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妖怪旅馆营业中-狸猫姑娘出嫁

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

恒行娱乐:事情就发生在休馆日结束后的那天早上。 今天即将于夕颜闪亮登场的新菜单,就是以极赤牛的牛腱肉所炖煮而成的红酒牛肉。 我昨天就先把牛腱肉泡进红酒内腌渍,也做好了多蜜酱(

  事情就发生在休馆日结束后的那天早上。

    今天即将于夕颜闪亮登场的新菜单,就是以极赤牛的牛腱肉所炖煮而成的红酒牛肉。

    我昨天就先把牛腱肉泡进红酒内腌渍,也做好了多蜜酱(注:多蜜酱(Demi-glace sauce) 即法式牛肉烩酱,一般以牛骨与牛肉加上蔬菜熬煮而成。),完成一切前置作业。

    由于手边有之前自制的番茄酱跟蚝油,所以便拿来运用,成功煮出了多蜜酱。对了,银次先生割爱给我的秘藏红酒也是这次的一大功臣……

    「刚收到极赤牛时,我就决定要做红酒炖牛肉了。」

    折尾屋大方地送了各部位的极赤牛肉过来,分量十分多。

    由于不是能一次用完的量,所以其中大部分都拿去冷冻了。不过这牛腱肉我早就计划好要用来做红酒炖牛肉。

    事不宜迟,我马上取出泡在红酒内的牛腱肉,放在平底锅中煎烤。

    等两面确实煎熟之后,将先前用来腌肉的红酒倒入锅内,并加上月桂叶炖煮。啊啊,这股充满果香的红酒气味,让已经长住隐世的我非常怀念。

    在炖煮红酒牛肉的这段时间,我先把要加入的其他蔬菜配料切好。有洋葱、红萝卜,以及属于秋天的滋味──鸿喜菇。

    另外用一只锅子将大量蔬菜炒过,再把刚才炖煮的牛肉连同酱汁与月桂叶一同倒进来,加水后继续小火慢炖。慢慢炖,慢慢炖……可以的话想炖个一小时以上。

    「还有……汉堡排,得来制作汉堡排的肉馅了。」

    今天推出的新菜单不只有红酒炖牛肉,还有另一道汉堡排。

    一部分是因为想陆续消耗剩下的极赤牛,另一部分是因为难得做了多蜜酱,所以也想在夕颜供应西餐风格的汉堡排。

    我马上开始着手制作极赤牛绞肉的汉堡排肉馅。

    这次不添加洋葱丁,使用纯肉馅加上帮助成形的黏料──面包粉、牛奶──洒上胡椒与盐之后搅拌均匀,再将肉馅塑形成偏小的圆饼状。

    嗯,使用高级品牌牛做出百分之百纯肉馅的汉堡排,实在太奢侈了……

    反正是免费入手的食材,应该能以便宜的价格提供给客人,真想尽量让多一点妖怪尝尝这道经典的日式西餐呀。

    「葵!不好啦不好啦!」

    此时冲进夕颜店里的,是阿凉。

    这角色不是一直由春日担任的吗?怎么是阿凉?

    原本还以为她是肚子饿了,结果似乎不然。阿凉一脸惨白。

    「听说春日她……春日她要离开天神屋了!」

    「咦?」

    极度慌张的她带来一个令人措手不及的消息。

    起初我完全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能连连眨眼。

    现场只剩锅里咕嘟咕嘟的炖煮声……

    「这、这是怎么回事?咦,春日要离开?意思是辞掉女服务员的工作,离开这间旅馆?」

    「没错!她要辞职了,现在正在跟大老板谈话!」

    「怎……」

    怎么会?休馆前一天晚上明明才一起举办了姐妹聚会,吃了鰤鱼涮涮锅,还开心地谈天说地,吵吵闹闹了一晚不是吗?

    「春日、春日她……听说要出嫁了。」

    「出嫁?春日她……那个春日要嫁为人妻了?」

    「一直以来她从未提起自己的出身背景,其实是个身世显赫的千金大小姐啊。」

    讲到千金大小姐就让我想起以前在折尾屋时遇见的淀子小姐,指的就是那种有钱人家里的大小姐没错吧?

