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妖怪旅馆营业中五色和风三明治午餐

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

恒行娱乐:又梦见那一段睽违已久的过往。 我在昏暗的房里,吃着一位戴纯白面具的妖怪拿来的「东西」。 为我送来这份食物的,是银次先生。 不过,那东西到底是「什么食物」? 当时的我究竟

又梦见那一段睽违已久的过往。

    我在昏暗的房里,吃着一位戴纯白面具的妖怪拿来的「东西」。

    为我送来这份食物的,是银次先生。

    不过,那东西到底是「什么食物」?

    当时的我究竟吃下了什么?

    银次先生曾告诉我那是能改变命运的珍贵食物,但无法提供更多细节。

    我至今仍未明白,那时拯救了自己的这个东西,究竟「真相」为何。

    ○

    「……唔唔,好冷。」

    好宁静的一个早晨,今天的我有顺利在人类该起床的时间好好起床。

    寝室内虽然设有妖火充当暖炉,不过身子依然满是寒意,于是我迅速换好衣服前往厨房。

    大老板说过,我每天帮他做一个便当,就能换取一个关于他的真相。

    今天要做什么好呢?是说大老板今天又有什么打算呢?

    「呃,竟然已经起床了。」

    正当我要穿越客厅时,发现大老板正朝庭院池塘里的鲤鱼洒饵。

    一股无言以对的无力感向我袭来。

    「葵,早啊。难得看见刚起床的你,感觉真新鲜。」

    「大老板,你平常都这么早起啊?明明是妖怪。」

    「睡太晚就吃不到葵做的早餐了不是吗?毕竟我虽然很期待便当,但也喜欢吃早餐啊。我从昨晚就寝时就已经满心期待隔天的早饭了。」

    「发育期吗你?大老板你是正值发育期的男孩子吗?」

    他还是一样令人摸不着头绪。

    我从昨天就在想,大老板这种悠哉的慢郎中性格,根本无法跟鬼联想在一起,却被当成骇人的邪鬼……果然很没道理。

    哪有鬼会像他一样因为太期待明天早餐而起个大早?

    哪有鬼会帮庭院里的鲤鱼洒饲料?哪有鬼会被争食饲料的发狂鲤鱼喷得满身是水?

    「好啦,早餐吃最基本的就行了吧。」

    「当然,我喜欢一般的家常早餐,最平凡无奇的那种。」

    「是是是,反正我做的就是些平凡无奇的家常菜。」

    「就是这样才好啊。对了,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嗯~不用,早餐的东西昨天我就先准备了,而且真的只是很简单的菜色,三两下就能搞定。大老板你呢,我想想……如果真闲着没事干,就去帮忙浇花吧。」

    「我已经浇过了。」

    「呃,嗯……那不然去除草。」

    「……了解!」

    大老板就这样直接跑去拿扫除工具了。我一边目送他离去,一边前往厨房。

    还真是平凡无奇的一日之始,这安稳的时光反而令我有点害怕。

    「不不不,想太多也无济于事。我必须帮大老板做个美味的便当,这才是我这次的使命。」

    现在就只要好好珍惜能与大老板相处的时间。

    等从他口中得知一切之后,我也有些事情必须清楚传达给他。

    「咦?」

    打开厨房里的冰箱,发现有个东西被包围在冰柱女所制造的冰板之中。

    我好奇地打开来一看,没想到竟然是正值产季的白腹鲭鱼切片!

    「咦!咦?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东西?我不记得自己有买过耶。」

    就在此时,一脸得意的大老板突然插嘴:「是我买回来的!」

    「我一大早就跑去鱼铺,买了生食用的鲭鱼回来喔。西北与西方大地这时期捕捞的白腹鲭最美味了,原本因为寄生虫等卫生问题而被认为不宜生食,不过这附近一带的海域捕获的白腹鲭是生食等级的。我想说也让葵尝尝。」

    「咦……就像九州海域的鲭鱼耶。这可真开心,来做个芝麻鲭鱼生鱼片好了!」

    「不错耶,毕竟趁新鲜吃最美味吧。」

    「嗯嗯,感觉今天早餐会很丰盛呢。谢谢你,大老板!」

    听见我道谢之后,大老板一脸心满意足地继续去清扫庭院了。

    他一大早起来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弄到这个?

