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妖怪旅馆营业中 天神屋的温泉馒头

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

恒行娱乐:时间来到隔天上午。 我使用天地下所协助开发的纸模,以及地下工厂内的地狱釜锅,再次蒸了鸡蛋与起司口味的地狱馒头。 小小的纸杯里装着蒸好出炉的馒头,光滑的表面加上圆滚滚

   时间来到隔天上午。

    我使用天地下所协助开发的纸模,以及地下工厂内的地狱釜锅,再次蒸了鸡蛋与起司口味的地狱馒头。

    小小的纸杯里装着蒸好出炉的馒头,光滑的表面加上圆滚滚的造型相当可爱。

    纸模本身的强度也完全没问题,重点是吃起来比装在茶碗蒸杯里来得方便多了。

    我与春日将地狱馒头摆入竹篮里,即刻出发前往白夜先生的所在地──本馆的会计部。

    然而在伸手敲门的前一刻,春日似乎临阵退缩了。她拉着我的袖子,狸猫尾巴不停发抖。

    「小葵,我好怕,这里是我不想进去的一个地方。」

    「事、事到如今还说这些!春日,没问题的啦,我之前也来这里体验过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经验,现在还是活得好好的呀。不会死人的。」

    在前方等待的结果究竟是生是死?此刻我们敲响门扉,静静踏入其中。

    「打、打扰了……」

    咖答咖答……咖答咖答……

    啪嚓啪擦……啪擦啪擦……

    会计部四周被纯白的墙面与无数的高柱包围,架高的榻榻米空间并列其中。负责会计与出纳的职员们被数量庞大的卷轴所包围,正动笔书写并且拨着算盘。

    其中也有一些人负责操作外观类似电脑的隐世机械,看起来一副菁英分子的模样,正目露凶光猛盯着萤幕。

    在场所有员工此时都迅速往我们这里瞥了一眼,随后又继续投入原本的作业。真是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

    这里的气氛果然与其他部门大不相同啊……

    「别呆站在那里了,你们过来。」

    一道冷淡的声音从最深处的那张办公桌传了过来,桌面上堆着如天高的卷轴山。

    从堆积如山的文件里迅速站起来露面的身影,穿着长版的白色外褂。他正是天神屋内的会计长白夜先生,负责掌管出纳、会计与财务等所有牵扯到钱的事务。

    「详情我已经听小老板与砂乐博士说了,天神屋的新款馒头似乎完成了是吧。」

    「算、算是完成吗……是想请你先试吃看看……」

    「哼,一副毫无信心的样子。也罢,总之先过来吧。」

    我们在白夜先生的引导下,被带往一间地板架高的榻榻米小厅。

    这里就是之前我跟银次先生一起为了夕颜的经营状况而被教训的地方,对我来说是充满阴影之处。

    我全身直打颤。怎么办,如果被他嫌难吃、卖不出去、甚至被退件的话……

    「嗯哼。做得很不错啊,这种口感应该很受隐世妖怪的喜爱吧。」

    「咦?」

    然而白夜先生的反应却出乎预料地好,我跟春日都愣住了。

    他分别品尝完两种口味的地狱馒头后,便拿起担任会计长助理,一身秘书造型的眼镜美人千鹤小姐所端来的茶,优雅地啜饮。

    「本来以为是现世风格的馒头,不过口味却很纯朴,跟绿茶也很搭。原本还担心最后的成品造型与口味会不会太具个人风格而难以量产,不过……看来你似乎也有考量到这方面呢。」

    「嗯嗯,这部分我在构思时当然有留意过。毕竟土产不是由我手工制作,我想应该要选择方便工厂量产,并能够维持稳定品质与风味的款式比较好。」

    「是呀。土产追求的并不是由特定的职人造就出独特美味的顶级甜品,而应该具有亲和的价格与口味,却有着令人上瘾的美味,同时又要不着痕迹地增添一些新意。要在其中取得平衡并不容易,所以要推出人气特产是相当艰难的任务。」