    「春日、春日她……原来是宫中右大臣──大狸家康公的么女啊!」

    「咦咦?」

    呃……虽然先惊讶了一番,但其实我还意会不过来那位大臣有多伟大。

    简单来说,就是她有个在隐世中地位崇高的爸爸啰?

    阿凉喊着:「啊啊真是的!好啦,你跟我过来!」便打算拉着我往本馆去。

    「小、小爱!锅子里正在炖料理,帮我顾着!要是感觉快煮焦了就帮我搅一搅!」

    「明白了,葵大人。」

    小爱从坠子里轻巧地现身而出,化为黑发的鬼女小姑娘。

    她穿上员工专用半身围裙后,帮我照顾那重要的一锅。

    急忙抵达本馆之后,发现馆内员工们已经为此话题展开热烈讨论。

    「真没想到那姑娘会是右大臣的千金耶。」

    「为什么要来天神屋当服务员啊?」

    四处传来妖怪们交头接耳的私语,全都对此事感到非常惊讶。

    「这件事当然任谁听了都会惊讶啊,右大臣可是不用把八叶放在眼里的尊贵身份。毫不知情的我,以前还没事就叫她去跑腿又狠狠训她耶,之后会不会被清算啊……」

    如此担心的不只阿凉一个。

    掌管柜台的晓现在也坐立不安地狂流冷汗,似乎跟阿凉想到一样的事。

    「啊,对了。」

    我心想不如去问问跟春日是亲戚关系的门房领班千秋先生,但他不在接待大厅。门房负责的工作是整理客人脱下的草鞋或木屐,并帮忙把客人行李送进房内等等,平时在旅馆开门营业前就在大厅待命了。

    我曾看过他叫负责打杂的小鬼们排排站好,进行点名的画面……

    「欸欸晓,千秋先生人呢?」

    「喔喔……他跟春日一起在大老板办公室内。话说原来千秋先生也是右大臣的弟弟啊,早知道就该对他礼貌点了……」

    晓对于已无法挽回的事实感到懊悔,正遥望着远方。

    确认之下我才知道,春日跟千秋先生原来是出身自西北大地的八叶──文门狸一族。

    担任八叶职位的,是隐世第一学府「文门大学院」的院长,而千秋先生与春日分别是这号人物的儿子与孙女。

    顺带一提,千秋先生的哥哥──也就是春日的父亲,正是刚才阿凉与晓所提到的右大臣。

    西北大地是学术之都,坐拥名门学院、大医院、研究设施与大图书馆,出了许多才能出众的学者、医生与政府官员。这个地区的主力并非商业,而是在政治面上培养势力,因此在八叶之中的立场也相当特殊。

    既然如此,那千秋先生跟春日何必来天神屋工作?