    「原来只要花点心思找找,西北大地这里还是有些新奇的食材嘛。」

    我带着喜孜孜的心情立即着手准备料理。

    所谓的芝麻鲭鱼并不是鲭鱼的品种,而是福冈博多地区的地方料理。

    我将大老板帮忙买回来的生食等级鲭鱼片切成方便入口的大小,用酱油、味醂、酒、姜泥与白芝麻粉调配成酱汁来腌渍,步骤只有这样。

    「好,趁腌渍的时间要来继续制作其他配菜。昨天的豆腐凉拌菜还有剩,再来就做个……红姜口味的嫩煎鸡蛋卷,再用根茎类蔬菜煮个味噌汤。」

    由于厨房内备有大量的鸡蛋,制作鸡蛋类料理完全不成问题。

    添加红姜的鸡蛋卷,比起一般原味更多了一种大人的成熟风味。

    昨晚预先准备好的手工美乃滋则是提味的关键。在蛋液中各加入一小撮盐与砂糖搅拌后,使用鸡蛋卷专用锅具煎成一层层的薄蛋皮,同时洒上红姜并层层卷起。

    将煎好的成品倒入盘中,黄澄澄的鸡蛋卷软嫩得抖动,我露出满意的微笑。

    一股淡淡的红姜香气也随之飘荡而来。

    根茎类蔬菜味噌汤则是利用切剩的零碎蔬菜煮成,是我平常最常做的料理之一。用昨晚先准备好的小鱼干高汤搭配综合味噌,三两下就搞定。

    「葵!」

    此时厨房后门突然被打开,现身的是刚才还在打扫庭院的大老板。他身穿日式工作服,造型就像天神屋里的镰鼬。

    「呃,欸!大老板,别急啦!早餐马上就好。」

    「不,我不是因为迫不及待用早餐才闯进来,是千秋来了。」

    「千秋先生?」

    从大老板身后探出头的。正是天神屋门房长千秋先生。

    不知怎么地,他露出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

    「那个~葵小姐,事出突然,能不能拜托您今天准备十人份的便当呢?」

    「十人份?这到底是怎么了?」

    「嗯嗯,就是呢……因为校内大约有十位学生要留在宿舍过年……但宿舍的食堂已经休息了,而且他们又埋首于自己的研究、学业与兴趣之中,三餐都吃得相当随便,所以院长祖母大人吩咐我要好好照料他们的伙食。我想说可以的话就来拜托看看葵小姐。」

    「啊……原来如此,对学生来说也是个好机会呢。」

    大老板将视线扫向后方的千秋先生,轻轻发出了笑声。

    「是的,若得知伙食是现世人类制作的便当,就算是平常对吃没兴趣的他们,肯定也会产生好奇心吧。啊,不过葵小姐您不需要太费心准备,光是您亲手制作的料理,对妖怪来说便是充满营养价值的丰盛佳肴了。」

    「你都这么说了,让我想拒绝也难耶。好呀,区区十人份不成问题,反正我本来就打算帮大老板准备便当。」

    「真、真的可以吗?哇~~不好意思,在这么重要的时刻麻烦您,谢谢葵小姐。」

    千秋先生连连向我低头致谢。

    由于大老板说既然来了就顺便吃顿早餐再走,于是千秋先生最后也一起留下来用餐。

    「今天早餐可豪华了喔。大老板一大早跑去买了生食用的鲭鱼片回来,所以我试着做了芝麻鲭鱼生鱼片。听说西北大地这里的鲭鱼是能生吃的。」

    「对耶!就连身为在地人的我都差点忘了,话说鲭鱼的确算是这地方的特产呢。」

    我帮大老板与千秋先生盛好刚煮好的白饭后递给他们。

    将芝麻鲭鱼装入小碗中,洒上切好的葱花之后上桌,当成早餐的配菜之一。

    直接吃就很美味,铺在白饭上当生鱼片丼也很棒,做成茶泡饭更是一绝。

    「文门之地这里的人不会生吃鲭鱼吗?」

    「不,当然会啰。只不过做成寿司或生鱼片生吃的习惯太过普及,所以已经忘记能生吃的鲭鱼本身就很稀奇。」

    我迫不及待快速说了句「我要开动了」,接着马上尝了口芝麻鲭鱼。

    鱼肉裹满芝麻的香浓与姜泥强烈的香气,并融合酱油的风味。新鲜鲭鱼独有的口感与毫无腥味的紧致肉质,让我不自觉地露出微笑赞叹:「啊啊真幸福。」

    竟然一大清早就吃得这么好。

    若再多腌上一段时间,鱼肉会更加入味一些。不过短时间腌渍更能享受到新鲜鲭鱼本身的风味,另有一番美味。

    千秋先生将芝麻鲭鱼摆在饭上做成丼饭享用,青背鱼类的银色外皮搭配红色肉身层层交叠,形成华丽的画面。

    他一口一口细细地品尝着,不时夹点豆腐凉拌菜,或是喝口味噌汤来换换口味。

    「哎呀~葵小姐亲手做的料理果然很暖胃呀,而且调味相当绝妙。现做的早餐能为今天一整天带来活力呢。」

    大老板边吃着红姜口味的鸡蛋卷,边笑而不语地看我们陶醉在芝麻鲭鱼中。随后他也夹了小碗里的生鱼片享用,才吃第一口就点点头,脸上表情写着「就是这一味」。

    「嗯,果然新鲜的鲭鱼就该拿来生吃。平时在鬼门之地只会吃烤鲭鱼或醋腌鲭鱼,所以我一直想趁停留此地的期间尝尝这道料理。」

    「噢?大老板,刚才明明说是为了想让我尝尝,其实根本是自己嘴馋吧?」

    「嗯?啊~嗯……哎呀!身为人夫当然会想让爱妻也尝尝自己心中的美食呀。」

    大老板开始说起牵强的歪理。好吧,反正事实上真的很美味,就饶过他吧。

    「哎呀~大老板果然是个好老公呢,我下次也去帮枫买条鲭鱼回来好了~啊,但我们夫妇俩都不会做菜。」

    「这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先向葵请教芝麻鲭鱼的做法,再做给她吃就行了。」

    「原来如此,这是个好主意呢。」

    「丈夫一起帮忙家务是今后的时代趋势。我也差不多该从小助手毕业,朝着能干的老公这个目标努力……」

    「……」

    两个新手老公此刻正式结盟,开始高谈阔论起能干的丈夫这种莫名其妙的主题。

    我打量着这两人,默默吃完芝麻鲭鱼。

    啊~真是美味!

