,天神屋的名声炒得可热的。这出好戏会走了味,都是因为折尾屋的大老板『乱丸』出现的关系。他对天神屋大老板抱有非比寻常的竞争意识。」

    「……」

    「哎呀……这一段故事就先别提啦,要讲的话讲不完。讲不完就算了,还又臭又长,糟透了。」

    叶鸟先生明明一脸津津乐道、看起来很想讲八卦的表情,却猛地伸手掩住了嘴巴,就此打住。看来这一段往事真的很不妙。

    故事在此告一段落,于是我去端了热茶过来。

    「这么一说,我曾听说银次先生是被大老板挖角,才从折尾屋来到天神屋的耶。」

    「喔喔,银次啊……他在我进入折尾屋前,就从那边跑来天神屋了。我跟银次曾经是战友,也曾经互相为敌呢~那家伙外表看起来善良,其实是只让人摸不透的狡猾老狐狸。」

    「可是银次先生他真的是个温柔善良的妖怪啊,帮了我好几次。」

    「哦~看来你完全信任他呢,真意外。」

    「……」

    这到底有什么好意外的?无法理解。

    叶鸟先生单手拿著茶杯,继续说下去。

    「在银次还身为折尾屋小老板的时期,经商手腕可是一流的,是个与大老板乱丸不分轩轾的人才,几乎成为了天神屋的威胁。而且他也是个非常严苛的家伙。」

    「咦……这一点才比较让我意外。」

    银次先生从以前就是能干的小老板,这点是能理解。

    但是「严苛的银次先生」,我实在想像不太出来啊。毕竟他是个那么温柔又稳重的绅士。

    「……不过呢,他长久以来对于折尾屋的经营方针一直有所不满吧。结果就离开了那边,转来你们天神屋工作。也许有一部分也是因为你们大老板的邀约吧……啊,这件事你可以问问银次本人啰,毕竟别人的私事我也不好多嘴。」

    「没想到遇到重要的关键部分,你倒是意外地守口如瓶呢。」

    还以为叶鸟先生是个没什么操守的聒噪男,结果口风这么紧。

    不过对于天神屋与折尾屋之间的关系,我总算渐渐有点眉目了。简单来说,并不是纯粹在生意上较量的竞争对手,而是有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情仇吧。

    银次先生当初听到「折尾屋」三个字时,为何会露出那么为难的表情,我现在似乎也有点能明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找到了!」

    这时,夕颜外头出现一个人影,直直指向我们并用高分贝的音量大喊。

    是天神屋的大掌柜,晓。

    不知怎地,晓看起来狼狈不堪。身为大掌柜,该打理得乾净俐落的发型也呈现一团蓬乱。

    「噢~这不是晓吗~」

    叶鸟先生的声音十分悠哉,反观晓则带著充满威迫感的表情,粗鲁地直闯入店里,二话不说就揪住叶鸟先生的衣领,企图把对方拖出夕颜外。

    「呃,欸欸欸,晓!你对前上司这样是什么意思……痛、痛痛痛!拖地了!脚跟都磨地啦!」

    「没什么意思。叶鸟先生,可以别对我们家大老板的未婚妻动手动脚吗?你现在可是敌对阵营的大掌柜耶!」

    晓把前上司狠狠摔往地上,站在我跟对方中间。

    叶鸟先生边揉著撞到的部位直喊「疼疼疼」,边仰头望向晓,露出了令人恼火的笑容。

    「哇,好可怕喔~晓。你就是长得这么恐怖,才害客人的小朋友嚎啕大哭呀。」

    「……现在不是讲那件事的时候!」

    「哇,吓死人了~噗呵呵。」

    叶鸟先生还是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摆出握拳掩口的少女姿势,连连喊著「好可怕喔」。

    实在让人满火大的。

    「晓,你把小朋友弄哭了喔?」

    「小姐你听我说,晓这个家伙啊,昨天看到你们大老板放在大厅的插花作品被小朋友弄坏了,就板著一张狰狞的面孔逼上前去,害得小朋友哭啦。尤其是最小的那个女孩子,吓得可惨了。」

    「是这样喔?」

    我仰头望向晓,发现他惨白著一张脸,狂冒冷汗。啊,原来是真的……

    「我、我只是询问客人有没有受伤而已……」

    「我就说~都怪你的脸太恐怖了嘛。当大掌柜的,有良好的第一印象最重要,你可是旅馆的『门面』耶~我讲过几次了,要常保笑容呀。噗呵呵呵。」

    「唔……」

    「晓从以前就是那副德性呢,长得一脸凶神恶煞,净把小客人吓哭,每次都是我负责去哄他们开心。毕竟我这双自豪的黑色羽翼超帅气,可受欢迎的呢~稍微抱著小朋友飞高高一下,就能让他们开心极了,没错没错。」

    晓对叶鸟先生的这番话有印象吗?

    晓的冷汗又流得更厉害。一度退却的他,不一会儿终于开口回嘴。

    「说够了没……好了,请离开吧!大老板有要事外出,你这样乱来我们很困扰的。」

    晓应该分明知道对方是在挑衅,但满腔怒火却依然被点燃了。现在他的躁怒程度即将要破表了吗?