    而事到如今又为何要离开……

    「我去大老板那里一趟!」

    「等一下,葵!我也要!」

    我跟阿凉慌慌张张地爬上柜台区的中央阶梯。

    「啊!喂!你们两个!别去妨碍大老板……不,我也要去!」

    结果晓也跟了上来。我们三个一同朝着位于最高楼层的大老板专属办公室前进。

    「啊……」

    小老板银次先生正盘着双臂站在办公室外。

    他看见我们之后,脸上的表情仿佛写着「你们果然还是跑来啦」。

    「各位,这样不行的。待会儿就要上工啰。」

    「可、可是,银次先生……」

    「我能明白各位的心情,但是……咦?啊!」

    我们根本不顾银次先生说什么,将耳朵贴在纸拉门的缝隙上,试图偷听房里的对话。

    「春日,你真的心意已决了吗?」

    「是的,我打算辞掉天神屋的工作,嫁给北方大地冰里城的城主。」

    大老板的态度似乎跟平常没两样,然而春日却像是完全变了个人,声音听起来成熟又稳重。而且,原来要嫁人的事情是真的。

    「千秋,你认同这件事吗?」

    「是的,大老板。这桩婚事能保证我们西北大地会支持处于动荡不安的北方大地,我想这样一来,也能多少平定那边纷乱的局势。」

    「这样啊……」

    正当我想仔细把千秋先生与大老板的对话听个清楚时,阿凉突然像抓狂似地大喊:「冰里城?」

    「阿、阿凉你太大声啦!」

    「可是,她说到北方大地的冰里城城主耶!」

    「阿凉你安静点!」

    我跟晓企图捂住阿凉的嘴,结果纸拉门突然打了开来。原本像串丸子一样三颗头叠成一列的我们,就这样跌进办公室。

    「你们几个……」

    「呃,大老板……」

    他用那双惊愕的红色瞳眸俯视着我们三个,我们露出僵硬的笑容,试图蒙混过去。

    「小葵、阿凉小姐,还有大掌柜。」

    「哈哈……大家都跑来了啊……」

    我们依旧用僵硬的表情,对春日跟千秋先生亲切地一笑。

    「欸,春日,你说要嫁给冰里城城主,是当真的吗?」

    「阿凉小姐……嗯,事情就是这样。」

    「可是,那边的城主不是年纪一大把了,还是个卧病在床的老糊涂吗!你打算嫁给那个没剩多少日子的老家伙吗?」

    阿凉意外地很清楚那边的局势,她老家好像就是北方大地来着?

    也许正因如此,她才露出了五味杂陈的表情。

    「不,阿凉,北方大地的八叶即将要换人了。」

    「咦?」

    「长年以来担任北方大地八叶的冰里城大长老即将退位,接任的是大长老的么孙,也就是冰人族的少爷──清殿下,他就是春日即将成亲的对象。」

    「……」

    不意外地,我并不认识那个少爷是何方神圣,但是就连对北方大地似乎了若指掌的阿凉也歪头不解,还有晓也一脸呆愣。

    只有静静站在我们身后的银次先生,露出好像能理解的表情。

    「欸,我……」

    春日突然站起身走了过来,面对还倒在办公室门口的我们。

    抬头仰望的我瞬间感到落寞,因为此时春日的神情非常成熟,仿佛不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开朗又天真的她。

    难道春日她,其实心里并不认同这场婚姻?

    但是基于自己的立场,只能选择接受?

    「一看见这群人的脸,总觉得肚子饿了起来。大老板,我可以先吃点东西吗?我从昨天就没吃过一口饭呢。」

    「春日……」

    想必这也代表着,这件事有多令她烦恼吧。

    大家心里也都明白这一点,只能无言以对。在这样的气氛之中,唯有大老板直直凝视着我。

    他所想的事,不用说出口我也马上领会到了。

    「春、春日!那不然你过来夕颜吧,我做点什么给你吃。是说我正好在煮红酒炖牛肉,你一定要尝尝看!」

    「红酒炖牛肉?」

    「嗯嗯!我再帮你加一块汉堡排下去煮。是一种褐色的炖煮料理,颜色就像春日你变成狸猫时一样,很好吃的喔!」

    「……」

    内心陷入混乱的我使用了非常诡异的比喻,听起来似乎不怎么开胃?

    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一脸「这家伙在说些什么」的表情。

    可是我能打包票,红酒炖牛肉绝对很好吃啦!

    我拉着春日往夕颜的方向前进。

    由于待会儿就是天神屋的营业时间,在场其他人便先各自前往工作岗位,由我来负责填饱她饿扁的肚子。

    回到店里之后,发现可靠的小爱正好好帮我顾着锅子。

    「谢谢你,小爱。辛苦啦。」

    「是,人家想吃点甜的。」

    「那我赏你一颗正在进行试做的甜馒头做为奖励吧,啊……这可是独家机密喔,还没拿给其他人尝过呢。」

    「耶!」

    小爱拿着甜馒头与自己准备的一杯牛奶,马上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进入休息时间。

    好了,红酒炖牛肉的主要材料已经炖煮了足够的时间,接着把预煮过的马铃薯加进锅内再加入多蜜酱调味,过程中不时搅拌锅内。

    此时的春日正坐在吧台座位上,手托着脸颊发呆中。

    「春日,你再等一会儿喔,得再炖一下才能起锅。趁等待空档我先做一点开胃小菜给你吧,你有吃过酪梨吗?」

    「酪梨?在图鉴上是有看过,但没尝过呢。」

    「呵呵,酪梨在现世是很普遍的蔬菜,不过听说隐世这里则是由南方大地努力栽培中。一开始也许会被它的口感吓到,不过吃惯之后很容易上瘾喔。毕竟酪梨被称为『田里的奶油』。」