    「唔!一大早好像吃得有点太撑了。」

    都怪芝麻鲭鱼太诱人,让我忍不住多续了一大碗的饭,吃到一半还做成茶泡饭。

    不过,千秋先生这一趟的主要目的可不是来吃芝麻鲭鱼,而是委托我做便当。

    在吃饱后喝杯茶喘口气,接着我们开始进行菜色的讨论。

    最经典的幕之内便当插图zhu?海苔便当?还是日式炸鸡便当?

    注:幕之内便当 诞生于江户时代后期,是可在能剧、歌舞伎表演休息时的幕间快速食用的便当,后演变为铁路便当。内容物主要是白饭加上烤鱼、煎蛋卷、鱼板等方便携带的食材。

    「嗯~但是做成便当就势必不能趁热吃了。我想说还是选择放凉也好吃的东西比较好,打算做一些夹馅比较精致的三明治,这主意如何?」

    「噢噢,三明治。我在现世也常吃喔。」

    「那大老板你先自己想想喜欢什么馅料。」

    先不管折着手指头细数「鸡蛋沙拉~火腿莴苣~马铃薯沙拉~」的大老板,我继续询问千秋先生。

    「对了,千秋先生。昨天我去逛了一下红叶超市,发现有卖袋装土司耶。文门之地这里也有吃土司的习惯吗?」

    「嗯~土司出现在市面上是最近两三年的事情就是了。对于想快速解决早餐的在地居民来说很符合需求,所以相当普及。跟其他地区相比,在这里已经算是很普遍的食物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三明治也很常见吗?」

    「这倒没有。虽然这里的居民会烤土司搭配抹酱来吃,不过中间夹馅料这种做法不算常见。当然我想应该还是有人这么做啦。」

    「三明治这种轻食,特别想推广给忙碌的族群呢。毕竟本来就像是为他们量身打造的食物,而且还有三明治伯爵这样的由来。」

    「三明治伯爵?」

    「葵,那是什么?」

    千秋先生跟大老板露出极度诧异的表情。

    「这个嘛,三明治伯爵是指很久以前存在于现世里的一位外国贵族。在打牌时会拿着夹了肉跟菜的面包食用,就可以解决一餐又不用离开牌桌,于是后世就普遍称这种食物为三明治。」

    就算正在专注进行某件事,也能一边拿着三明治吃,不需要停下手边工作。

    之前我也曾为薄荷坊先生做过方便拿着吃的一口便当,果然这类型的食物对于某部分族群来说是一大福音呢。

    特别是三明治,可以从夹馅中同时摄取蔬菜与肉类,感觉很符合文门之地这里忙碌的妖怪们的饮食需求。

    「文门之地这里原本就是研究员的聚集地,所以对于异界事物感兴趣的妖怪也很多。尤其学生族群对现世抱有强烈的憧憬,感觉三明治也能成功打中他们的心。」

    经过一番讨论,我们决定立刻开始替学生制作三明治。

    这次的助手有大老板与千秋先生。

    「多了个人手真是太好了,毕竟需要准备十人份。」

    「枫下令说既然都劳烦葵小姐了,再怎么说我也应该留下来帮忙。」

    「呵呵!千秋也是个对妻子唯命是从的好丈夫呢。」

    「……大老板,这种好丈夫的定义你到底是从哪听来的?」

    好了好了,无谓的闲聊到此为止。

    这次制作的三明治不只一种,预计会准备五种口味。

    首先要凑齐不足的材料,于是我写了便条交给大老板与千秋先生,派他们去超市跑腿。

    他们俩乖乖地出发采买后就直接回来,没有在外游荡。

    嗯,两位似乎都有成为好老公的潜力。

    「我们按照采买清单买了各种材料回来,不过你到底打算做成什么样的三明治呢?有些食材无法想象用途耶。」

    大老板边打开购物袋边问我。

    我开始清点品项顺便回答。

    「我要使用大量营养丰富的蔬菜,做成各种和风口味的三明治午餐盒。是那种尺寸小巧的方形三明治,好让忙碌的学生快速食用。」

    我先把需要的蔬菜拿去蒸,趁这段时间把刚才手写的三明治品项表递给大老板与千秋先生。

    第一种 什锦鲜蔬马铃薯沙拉三明治

    第二种 鸡蛋沙拉佐腌萝卜丝三明治

    第三种 味噌炸猪排三明治

    第四种 鲔鱼紫苏三明治

    第五种 手工花生酱三明治

    「花生酱是什么东西?」

    「哎呀?连大老板都没听过吗?也是。纵使常跑现世,能遇见花生酱的机会也许不多吧。但还算是到处都有卖的食物喔。毕竟大老板之前连可可粉都可以误认成巧克力而买错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哼,千秋,你笑得太夸张了。」

    花生酱这项配料,是我刚才趁两人跑腿时的空档做好的。

    因为猜想到红叶超市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买得到花生酱吧。

    「其实做法意外简单喔。我将昨天买好的花生放进灵力调理机磨碎成粉状,再加入北方大地产的奶油、蜂蜜与砂糖继续打匀就行了。这东西跟土司是绝配喔。」

    接下来该分配工作了。

    馅料基本上由我来负责制作,当然也有需要这两人帮忙的杂事。

    「千秋先生帮忙把土司边切掉。大老板呢,负责剥水煮蛋的壳。」

    「好的~了解。」

    「剥水煮蛋壳可是我最得意的专长喔。」

    呃,好。两位都干劲十足是最好不过了……

    第一项任务完成后,千秋先生继续帮忙把鲔鱼罐头倒入调理盆中,与切丝的青紫苏叶搅拌均匀。大老板则负责把水煮蛋捣碎、将腌萝卜切丝等工作。两人依照我另外写在纸上的指令,完成后续步骤。