    白夜先生从怀里掏出惯用的算盘,开始打了起来。

    看来他手边似乎有银次先生所提交的资料,正以上面所记载的材料与做法来推估出大概的单价。

    「一盒十五入,两种口味的价格就同样设定在一千莲吧。」

    「咦,两款定价一样没问题吗?起司口味的材料费比鸡蛋还高耶。」

    「的确是这样没错,毕竟奶油起司这东西需要从北方大地的酪农牧场那边进货,产量也不多,目前还是奢侈品。虽然成本价有差距,不过我希望能先不计成本地尽量强推。选用北方大地所产的起司这一点,我想应该要大力宣传。」

    白夜先生设定好价格之后快速地记录在不知道什么文件上,他边动笔边将视线移往乖乖坐在我旁边的春日身上。春日很明显地挺直了背杆。

    「春日,你即将嫁去的地区所拥有最强武器,就是酪农业。」

    春日明白了对方在说北方大地之后,便立刻换上严肃的神情。

    「但是北方大地有着根深蒂固的旧习与民情,有轻视商人的倾向。也因此,就算拥有优秀的特产也缺乏推动销售的力量。」

    「是,我听说经济层面上也有一些难处。」

    「你所命名的这个地狱馒头,如果能成为一个机会,帮助你未来的夫家推广当地特产的话就好了。」

    白夜先生的口吻就像是把这当成了天神屋为春日所准备的一项嫁妆。

    的确,很多时候最重要的契机总是来自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我一路以来已数度深刻体会这个道理。

    此时此刻即将诞生的温泉馒头──「地狱馒头」。

    我希望这对于春日而言,并不是一段成为过去的回忆,也不是为天神屋留下的饯别礼,而是让未来的她受惠的一份重要财产。

    「话说回来,春日。我听说你意外饱读诗书,令我相当敬佩。这本就让你带走吧。《隐世的光明与黑暗.北篇》──是我的爱书,妖贝出版的首刷版。」

    白夜先生从怀里取出了一本书,递给了春日。

    「啊,这本……我已经看过好几十遍了。」

    「……」

    春日真是的,刚才明明还对白夜先生敬畏三分,这种关键时刻却如此直白……

    白夜先生干咳了几声之后,一脸若无其事地看着我说:「那就赏给你吧。」然后硬是把书塞给我。

    咦咦咦!什么啦,我才不想要……

    「那不然就把会计室特制的招财猫存钱筒送你吧,春日,是管子猫造型。」

    「哇,这个礼物好多了。好可爱~~」

    存钱筒上的招财猫抱着一枚印有天神屋家纹的金币,相当讨喜。春日紧紧地抱着从白夜先生那收到的礼物,看起来似乎很开心。

    咦咦咦!我也比较想要存钱筒。

    「好了,那么接下来就只剩下大老板点头答应,就能进行商品化了。我这边已经把资金相关的文件整理好了,你带着过去,赶紧让大老板尝尝这馒头。」

    「咦,有必要拿去给大老板试吃吗?」

    「你说这什么蠢话!没有大老板的首肯,怎么能擅自推出天神屋的新款馒头这种焦点商品。好了,快点动身出发!」

    「啊好痛!疼疼疼!」

    白夜先生用随身携带的折扇拍打我,赶我离开现场。

    「春日你留下来,我有些事要说。」

    「咦~~」

    「咦什么咦,蠢姑娘。」

    啊啊……

    春日一个人留在原地,而我被赶出了会计部。

    怀里还揣着地狱馒头及白夜先生送我的厚重书本,其实不太想要。

    昨天才深入天神屋的地底之下,今天又要跑到最顶楼去。

    我忙碌地四处奔走,就为了区区一样土产。

    「喂,葵。现在还没到上工时间,你在赶什么?」

    晓发现了通过柜台旁的我,于是把我喊住。同时阿凉也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直问我:「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这些家伙眼睛真利。