    话虽如此,但奶油在隐世这里也不算主流食材,也许春日听完也不太好想象吧。

    不过她看起来似乎有点感兴趣,瞪着圆大的眼睛说:「是喔~~」

    在炖煮红酒牛肉的这段空档,先两三下搞定开胃菜。

    要用到的材料是酪梨与柿子,做成口味醇厚又带点甜味的凉拌料理。

    首先把正值盛产季节的柿子剥好皮,果肉切成小块状。

    酪梨则先以刀子横切一圈,再以中心圆滚滚的籽为轴心,用手抓着两边一转,就能分离成带籽的一半与不带籽的一半。

    切酪梨的工作还颇有趣的,此时里头的果肉登场,带着相当漂亮的淡绿色。

    顺利把外皮一口气剥掉后,将果肉也切成小块,再跟刚才切好的柿子一同以玻璃小皿盛装,淋上特制的和风柑橘沙拉酱后拌匀。

    好了,大功告成。我将沙拉与汤匙一起端到春日的面前。

    「来,春日。这是用柿子跟酪梨做的凉拌菜,你尝尝。」

    「哇,好漂亮的绿色跟橙色。我很喜欢吃柿子耶,那我开动了。」

    春日总算流露出自然的笑容,她手拿汤匙并张大嘴,首先兴致勃勃地试吃酪梨。

    「唔哇……真惊人,这是我从来没体验过的口感,真是个软绵绵又神奇的食物耶。」

    接着她一次舀起酪梨与柿子,同时大口品尝。

    「是因为调味的关系吗?虽然柿子是甜的,这道菜吃起来却不会像甜点。」

    「没错。柿子的甜虽然与酪梨绵密浓醇的口感与风味很搭,但光这样吃会太过甜腻。所以我用柑橘类果汁加上芝麻粉与酱油做成淋酱,能让这道菜更具有和风口味。」

    在春日享用开胃菜的同时,我拿出上午就完成的汉堡排肉饼,放进有点深度的平底锅里开始煎。等两面确实煎熟之后,从炖煮中的红酒牛肉锅里取二至三汤勺的酱汁,倒入汉堡排的锅内小火炖煮约五分钟。

    同时我又另取一只小平底锅来煎半熟的荷包蛋……

    「春日,白饭跟面包你想吃哪种?虽然红酒炖牛肉配哪个都很搭。」

    「嗯……还是白饭好了。」

    「知道啰,我吃日式西餐时也挺喜欢配白饭呢。」

    我将煮得入味的汉堡排盛装在请小爱预热好的陶瓷浅盘上,上头再淋上红酒炖牛肉,并佐上烫过的绿花椰菜。

    取一匙鲜奶油画圆淋上,最后再把半熟荷包蛋摆在汉堡排上,便大功告成。

    白饭也先装进圆碗塑形后,再倒扣在盘上,完成单盘式的日式西餐。

    我将料理端往春日的座位。

    「来,咖啡厅风格的月见红酒炖牛肉汉堡排上桌啰。」

    「哇啊啊啊!闻起来好香喔。光是阵阵飘过来的香气,让我的肚子从刚才就开始叫不停耶。上头还放了荷包蛋,今天正好是中秋呢,真的好像一颗满月似的。」

    「呵呵。在现世呀,每当入秋之后,就会推出许多加了荷包蛋,取名为『月见』开头的期间限定料理呢。」

    尤其是速食业,会出现月见汉堡之类的产品。

    光是多了一颗半熟荷包蛋,就能让任何料理看起来更加诱人,荷包蛋就是具有这种神秘的魔力呢。

    「而且的确是跟狸猫一样的褐色料理没错呢。」

    「狸猫色的料理基本上都是保证美味的,这是不变的法则。我也来试试味道,顺便吃顿午餐吧。」

    我选择将剩下的吐司边烤得脆脆的当主食,配上没有汉堡排的红酒炖牛肉来享用。

    嗯,光是这样就能称为大餐了,用汤匙稍微戳一下里头炖得软嫩的牛肉,马上就溃散开来,我将牛腱肉搭配酱汁一同放入口中。

    唔唔!这牛肉、这牛肉!