    「总觉得令人回忆起南方大地那段日子呢,葵。」

    大老板还是一样想自告奋勇帮忙,这次也同样干劲十足。

    「这种没铺地板的传统厨房,的确让我想起在南方大地期间做为据点使用的那地方呢。当时受了大老板许多的帮助。」

    我让两位男性助手去客厅桌上进行作业,我则留在厨房把蒸好的蔬菜装进竹篓里。

    就我个人来说,偏好只简单加点盐跟胡椒的马铃薯沙拉。不过这次要做给学生吃,而且是搭配土司,所以想加强一下调味。

    蔬菜部分除了必备的马铃薯、红萝卜以外,还有泡水切丝的洋葱、小黄瓜、超市买来的莴苣、甜椒以及火腿。

    「……一切起小黄瓜就会想起小不点呢。」

    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当时我直接跟着黄金童子出发,留下熟睡的小不点在折尾屋的青兰丸号上。

    那孩子最讨厌被一个人丢下,现在想必很寂寞吧。之前也曾因为被我留下而离家出走……这次不知道会不会有事?真担心。

    回去之后,真想多准备点小黄瓜让他吃饱饱。

    「眼前的任务是三明治,三明治!」

    我像念咒语一般喃喃自语,同时把马铃薯捣碎,与其他切好的蔬菜搅拌均匀,用美乃滋、盐与胡椒调味。

    好,马铃薯沙拉馅大功告成。

    「葵小姐,鲔鱼跟青紫苏叶我拌好了。」

    「喔喔,千秋先生,时间抓得正好呢。」

    我在千秋先生的呼唤下,过去确认装着鲔鱼紫苏叶的调理盆。

    很好很好,搅拌得均匀。

    这一份馅料则用盐、砂糖与酱油调味来强调和风感,青紫苏叶则让整体风味更添成熟。

    「葵,我这边水煮蛋也全都捣碎啰。还把腌萝卜也切好了,这真的可以加进鸡蛋馅里吗?」

    「嗯嗯,大老板。虽然这组合可能的确挺新奇,你就当被我骗一次,一鼓作气加下去吧。」

    大老板虽然有些许犹豫,还是把腌萝卜丝倒入捣碎的鸡蛋馅里。

    其中我只加了美乃滋、盐与胡椒来调味。因为腌萝卜丝本身就带咸度,调味料真的只需要意思意思加一点即可。

    「好了,鸡蛋沙拉佐腌萝卜丝口味的夹馅完成。」

    最后剩下的一种,是最花工夫的炸猪里肌。

    将猪里肌肉切块后做成炸猪排的同时,我再度请大老板跟千秋先生出马帮忙。

    这次的任务不是杂活,而是正式制作三明治。

    在土司表面涂上奶油后,夹入制作好的馅料完成三明治。

    「千秋你看好了,我夹的三明治漂亮多了。」

    「咦~有吗?大老板您的馅料比例都没有统一嘛~」

    两人在动作的同时一边像这样斗嘴。

    现在讲这些似乎有点晚,不过千秋先生跟大老板凑在一起,好像也算满稀奇的组合。

    但千秋先生毕竟是掌管文门之地的院长之子,搞不好以后有望……接任八叶的位子?

    「葵,是要切成四方形,而不是三角形吗?」

    「啊,对了对了。你们刚才去超市帮忙买了保鲜膜回来对吧?先用那个包起来再对切,内馅就不会溢得到处都是啰。」

    看着两个大男人一脸认真地进行着不熟悉的作业,让我都想泛起微笑。同时我也要来动手制作炸猪排的酱汁了。

    话虽如此,这次搭配的并非一般炸猪排酱,而是味噌酱。

    要使用红味噌、综合味噌、味醂、砂糖以及高汤粉搅拌均匀来制作。

    在现世说到味噌猪排,最有名的就是名古屋了呢。

    记得以前跟爷爷一起去名古屋旅行时,曾经吃过美味的味噌炸猪排。当时搭配的酱汁让我无法忘怀,回家后还研究了一番并且自己动手试做呢。

    「味道要偏甜又浓厚,同时还要配合妖怪的喜好,不能太过重口味……」

    将完成的味噌酱涂在沥好油并且放凉的炸猪排表面,搭配切成丝的高丽菜一起夹进土司里。高丽菜丝和味噌炸猪排可谓黄金搭档。

    夹好的吐司在酥脆的声响下一分为二,最后一款三明治也完成了。

    「很好~五款三明治都大功告成了呢。」

    「哎呀哎呀,看起来真美味。」

    「五种摆在一起真壮观耶~」

    然而,最根本的问题来了。

    要用什么包装这些三明治?这是个大问题。

    「完全忘了考虑便当盒的事啦,这里也不可能有三明治专用的容器……」

    「竹叶的话倒是有喔。」

    此时从里间现身而出的,是阿蝶小姐。

    她帮忙拿了大量的竹叶与竹绳过来。

    「竹叶!是许多民间故事里都会出现的,拿来包饭团的那个竹叶吗!」

    「阿蝶,你拿过来的东西可真令人怀念呀。不过这必须泡过水才能使用吧?我记得好像颇花时间的。」

    「请放心,这部分就交给座敷童子的妖术来想办法。」

    「哇~还真是方便的妖术耶~」

    于是阿蝶小姐为我们展露了操控水的妖术来快速泡软竹叶。同时间,千秋先生则帮忙构想如何替三明治进行包装。

    「首先将五种口味横排成一排,用竹绳简单捆起来。然后外面再用竹叶包覆,另外用一条竹绳绑紧。」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就不会散开了呢。」