    「你们出现得正好,这个也分给你们吧。」

    我随便地各扔了一颗地狱馒头给他们。

    「这是天神屋新土产的候选方案,名叫『地狱馒头』。我已经请砂乐博士还有白夜先生试过味道,最后就等大老板点头了。我现在正要过去找他。」

    「……」

    「嗯?为什么一脸吃惊?」

    阿凉和晓看向彼此,然后大口咬下地狱馒头。

    「哎呀,没想到你已经彻底具备天神屋员工该有的样子了呢,嗯嗯嗯……」

    「就连那个砂乐博士跟白夜先生也……嗯嗯嗯……」

    他们俩嘴里一边咀嚼着,又同时伸出了手打算拿第二颗,结果被我狠狠拍掉。要是连大老板的份都被吃光,那还得了。

    「啊,对了,阿凉。」

    在离去之际,我突然想起了某件事而喊住阿凉。

    「你好像跟春日吵架了是吧?她待在这里的日子也没多久了,你这是在干什么呀?春日她一直耿耿于怀喔。」

    「哼!这件事跟你无关吧,葵。」

    阿凉脸上的表情立刻转为不爽,盘起手臂将脸撇往一旁,心情似乎很差。

    看隔壁的晓一脸不明所以地问着:「啊?」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呃,那个大老板……」

    我前往最高楼层的办公室,在拉门前呼唤了大老板,里头却没有任何回应。

    「大老板,不在吗?」

    我稍微拉开纸拉门窥探里头,发现邻接缘廊那侧的拉门敞开着,能看见晴朗的蓝天。但是依然不见大老板的踪影。

    「啊!」

    一阵强风刮了过来,原本摆放在办公室内的纸堆随之纷飞,我便急急忙忙进入室内,试图捡回四散的纸张。

    「啊啊!要飞去外头了!」

    我慌张地冲往缘廊,用食指与中指快狠准地夹住差点远走高飞的一张纸。

    「好、好险……」

    然而我这才发现自己站在缘廊的最边缘。往正下方一看,我开始浑身颤抖。没错,这里是天神屋的顶楼。

    从这里掉下去……必死无疑……我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奇怪?」

    往缘廊深处一看,我发现那里摆了一把通往上方的梯子。

    「难不成大老板爬上那个,跑去上头了……」

    我再次返回室内,将回收的纸张堆回桌上并压上重石,以免又被风吹走。

    接着我又走到了缘廊,单手挽着竹篮的提把,小心翼翼地踩上梯子。

    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往下看。但还是好害怕……

    「呃啊!」

    就在下一秒,一只粗暴的大乌鸦飞了过来,朝我的头猛啄了好几下,就像在阻止我爬上去一样,看来似乎是对我头上的发簪所反射的光芒有所反应。

    就算我想伸手驱赶它也没办法,光是要扒住梯子就已经分身乏术了。

    「痛痛痛!痛痛痛……住手啦,我要从梯子上摔下去了!」

    「葵,把手伸过来!」

    「?」

    一只手从我的正上方伸了下来……

    我不假思索地握了上去。那只强而有力的手就这样拉着我,让我勉强爬完梯子,同时那只乌鸦也莫名放弃攻击我了。不,与其说放弃,比较像是突然跟丢了我一样……

    它在空中盘旋巡视着,而我明明就在正下方。

    「葵,没事吧?那只臭乌鸦,最近老是在一带撒野……」

    我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看见了那张我再熟悉不过的脸。某个鬼男的脸。

    「大老板……」

    「嗯?怎么了?」

    大老板一脸呆呆的表情,不过,他果然在这里啊。

    他抚摸着我被乌鸦啄得凌乱的发丝。

    「听见你的尖叫声,让我吓了一跳。」

    「呃,是喔!因为刚才我差点脚一滑,从梯子上掉下去,快吓死了!」

    「别担心,掉下去也罢,我绝对会去救你的。」

    「真好啊,身为妖怪能一派轻松地打包票。」

    我向大老板说明了一路上的经过,同时也平复了刚才紧张的情绪。

    然后总算才注意到四周的景色。

    「这里是?」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里是一座西式风格的空中庭园。

    眼前的光景与天神屋的气氛完全兜不起来,简直就像误入截然不同的异度空间。

    而且这里不像新搭建的,反倒充满一股老旧的气息,仿佛自古存在于此。

    「这里是办公室的正上方没错吧?所以是顶楼庭园?可是在空中飞船上眺望时,完全没看过这地方。」

    这里还种植了高耸的树木,从上方俯瞰时应该很明显才对。

    大老板环顾这个绿意盎然的空间。

    「这里是秘密花园,从外面是无法进入的。毕竟这里实际上是阁楼。」

    「阁楼?」

    「是曾经担任天神屋女老板的黄金童子大人过去所住的地方。」

    那位黄金童子……住在这?