    软烂的口感瞬间在口中化开,没有一点腥味的牛肉裹上浓厚又温热的多蜜酱汁,真是无与伦比的奢侈美味!

    「唔哇、唔哇啊啊……这是什么呀,太好吃了吧,小葵。把半熟蛋黄戳破之后跟汉堡排与酱汁一起和着吃,实在太棒了。层次丰富的美味全都凝聚在这一口里。」

    春日尝了一口之后便伸手捂着嘴,频频抖动那对狸猫耳朵。

    接着她舀起大块的红萝卜与鸿喜菇,搭配酱汁一起大口享用。

    「嗯……好松软可口。」

    运用隐世最先进的妖火圆盘与灵力锅来炖煮料理,能让蔬菜彻底熟透,并将其甘甜与鲜味锁在里头,拿来炖红酒牛肉是再适合不过的工具了。

    「汉堡排这料理,之前小葵就偶尔会做给我吃了,不过红酒炖牛肉是第一次尝到呢,这似乎会成为我的最爱。原来红酒炖牛肉是这么浓醇的滋味啊。以前曾在书上看过,不过味道只能凭空想象呢。」

    「春日,你曾看过书里介绍这道料理喔?」

    「嗯,文门之地的图书馆藏书很丰富,也有许多介绍现世文化的书籍。那种记载了西洋料理的书呀,对于小时候的『我们』来说,是非常有趣的读物呢,能展开漫无边际的幻想。毕竟,我从小就是在书堆里长大的。」

    「……」

    「我们」?

    春日又再次用汉堡排塞满双颊,小口喝着红酒炖牛肉的酱汁,享用白饭后,又再度小口小口喝着酱汁。各种不同的美味在口中合奏,令她扭着身子直喊:「啊~~好好吃!」

    看春日露出满足的放松表情,让我感到很开心。

    我也在她身旁享用自己的午餐,并把红酒炖牛肉配面包的独门吃法传授给她:「拿面包沾红酒炖牛肉的酱汁吃也很不赖喔。」

    面包吸饱了鲜美的酱汁,化身为酥脆又多汁的诱人小恶魔。平常被当成鸡肋的吐司边,现在也成为令我们着迷的美食。

    「呼……吃得我肚子好撑。」

    就这样,我们结束了一顿豪华午餐。

    在开店前吃得这么心满意足,真的不会遭报应吗?

    不过能保证让人吃饱之后打起精神的食物,肯定就是这种料理了。

    「看你似乎吃得很尽兴,真是太好了。刚才听见你说肚子饿时,真的吓我一跳耶。其实大家都吓死了,真没想到你会在那种场合说出那种话呢。」

    「啊哈哈!毕竟能有资格跟大老板讨论正事到一半喊肚子饿的,也只有小葵你了吧。」

    「你在说什么啦,我才没有在他面前暗示过自己饿了想吃饭咧。」

    呃不对,嗯,算我说谎。

    「况且比起我,大老板暗示想动手帮忙下厨的毛病才更严重多了。」

    「咦?大老板原来这么喜欢抢着帮忙喔?平常只觉得他很稳重而已,果然他在你面前就变得不一样呢。」

    「别看他那副样子,其实行为模式超谜的。」

    「大老板他啊……身上的确充满谜团呢。」

    我觉得我们两个对于大老板的「谜」似乎有不同的解读。

    接着春日似乎回想起原本的烦恼,脸上的表情渐渐失去光彩。

    「小葵我问你喔,你会嫁给大老板吗?」

    她缓缓提出疑问。

    往常的我会轻描淡写地应付她,但此时春日的这个提问格外沉重。

    我们俩的立场,原来有些相似。

    「不会喔,以目前来说,毕竟我现在还有夕颜。」

    我如此回答,却感到一股无法言喻的奇怪感觉,让我心中百感交集。

    这股感受到底是什么?