    大老板似乎很熟悉竹叶的使用方式,他用俐落的动作帮忙分担包装作业。

    而我则跟这些从未使用过的道具陷入苦战中。

    「这里像这样折起来就行啰。」

    「唔……没想到在厨艺方面我竟然也有向大老板讨教的一天。」

    有点不甘心。不过,在大老板精辟的建议下成功包得漂漂亮亮,让我很有成就感,也开心了起来。

    「大功告成~十人份的三明治,另外加上我们要吃的份~」

    我把我们要吃的份也好好地用竹叶包起来,没有偷吃任何一口。

    毕竟还是想好好享受吃便当的气氛,而且也不希望跟大老板的约定半途而废啊。

    「欸,所以给学生的便当,我要送去哪里才好?」

    「不,葵小姐帮忙到这里就行了。我待会儿会送过去。」

    「咦,可是……」

    「我最多只打算跟学生们说明,这是现世的人类制作的料理。如果透露了是葵小姐做的,那您在这里的事就会曝光了。您现在的立场可是邪鬼逃犯的未婚妻。」

    「……」

    对、对耶。一直以来没特别意识到,大老板是邪鬼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也就意味着身为未婚妻的我将受到高度关注。

    「抱歉呀,葵。你一定很想亲自发送给学生们吧。」

    「不、不会啦!我之后再透过千秋先生打听他们的感想就好了。而且我还得跟你吃便当啊。」

    看大老板一脸歉疚的表情,于是我露出大大的笑脸肯定地回应他。

    因为我最担心的就是见到他那样的反应。

    「葵小姐、大老板,真的非常感谢两位。时间也接近中午了,请好好享受两人时光。」

    千秋先生将竹叶便当用包袱巾打包,向我们鞠躬道谢后便快步走向钟塔方向。

    希望那些便当能为致力于学业的学生们带来灵感,或是成为让他们能继续加油的活力。

    「大老板,我们要在哪吃便当?」

    「这个嘛,我想想……」

    我们一起在厨房收拾善后,同时思考着吃便当的好所在。结果大老板一脸雀跃说道:

    「难得做了三明治,不如去野餐吧。今天天气没那么冷,而且这里有座大型植物园,冬天依然盛开各种花喔。」

    「咦~大老板说出野餐这两字,还真不是普通地突兀。」

    「你说什么啊?赏花、赏月跟野餐也差不多呀。难得跟葵一起动手制作三明治,只可惜没有热红茶能配。」

    「红茶呀,的确呢。不过绿茶肯定也很搭的啦,毕竟是和风口味的三明治。」

    「腌萝卜丝的口味特别令我好奇。」

    「因为是大老板亲手切的嘛。」

    我赶紧将绿茶装入水壶内,抱着期待的三明治便当出门。

    今天的确是个适合野餐的好日子。虽然是冬天,却不怎么冷。

    而且我们身上还穿着学生制服,在旁人眼中不知道像不像一对学生情侣。

    和大老板双双出游这种事,现在的我已经相当适应了。

    不过,一意识到自己已习惯这一点,倒有点忍不住紧张起来。

    「怎么了?葵,你的脸有点红喔。难道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啦!因为文门之地这地方虽然位于北边,气温却意外地不怎么低。甚至反而觉得有点热呢~」

    「……?」

    在亲身体验过北方大地的冰天雪地之后,这里格外令我觉得暖和。

    入夜之后虽然还是有点冷,不过白天时间只要套件外套,就不至于受寒。

    「西方海域的海流温暖,所以让这地区能维持一定气温,而且不怎么下雪。会设置植物园,也可说多亏气候稳定的关系。除此之外,还有个更暖和舒适的好去处喔。就在植物园靠后方的位置,人烟意外稀少,是我很喜欢的一块地方。」

    大老板说着「这里是捷径」,拐进面向钟塔右边的大马路。

    植物园似乎位在距离中央设施群有点距离的位置。

    植物园占地广阔,有孩童们在宽敞的草皮上嬉戏,也有老夫妇漫步在设置于其中的步道。

    园内各区所盛开的花朵各有不同,从这里也能清楚望见远方斜坡上的粉色花圃。据说是隐世特有的品种「雪樱草」,花期是冬季。

    在大老板的引导下,我一边望着可爱的雪樱草,一边顺着步道前进。

    这座植物园面积真的很大,走进被高大树木包围的小径,甚至让我怀疑自己不小心误闯进了森林。

    「啊,大老板你看你看!湖面上有红色的水鸟在游泳耶。唔哇……仔细一看,有一大群耶。」

    每只水鸟身上的红色各有不同,有深有浅、有的则接近咖啡色。全都自由自在地悠游于水面。

    以冬日森林为背景,在低彩度的绿色衬托之下,各种艳丽的红色身影在湖面上变换着色彩、摆荡着。

    这幅光景充满神秘的美,而且……

    「咦……好暖和。」

    吹拂而来的微风不但没有一点寒意,反而温暖得像暖气。

    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鸟是名为『火鹭』的水鸟,以这座湖的水草为食。这一带会特别温暖,就是因为火鹭入冬后会来到这里,它们的翅膀是由妖火构成的。」