    说到这才想起来,被黄金童子拿走的天狗圆扇依然下落不明呢。

    不知道那个金发的座敷童子现在在哪里?

    「大老板在这里做什么?」

    「我正在采花,想说制成押花书签送给喜欢看书的春日。」

    「咦,原来你还有这种风雅的嗜好喔。」

    感觉很让人意外,不过想象那画面又好像挺美的。

    但今天大老板的穿着简直像哪来的农民。

    「以采花来说,这身打扮还真充满乡土气息耶,还拿着锄头。」

    「喔喔,因为我顺便在整理自己的菜园,基于兴趣而打造的。」

    大老板往旁边一指。

    的确有块四方形的菜园座落在这座高雅庄严的庭园一隅,完完全全解释了「突兀」两个字的意思。上头还插着一根立牌,写着「我的菜园」。

    根据大老板充满热忱的说明,这里土质良好,栽种出来的植物跟农作物与下头的不太一样。所以在黄金童子大人离开后,大老板便擅自开辟了一片小小的菜园。

    「大老板,你真的是鬼没错吗?」

    「千真万确,冷酷强大又帅气的鬼。」

    「拥有一座『我的菜园』,摆出再怎么神气的表情还是帅不起来啦。」

    眼前的鬼男跟平常一样充满吐槽点。我只能用无奈的口吻如此回答,并且叹了口气。

    「欸大老板,我做了新版本的天神屋温泉馒头喔。已经去找白夜先生讨论完定价了。」

    「哦?已经通过白夜那关啦?竟然不是银次而是你成功了,真令我佩服。」

    「嗯……不过中间历经了许多就是了。」

    我先从竹篮里拿出白夜先生交付的文件,递给大老板。

    他一边看着文件,一边颇感兴趣似地说了声:「嗯?」

    「我也能吃吃看这馒头吗?」

    「我不就是为此而来的吗?」

    我把竹篮高高拎了起来,用冷淡的语气说。然而大老板则回我:「那过来这边吧。」接着轻快地引领我前往某个地方。

    越往前进,一阵流水声也越来越明显。

    我们来到盛开着黄色与橙色野玫瑰的宁静广场,中央有一块由砖瓦所打造的圆形平台,伫立于正中间的正是一座气派的大理石喷水池。

    老旧喷水池带着古典的年代感,相当融入这片庭园景色。

    「哇,好像贵族居住的洋馆里会有的喷水池喔。」

    「其实这里也有洋馆。」

    「咦?」

    大老板探头望向喷水池的水面,伸出手指着某一个点。

    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黑色蝴蝶翩翩飞舞而下,停在水面上。

    「你盯着我指的地方看看,就是那只黑色蝴蝶所停留的位置。」

    「嗯?」

    我凝视着他所指示的位置。

    黑色蝴蝶突然再次起舞,水面因此泛起了涟漪。待再次恢复平静时,底下缓缓冒出了东西,水面上竟然倒映着一栋气派的西式建筑。

    我不由自主环顾了四周,但是这座庭园里根本没有那种洋馆。

    「很神奇吧?明明有倒影却不存在的建筑物。不,并非不存在,而是我们不得其门而入。那是黄金童子大人的私宅──『据说』是存在于天神屋里的最大一个谜……」

    「……」

    咦,这该不会是什么鬼故事吧?