    「可是小葵,你现在已经不讨厌大老板了不是吗?」

    「是啦,现在如果问我讨不讨厌,答案会是否定的没错……」

    「所以是喜欢啰?」

    「唔……这、这个嘛……」

    我的眼神开始游移,春日直盯着我,像是想看穿我的心思。

    「这、这怎么可能嘛,我对他的事根本一无所知啊。」

    首先我否定了可能性。

    不,我对他也不是全然不了解。与他相处过后,我知道他有与外表不符的淘气个性、质朴的温柔,知道他有轻巧的身段与时而令人费解的行动力……也知道他在重要时刻很值得依赖。

    但是,我不知道的还有好多好多。

    我觉得自己对于大老板藏在心底那些最重要的事情几乎毫无所知,明明什么也不明白,所以我无法轻易说出喜欢两个字。

    因为,换作是我好了,被一个根本不懂自己的人说「我喜欢你」,我也会觉得「你又了解我什么了……」

    「所以,我希望能再更了解他一点,但是他什么也不肯多说。」

    「哦……」

    春日默默露出贼笑,然而我却从刚才开始就冷汗直流。

    这种坐立难安的感觉究竟是……

    「呵呵,真羡慕小葵你啊。大老板没有勉强你,愿意慢慢给你时间,果然令人敬佩。」

    「春日?」

    春日仰头望向店里的天花板,眼神看起来很空虚。

    「春日,你……其实并不想嫁过去吧?」

    我将手放上她的肩,认真地问。

    虽然春日似乎已经做好出嫁的觉悟,但我想听听她真实的想法。

    「跟北方大地的八叶结婚,这样岂不是一场政治联姻吗?」

    春日依旧面向天花板,仅将视线瞥向我。

    从她褐色的刘海缝隙中露出的双眼,并不像一介女服务员会有的眼神。

    在我面前的这个女孩,俨然已是西北八叶之孙、隐世右大臣之女──身上背负众多头衔与立场的一位狸妖少女。

    「这是权宜之计啊,毕竟这桩婚事带有许多层面的意义。文门狸的城府很深的喔,狸妖相当弱小,必须靠这里来生存呀。」

    春日指着自己的脑袋发出轻笑声。

    「『文门之地』的八叶院长老夫人,也就是我祖母,利用派驻各地的狸妖们来收集情报,为的就是让文门之地在多变的局势中能永远处于优势。比方说我的父亲,在宫中不断壮大势力,最后总算坐上右大臣的位置。还有天神屋的千秋,他是我父亲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叔叔。身为文门狸的他同时也是被派遣来此地的一名优秀情报员。大老板应该明知道狸妖身上有不能说的秘密,却还是接纳了他呢。」

    「……不、不能说的秘密吗?」

    「所以,这次换我被派去北方大地了。若要问原因,就是因为适合的人选只有我了。像这样主动前往各地寻求庇护,从内部缓缓渗透,展现出影响力……这就是我们文门狸的生存方式。」

    「……」

    我听得目瞪口呆,同时也感到害怕。

    然而,就算理解了其中的理由与内情,我还是不明白。

    春日真的能接受吗?