    「这、这样不会引发火灾吗?」

    「这倒不会,要是失火了,伤脑筋的可是它们。它们会留意不让火焰往湖边蔓延的。」

    「是喔。」

    此时一只火鹭正好从湖面上展翅,飞过我们的头顶,一阵暖风随后呼啸而过。

    这里确实是个令人心旷神怡的好地方。

    而且充满隐世风情,值得玩味。

    定睛一瞧才发现,湖畔的野草开满了小花。还有本来不应生长于此地的品种,不知种子是从哪里飘来扎根,零星地在四周绽放花朵。

    一边欣赏着这片景色一边野餐,好像也不赖。

    「好了,该享用三明治了。我已经彻底饿扁了。」

    「早餐明明吃得那么丰盛耶?啊,已经擅自开动了。」

    大老板自行拆开竹叶便当,首先拿起他最好奇的鸡蛋沙拉佐腌萝卜丝口味三明治,大口塞满了双颊。

    「……噢噢,腌萝卜丝的爽脆口感很特别呢。其中的咸味更衬托出鸡蛋温醇的甜味。」

    「呵呵,这个呀,是因为以前爷爷爱吃酱菜,每次都买很多回来。为了消耗吃不完的腌萝卜,我才想出这种口味,也是我高中时代常做的三明治喔。」

    「葵的高中时代啊。那么小就自己做便当,真了不起。」

    大老板不知为何摸了摸我的头。

    其实也不是多久远的事,但在大老板看来,高中生这身份应该等同小孩子吧。

    「也、也没有多了不起啦。对我来说也只是兴趣使然。」

    「还是很厉害。有你这么可靠的孙女,想必史郎的晚年生活没有后顾之忧,享尽了清福吧。」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爷爷自从收养我之后,连随心所欲行动的自由都没了,仿佛成了笼中鸟。」

    我听说他本来是个漂浮不定,活得自由不羁的人。

    然而在收养我之后他哪里都不去,长伴在我身旁。当然,他还是会到各地旅游,但一定会带上我。

    爷爷终结了我的孤单,对我来说是意义不凡的家人。

    这份情感至今未曾改变。

    「我认为史郎能跟你一起度过最后的时光,肯定是幸福的没错。虽然他生性自由,但是就像浮萍一样没有归宿。自从与你共同生活,他才得到一个栖身之处。」

    「……」

    谈论起爷爷时,大老板脸上收起往常的笑容,就只是一脸严肃地凝视着某处。

    不……不对,他的视线盯着味噌炸猪排三明治!

    大老板直接拿起味噌炸猪排三明治咬下一口,油炸过的面衣仍然酥脆得卡滋卡滋响。

    「噢噢,这味噌猪排也很不错呢,凉掉也依然好吃。」

    「刚炸好的当然美味,不过放凉之后面衣更能吸收猪肉的鲜味与酱汁,呈现微微湿润的状态也很棒对吧。」

    接下来我们陆续享用了什锦鲜蔬马铃薯沙拉与鲔鱼紫苏这两种经典口味,最后再用甜甜的花生酱三明治画下完美句点。

    咸的吃到最后,果然会想来点甜的呢。手工花生酱调配成朴实的微甜,充满家常感的幸福滋味。

    「话说回来,你曾说过在现世常吃三明治对吧?」

    「因为去现世出差时间紧凑,分秒必争呀。就如同你所说,三明治最适合在忙碌时顺手抓来吃。而且每次出差都有才藏随行,负责帮我开车。我只要一说想去便利商店,他就会用车内导航帮我查询附近的店面……现世真的充满各种便利道具呢。」

    「呃,是喔。那个庭园师密探才藏先生,使用车内导航……呃,啊!」

    我不自觉地大叫一声并扭过身子往旁边凑近,看着隔壁的大老板。

    「对了,才藏先生!他目前还好吗?小镰鼬们见他迟迟不归,全都无精打采的。就连佐助也很担心喔。」

    结果大老板皱起了眉头,表情似乎带着些许歉疚。

    「这样呀,害那些孩子寂寞了呢……别担心,才藏他安然无恙。在我的吩咐下,他还有其他任务要进行。所以才跑去现世一趟。」

    「现世?」

    「是呀,因为有些东西急需筹措,所以我才像这样……待在这里等待一切准备就绪。」

    等待一切准备就绪是吗?

    所以才如此老神在在吗?

    大老板的表情仿佛内心有所打算,同时又像个焦急等待的孩子。

    想向他问清楚的事情太多,已不知从何问起才好。

    不过我必须一点一点解开他身上的谜团。

    「我今天能得知一个关于大老板的真相对吧。」

    「是呀,毕竟让你招待了一顿美味的便当……那么今天聊聊我跟史郎的事吧。难得提起了那家伙。」

    「爷爷跟你的事情是吗……的确满好奇的。关于你们在哪里相遇,又是怎样的关系。」

    「是呀,还有……他想让你嫁给我的原因吧。」

    「……」

    一阵风轻抚过脸颊,内心的疑问有某部分恍然大悟。

    果然,那个约定存在着某些意义。

    大老板拿起水壶啜饮一口绿茶,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开始缓缓道来。

    「津场木史郎这个人,简单来说天不怕地不怕,的确也有讨喜的一面。实际上就是个有勇无谋的人。一部分也是因为年轻人血气方刚吧,不过同时也是个拥有强大力量的『驱魔师』。」