    「夕颜的营业时间应该早就结束了,你这样为难我们的员工,我很伤脑筋。麻烦你快点回去自己的客房,乖乖地睡死!」

    「什么睡死,真过分啊……嗯,不过也是~在打烊后还麻烦小姐上工,这点是我不对呢。」

    叶鸟先生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站起身子并拍了拍那袭气派的深红色和服。

    「晓,我这次就看在你的面子上,老实地回房啰。啊,小姐,餐钱我放在这里。」

    「呃,好。」

    叶鸟先生从怀中掏出钱包,边斜眼望著猛瞪自己的晓发出轻笑声,边把超出餐费的金额放在桌面上。

    「啊,还没找钱。」

    「喔喔,不用啦。身上零钱太多我也嫌麻烦,再说还劳烦你打烊后招呼我。咖哩饭跟蕨饼都很美味喔,谢啦,小姐。」

    叶鸟先生在离开之际,转身给了我一个爽朗的笑容。

    随后他双手架在后脑杓,带著好心情哼著歌,消失于中庭的夜色之中。

    真是个奇怪的客人啊。此时的夏夜总算回归一片宁静。

    「……葵。」

    「嗯?」

    「你傻子吗?」

    「咦?」

    还以为终于安静下来了,结果我马上被晓臭骂。这是今天第二次被说傻了。

    晓用那双凶恶的眼神狠狠朝我瞪了过来。

    「那家伙可是来自敌对阵营耶!都不知道你这条小命何时何地会被他取走,这种危险关头,你还在那边开心地招呼他用餐啊!」

    「可、可是,他是以客人的身分上门来啊……而且我不怎么觉得折尾屋是敌人。」

    「没有什么可是!真是的,毫无防备也该有个极限吧……你对于自己身为大老板未婚妻这件事,真的缺乏足够的自觉。」

    晓大吼大叫,把我骂得狗血淋头。虽然以前也有被晓这样怒吼的经验,不过我还是被他的气势吓到,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说什么「身为大老板未婚妻的自觉」,我本来就没有那种东西吧……

    不,在晓彻底气炸的此刻,这句话还是先藏在心里吧。

    「再说叶鸟先生那家伙吊儿郎当的,男女关系又很乱,真的跟史郎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头开始痛起来了。」

    「欸,你还好吧?」

    晓用手压著额头,看起来真的头痛欲裂。

    「可是,叶鸟先生给了我很棒的建议耶。他虽然看起来很轻浮,但其实颇精明能干的。」

    「……我知道,这种事我比谁都还清楚。」

    「……」

    「那个人虽然那副德性,但是在顾客心中的形象非常好。他是一位能让客人留下深刻印象、备受喜爱的大掌柜。」

    晓低声呢喃著,我几乎快听不见他的声音。

    他紧紧皱著眉头的表情虽然一如往常,但此刻似乎还多了一些更复杂的情绪,又有点像闹别扭的小孩子在赌气。

    果然晓心里还是十分在意那位身为前任大掌柜的叶鸟先生吧。

    站上大掌柜工作岗位时的晓,也总是戴上笑容的面具接客,我想那正是拜叶鸟先生的指导所赐吧。

    「晓……你要吃顿饭再走吗?」

    于是,我开口问他要不要吃饭。

    能让我走进对方内心的方法,果然只有这个了。

    「啥?吃饭?」

    「反正我看你也饿著肚子吧?我可是很清楚的喔,你就是太过拚命了,在工作搞定之前一定不会吃饭。」

    「……」

    「咖哩饭还有剩一点,如何?」

    「咖哩饭?在这热死人的天气吃咖哩?」

    晓也跟叶鸟先生一样,露出诧异的表情反问我。

    「哎呀,夏天吃咖哩才能振奋精神啊。」

    「你……应该不是打算用食物堵住我的嘴,好岔开话题吧。」

    「呃,哪有……哈哈。」

    晓真了解我呢。刚才我也许确实有点缺乏防人之心了。

    不过跟叶鸟先生聊过之后,我也得到很多新的体会,还得知了在我尚未存在的过往时代,天神屋是什么模样、爷爷是什么模样、大老板是什么模样,银次先生又是什么模样。

    「不过话说回来,我说晓啊,你为什么一身破破烂烂的?」

    「还不是那群小鬼头害的。他们不知怎地把我当成坏蛋,拿著用纸折成的刀朝我砍了过来。要阻止他们胡闹真是费了我好大力气,今天累死了。」

    「呃,这样啊。」

    实在很像活蹦乱跳的小孩子会做的恶作剧。

    我盛了一大碗夏季蔬菜咖哩饭,上头摆了南瓜可乐饼与剩下的炸鸡块。

    晓应该很饿吧?虽然嘴上念了我一顿,他还是大口大口全吃光了。

    「啊~累死了~葵,帮我做点什么吃的。今天我想吃牛丼,还要放温泉蛋。」

    「小葵~我饿啦~我想吃面类。」

    「葵小姐,辛苦您了。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扰……话说今天有什么料理呢?我实在饿坏了……啊,请问咖哩饭还有剩吗?」

    上门的分别是阿凉、春日以及银次先生。

    「知道了、知道了。阿凉要牛丼加温泉蛋是吧。春日则吃萝卜泥荞麦面,配鸡胸肉与小黄瓜好吗?啊,银次先生,咖哩饭我有保留你的份,别担心。」

    一如往常的深夜时分,下班后的天神屋妖怪们,今天也一样三三两两来到夕颜找我蹭饭。 

当前网址:http://www.foxvale.org/wuji5/22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