    「春日,你认同这出婚事吗?你就甘愿顺从这种生在八叶家的宿命,乖乖嫁去安排好的人家吗?」

    「小葵?」

    「在我眼中看来,现在的春日好像正为了某些烦恼所苦。如果你是在非自愿的状态下被迫成亲,我……」

    我无法接受。

    然而春日却用袖口遮住嘴,轻轻笑出声。

    「小葵,并不是所有女孩子都能像你一样起身对抗命运喔。」

    「咦?」

    春日的口气虽然跟往常一样,但却像在故作成熟。

    不管是她的视线、声音还是一字一句。

    「况且,小葵你好像误会了什么耶,我其实并不抗拒这桩婚事喔,甚至还有一点期待。因为阿清不是外人。」

    阿清──我记得那是北方大地新任八叶的名字。

    「春日,你认识你的结婚对象吗?」

    「嗯,熟得很,毕竟我们是青梅竹马啊。」

    「青梅竹马?」

    「虽然最后一次见面还停留在我是只小狸猫的时候就是了。偷偷告诉你,他是我的初恋对象。」

    「咦咦!」

    春日伸出食指贴在双唇中间说:「这是秘密喔。」

    真是令人震惊的情报。我是记得她在上次的聚会说过,自己好歹有谈过初恋没错啦……

    「真惊人耶,春日,竟然要跟初恋对象结婚了。」

    「呵呵……不过对方也许根本不想跟我送作堆就是了。」

    春日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自嘲了一番,然而她的表情随即蒙上一层阴影。

    「我所烦恼、所难过的……并不是因为要出嫁了,而是离开天神屋这件事果然还是让我觉得好不舍。」

    刚才还沉着冷静的声音,现在微微带着颤抖。

    春日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笑着,在那张脸上能窥见她错综复杂的情绪。正因如此,现在我才深刻地体会到。

    ──没错,春日并不抗拒这桩婚事,她必然会嫁给北方八叶。

    所以……她也势必会离开这间天神屋。

    「谢谢你,小葵,让我吃了美味的一餐。你的料理不仅能帮助回复体力,更满足了妖怪的心灵。」

    「春、春日……」

    「小葵是个坚强的人呢,摆脱压倒性不利的状况,还能走到现在这一步──而且是凭着自己的力量。」

    「……」

    「而我呢……不知道耶,我真的拥有成为八叶之妻的能力吗?」

    最后,春日说她得再回大老板那边继续商量刚才的事,便离开了夕颜。

    如此坚强的态度很像她的作风。然而,无法全盘了解她内心复杂情感的我,唯一能替她做的事,也只有喂饱她而已了。

    事情就发生在夕颜这一天的营业时段。

    「怎么啦?愁眉苦脸的,叹气声连连。」

    「是在感叹今晚店里的生意门可罗雀吗?」

    「不是啦。不……当然有一部分也是这样没错。」

    熟客寿治郎大叔与燕阿姨是一对夫妻,就住在银天街。我替他们准备了今天的主厨推荐──红酒炖牛肉套餐。由于两人是这边的在地居民,所以不会来天神屋投宿,不过他们每周必定会来报到一次,就是为了泡个温泉并且来夕颜吃顿饭。

    「不过可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北方八叶要换人了。银天街上还在派发特刊报纸呢。听说新任八叶是个年轻人,成为今天街头巷尾讨论的话题。」

    寿治郎大叔缓缓拿出报纸,在眼前摊了开来。

    「啊啊!借我看看!」

    「哇!」

    我将他正在阅读的特刊报纸一把拿了过来,死盯着上头刊登的彩色照片看。

    照片上的主角是一位穿着雪白色和服的少年,手持冰的锡杖,全身散发空灵梦幻的气质。

    「这男孩……」

    果然还很年轻。对方身为妖怪,也许实际年龄比我还大也说不定,不过光从外貌看来,顶多十五岁上下吧。毕竟连妖怪们都说他还年轻,应该真的是个要继任八叶还嫌太早的少年。

    他就是春日的初恋对象。

    同时也是即将成为春日夫婿的男孩吧,真、真是个美少年啊……

    「把八叶大位交给这么年轻的孩子,真的没问题吗?听说清大人体弱多病,大半的人生都在文门之地的大医院里度过耶。」

    「这也没办法呀,冰人族已经没有其他能继承的后裔啦。」

    冰人族是雪女、雪男与冰柱女等一族的统称,看这个少年的肤色确实跟阿凉很相似,不过气质却似乎比阿凉来得成熟就是了……

    据说冰人族的民族意识很强,因此要成为北方大地八叶,就必须拥有冰人族长老的血统,否则不会获得民众的支持。

    「前任北方八叶虽然德高望重,但疏于培育继承者,结果就这样卧病在床了,也因此爆发了继承问题这种笑话。听说除了末孙清大人以外,其他血脉全都归西啦。」

    「你又胡乱听信那些谣言!抱歉呀,小葵,我们家这口子说了些不平静的话题。」

    燕阿姨拍了拍喝醉的寿治郎大叔的屁股,正打算离开店内。

    我目送这对熟客夫妻离开,结束了夕颜今晚的营业。

    心里却仍不时在意着他们所留下的那份报纸。 

当前网址:http://www.foxvale.org/wuji5/221.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