    「咦……爷爷他是驱魔师?可、可是以前他说过自己最痛恨驱魔师啊。」

    我曾听过类似的往事。

    身为土蜘蛛的晓正快被驱魔师降伏时,半路却杀出爷爷这个程咬金。 

    「其实呀,史郎原本就是出身自名门。葵,你还记得曾去过『津场木家』吗?」

    「啊……」

    遥远的记忆被唤醒。

    我曾经去过爷爷的老家,唯独那么一次。

    庭院里的红叶与红蜻蜓特别令人难忘。

    记得好像还有个橘发少年拿了削成兔子造型的苹果过来给我。

    事到如今,我好像总算能理解当时在那户人家里所感受到的特殊氛围,究竟代表什么了。或许是因为在场的人,全都「看得见」……

    「我是知道爷爷本来就不是一般人,不过……原来是这么回事。」

    「是啊,而你也继承了驱魔师一族的血脉。」

    开始能理解自己为何生来就看得见妖怪了。

    我能赋予料理「帮助妖怪快速恢复灵力」这样的效果,或许也是因为我出生的背景。而爷爷则是透过日常的料理来栽培我拥有的这股力量。

    「史郎在学生时期发现前往现世出差的我,追着追着就跟我一起搭上了飞船。没错,最初不小心带史郎来到隐世的,其实就是我……那家伙当时还大剌剌地睡在我的休息室。」

    「这……总觉得很像爷爷的作风呢。」

    说来实在觉得丢脸。

    然而大老板却露出微笑,仿佛回忆起什么美好往事。

    「呵呵呵,光是回想就让我想笑,我是指在船上发现那家伙之后的事。史郎对于自己来到隐世一事,简直高兴得乐不可支。而且对我毫不感到害怕。」

    大老板心想自己带了个小蠢蛋回来,于是便让爷爷留宿天神屋,暂时看看状况,并且帮忙照顾他。

    据说爷爷他当时不太愿意回归现世。

    但是大老板也不能让人类之子永远留在隐世,于是去办妥了手续要送爷爷回现世。结果爷爷只抓了大老板准备好的通行证,就从天神屋逃跑了。

    就这样,爷爷勇闯隐世的英雄事迹就此揭开序幕……的样子?

    不是呀,他这样坐霸王船又白住人家旅馆,甚至还偷了东西就逃跑,打从一开始就是犯罪者了吧……

    「不过呢,虽然没想到史郎会这样胡搞瞎搞,但不小心把现世人类带来隐世确实要怪我,我有责任找出他的下落并且送他回去。于是我在全隐世布下追兵,有时也会亲自出马,好几次碰头之后就跟他对峙。我呀,其实只不过是想设法把那家伙送回现世而已,在世人眼中却成了『人类史郎与天神屋大老板的恩怨情仇』。也许是觉得这样看戏比较有趣吧。」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哎,大老板也真是辛苦了呢。」

    我深深鞠躬向他赔罪:「我们家的爷爷给你添麻烦了。」

    大老板则回我:「没事没事。」这什么对话。

    「不过,就算是爷爷,如果大老板认真起来一决胜负,他根本不堪一击吧?」

    「不不不。别看史郎那样,其实是个才华洋溢的驱魔师。我被他的招数耍得团团转,他也被我的鬼火追着到处跑。不过应该说呢,他那个男人只是假装正面交锋,满脑子还是想着能逃就逃。他从未打算伤害我,也不想自己受皮肉疼。」

    「呃,喔喔。」

    「所以我们根本从未分出高下。舆论把我们塑造得好像不分胜负的劲敌似的,甚至还推出类似题材的小说而轰动隐世,实际上就只是你追我跑而已。」

    大老板苦笑着说,两人简直就像猫与老鼠。

    爷爷的性格确实有几分神似老鼠。佐助也曾说过他落跑速度之快,就连镰鼬也甘拜下风。

    「而且,史郎身上多得是通行证,不知他是去哪弄来的。几乎每次碰面都见他又多了几张。应该是从哪边的八叶身上偷来、骗来又或是赌来的吧。那家伙早已有办法自在横行于现世与隐世之间,根本用不着我出马带他回去。」

    「原、原来如此。津场木史郎在隐世恶名昭彰,也是因为跟妖怪进行了荒唐的赌局与对决吧……以通行证作为赌注。」

    「就是这么回事呢,毕竟那是史郎求之不得的东西。」

    大老板无奈地叹了气并耸耸肩膀说:「这时候的我开始觉得对史郎穷追不舍太没意义,于是罢手了。」

    「以我的立场来说,早就不想继续跟他有所牵扯。但是当我一停止追逐的脚步,又换他开始跑来找我了。应该说他后来会拿着不少的钞票跑到天神屋住宿。」

    「呃,是喔。真不知道爷爷他怎么在隐世赚到钱的耶。」

    这部分让我有点好奇,同时又不太想知道真相。

    不过爷爷他当时还是学生身份,却好像不怎么回现世学校上课。

    据说比起跟现世的人类相处,留在隐世跟妖怪打交道,似乎比较符合他的性情。这一点总觉得跟我很像……

    「这只是我的推测,不过我觉得史郎再怎么说,还是喜欢跟妖怪相处。然而,站在驱魔师的立场上,有时不得不无情地消灭妖怪。这与生俱来的命运也许让他内心产生了矛盾吧。」

    「爷爷他……内心的矛盾?」

    「是呀。那家伙曾有一次如此对我说——我明明讨厌人类,为何非得替他们舍命降妖除魔呢……这样子。史郎他也不是对家人深恶痛绝,只是这份家业似乎让他承受许多不合理的对待。」