    在这一片寂静的庭园里,我感受到一股寒意窜上了我的背脊。

    「这应该不是妖怪世界的老牌旅馆中见怪不怪的怪谈故事吧?」

    「啊哈哈!不用这么害怕。来,在这里坐下。我们进入正题吧。」

    我们在喷水池畔比邻而坐。

    「那就让我试吃看看你的新商品吧。」

    「唔,搞得这么正式让我有点紧张……」

    虽然目前为止幸运获得干部群的一致好评,但要是大老板嫌难吃,这地狱馒头也只能胎死腹中了。

    大老板不顾我的担忧,顺手就拿起一颗地狱馒头,仔细端详着外观后露出微微的难色,才送入口中。

    「噢噢……令人惊艳的新口感呢。」

    「果然入口的口感最具有震撼力呢。」

    从大老板的反应,也能看出这湿润柔软又具有弹性的口感,可望成为地狱馒头的最大卖点。在现世也是一样的道理,记得每隔一阵子就会推出以口感为卖点的点心。例如Q弹有劲的甜甜圈与米粉蒸糕,或是半生不熟的软嫩系甜点。

    「隐世这里平常就会吃到麻糬跟糯米团子,所以大多数的妖怪应该都会喜爱这种有弹性的口感。但是这跟麻糬或一般甜馒头又有些不一样,的确可以理解白夜为何在文件上写着『值得期待』了。」

    「咦……」

    「好了,别一脸惨白嘛。或许这样给你很大的压力,不过也代表这商品有上市的价值。不过若要我给个建议的话呢,就是……」

    大老板又拿起一颗地狱馒头,用手指着光滑的表面。

    「总觉得这单调的外表不太起眼,虽然馒头都长得大同小异,不过想要加点特色进去。」

    「这……的确没错呢。」

    「在这外皮加个烙印如何?比如说要是能设计个地狱馒头专属的图案,通用在包装纸与广告宣传上就太好了。」

    「啊啊,这点子也许不错!不过这方面就不是我的强项了。」

    「别担心,这是天地下开发部门最擅长的领域了,交给他们没问题。我也会尽力进行业务推广的。」

    「……」

    这代表我所创造出的商品,正受到期待吗?

    大家愿意给予我信任与可靠的协助,让我很开心。

    现在的我,立场已与初来此地时完全不同了,这转变究竟是为什么?

    天神屋的温泉馒头──正如白夜先生所说,是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关键商品。然而却交给我负责。

    「葵也许自己还没发觉到吧,不过天神屋的大家已认同你的实力。」

    大老板凝视着我,对我说下去。

    「这份信赖是你自己努力争取来的。从现世来到这里的年轻小姑娘,并不是也不可能光凭借着侥幸与身为大老板未婚妻的立场,就能赢得这样的回报。至少干部们全都好好把你的努力看在眼里,祈祷你的成功。不过……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有任何人嘲笑你的。」

    「……」

    一切都逃不过他的双眼──无论是我内心的不安,还是我所渴望的鼓励。

    「我啊,真的认为现在的葵相当耀眼。就算没有我,你依然能散发光彩。」

    然而唯独他的这句话,让我微微感受到一股恐惧的寒意。

    正因为我从来摸不透他的心思,所以才觉得这一字一句里隐含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于是我不由自主地大声否定:「不是这样的!」

    「因为,我现在会在这里……得以留在这里,全是因为无论遇到什么难关,都有银次先生和大老板你一前一后支持着我。」

    明明身为被绑过来的担保品却说出这种话,也许哪里怪怪的。不过他们是我的支柱这一点,绝对是千真万确。

    「不过呢,要是大老板没把我抓来这里,我现在应该可以当个悠哉大学生就是了。」

    「啊哈哈,被抱怨了呢……葵,你会怨恨我吗?」

    大老板虽然仍微笑着,却好像有所顾虑。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这么正式问我这种问题吧?

    「虽然也曾怨叹过这样的命运也太扯,不过……最近或许也觉得不糟啰。我并不是就此把现世抛诸脑后了,只是如果我生活在现世,想必会是孤身一人吧,无论哪方面。像我这种『看得见』的人类,在原本的世界是得不到任何人谅解的。」

    「现在不会寂寞了吗?」

    「对呀,这里的生活热闹又紧凑,根本没空去想什么寂不寂寞了。毕竟再怎么说,我也喜欢上了天神屋里的大家。」

    「我能明白。对我而言,天神屋也是我重要的栖身之处。如果这里没了我的一席之地,那我也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

    大老板?

    「话说回来,葵,你所喜欢的『天神屋里的大家』,有包含我在内吗?」

    「什么?咦?」

    总觉得有点难为情,于是我吃起了起司口味的地狱馒头,掩饰这份害臊感。

    我边咀嚼着,边轻描淡写地回答:「算是啰。」

    大老板将手放在嘴边轻轻笑着,到底哪里好笑了。

    然而……

    「我说葵呀。」

    风向突然之间一转。

    干爽的秋风伴随着一股宁静,轻拂我的脸颊。

    大老板一脸严肃的神情,凝望着秋风所吹往的方向。不一会儿他又转身面向我,触摸着我的脸颊。

    一只黑色蝴蝶无声无息地穿过了我们面前。

    大老板放低了音量,就像要开始说悄悄话一样。

    「葵,你要好好记住这地方。」

    「这地方……是指这座庭园?」

    「没错。我刚刚说过吧?这里绝对不会被外面的人发现。这座庭园是有生命的,能区分出天神屋的人与外人,而这里也包含了天神屋所有的历史……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因缘之地,你………」

    我?

    大老板的脸色似乎很沉重,他用那双红色的瞳眸静静地往下看着我。

    他并没有接下去说完,而是出其不意地往我的脸凑近。

    「?」

    吓了一跳的我不由自主闭紧眼睛并耸起肩膀,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剧烈的心跳开始抢拍,难道,难道他……

    「?」

    然而,我所预想的状况完全没有发生。

    睁开双眼,发现大老板早已经走下了喷水池的平台。

    「啊……」

    我的双颊因为自己的会错意而瞬间发烫,大老板对这副模样的我投以轻笑,好久没看见那个鬼男露出那张充满坏心眼的微笑。

    「你……你故意闹我的对吧!」

    「呵呵,不用如此警戒。我不会随便碰你的。」

    「可、可是,你之前明明抱……就是那个,抱紧了我不是吗!在南方大地那次也……也亲了我的……额头。」

    自己说出口都觉得难为情,我伸手摸着额头,就这样低下脸庞。

    「那一次……很抱歉,擅自出手了。」

    「……」

    大老板为什么要道歉?

    「但是,葵,虽然我说过愿意永远等待你,不过有时仍按捺不住想主动靠近你的冲动。我也会有无法克制念头的时候……我是鬼,本性残酷又忠于欲望的生物。」

    大老板如此说完便转身背对我,不发一语地伫立在原地好一阵子。

    鬼──的确,有时他会散发出原本应有的冷酷。

    但是他从不曾试图依靠蛮力让我服从,也不曾强逼我。

    我只不过是一个人类女子,要让我屈服于他应该易如反掌才对。

    大老板过了一会儿再次转过身来,脸上的苦笑带着隐隐的悲伤。

    「希望你别讨厌这样的我,葵。」

    一阵秋风从他的身后吹了过来,迎面拂过了我的刘海后缓缓远去。

    别讨厌你?

    为什么要说这些?只会让我的心更加一团乱。

    我被这个难以捉摸,无法掌握的鬼玩弄于股掌之中。

    「那个,大老……」

    「好!那么我们赶紧去『我的菜园』采收作物吧。现在正值茄子、地瓜、芜菁跟南瓜的采收期呢。」

    「等一下,大老板,你明明讨厌吃南瓜却种在这里?」

    我又发现了彻底破坏这种气氛的吐槽点,我也忍不住一如往常地吐槽。

    「单就种植来说,我是很喜欢这种蔬菜的啊,收成之后我就送给感觉有需要的人。」

    「咦咦!咦咦!那送我,然后我会拿来做成料理,帮你克服偏食。」

    「咦?」

    「你应该不会说你不吃自己种出来的南瓜这种话吧?」

    「呃,葵,你的眼神闪着好可怕的光芒,就像鬼一样。」

    「听好了,大老板。秋日祭那天晚上打烊后过来夕颜一趟喔,一言为定。」

    最后又像这样,回归一如往常的对话。

    接着,我和大老板就在他的菜园里采收蔬菜,度过一段和平的园艺时间。

    然而这段平静的时光与这样的他,我并不讨厌。 

当前网址:http://www.foxvale.org/wuji5/224.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