    津场木史郎痛恨驱魔师。

    极端来说,他讨厌人类。

    听大老板这么一说,的确有一些蛛丝马迹可循。

    祖父生前也不是跟人类毫无交情,毕竟丧礼时来了那么多的亲朋好友。

    但我想纵使如此,祖父仍未能真正融入那些「眼里所见的世界与自己不同」的普通人群之中,独自怀抱着疏离感而活。

    因为我也一样。

    无法让大家了解真实的自己,必须时时刻刻隐瞒真相——这些压力逐渐让我的内心开始疲惫,而且某部分开始对人类产生了不信任。

    甚至只能对妖怪吐露真心话。

    比如说河边的手鞠河童。

    「不过呢,史郎在迈入三十岁前突然回现世,跟某位女性成亲了。那就是……葵,你的祖母。」

    「我的……祖母?」

    完全没料想到,此时会提起连我都不知道的那个人——关于祖母的话题。

    「史郎虽然是个多情的男人,但真正爱过的女人想必只有她一个……对方似乎出身自平凡的家庭,不过能感应并且理解妖怪的存在。然而她非常体弱多病,在史郎为了妻子出外寻找药方的期间,她生下儿子『杏太郎』之后就去世了。」

    「……」

    我从未听爷爷提起关于祖母的事。

    但我知道杏太郎这个名字,那是我的父亲。

    在我懂事以前,他已经离开人世。我曾经从母亲保留的照片中看过他的身影,因为母亲她……总是一边流泪一边看着那张照片。

    「葵,我跟你的初次相遇,就是在我为了见史郎之子——杏太郎而前往现世的那一次喔。虽然你应该已不记得就是了。」

    「咦……」

    我感到心头一震。不过,原来如此啊。

    当初从爷爷的遗物中发现那张「天神屋」合照时,就没来由地觉得正中央那个黑发男子特别眼熟。

    虽然已经想不起来了,原来我在小时候就见过大老板了啊。

    各种往事开始串连成线,这股感觉令我胸口悸动不已。

    总觉得浑身战栗,同时却又产生更深的好奇心。

    「杏太郎不同于史郎,是个正经的人。因为他已故母亲的姐姐不放心把外甥托付给史郎,所以自己收养了杏太郎,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啊,爸爸他……是我的姨婆养大的啊。

    这件事我也曾听爷爷说过。姨婆对爷爷说:「连妻子临终一刻都没现身的你,哪能养得好孩子。」于是膝下无子的她跟丈夫俩就收养了我父亲。

    不过爷爷说他还是会带着伴手礼,时不时偷偷跑去见自己儿子。

    「而且杏太郎也一样继承了父母的能力,看得见妖怪的存在。我第一次遇见杏太郎是在他念高中时,他有一张神似史郎的脸,然而是个爽朗又真诚的人,而且跟我很亲近……直到他长大成人,出社会后结婚生子,每一个人生重要时刻都会向我报告。但是……」

    接着大老板缓缓抬起了脸。

    他定睛凝望着远方隐约浮现的白昼之月。

    那张侧脸带着些许的落寞……

    「杏太郎死了,那是一场惨绝人寰的交通事故。」

    「……嗯,我听说过……爸爸是死于坠机意外。」

    「错。诅咒指引他走向死亡的命运。」

    诅咒。

    津场木史郎所背负的,诅咒。

    所以说,受影响的不只是我,就连爸爸也遭到波及?

    「欸,『津场木史郎的诅咒』到底是什么?爷爷他为什么会被诅咒?」

    「这个嘛,全是因为那家伙招惹了常世之王的关系。」

    「……常世之王?」

    大老板缓缓将视线往我的方向放低并转为低声细语,就像在诉说什么秘密。

    「葵。津场木史郎那个无所畏惧的男人,在失去儿子之后,才终于第一次体会到恐惧为何物。招惹常世之王而降下的诅咒,不仅影响他自己还殃及家人,让他的至亲们遭遇不幸。与史郎血缘越紧密的人,被诅咒影响的程度也越深。所以,葵,史郎才把你托付给我。」

    「为何……爷爷会选择托付给你?」

    「为什么呢?我也不清楚那家伙的意图,不过……史郎也许早就凭直觉猜到了吧。到头来终究只有我,才能让你……」

    此时,湖上的火鹭一齐起飞。

    啪沙啪沙——强而有力的无数振翅声响起,吓得我们中断了对话。

    在一望无际的青空下闪耀的一片红,美得动人。

    这壮阔的景色令人慑服,让我跟大老板都顿时失语。

    「嗯……好吧。这故事就留待下次继续吧。葵,今天就到此为止。」

    「咦咦咦!可是,我还有好多好多好多事情想弄清楚!」

    大老板企图结束在最吊胃口的地方,于是我像个耍赖的孩子一样猛摇头。

    「你还想知道什么?」

    「因为……因为,爷爷把我交给大老板,也就代表替我解除诅咒的人就是你对吧?」

    「……」

    我没有任何证据,而且大老板也还不愿把这部分的细节透露给我。但是我怎么想都只有这个可能性,于是忍不住单刀直入地质问。

    因为,事实肯定就是这样吧?

    而且他跟爷爷之间还有约定,那就更能确定了。

    「大老板与银次先生,当时曾经一起救了我对吧?银次先生告诉我了,他说我那时吃的东西,是能改变命运的食物。还说需要彻底颠覆根本的宿命,才能解除诅咒。但那食物极为稀有……是某人为我准备的。那个人……就是大老板你对吧?」

    大老板陷入沉默。

    然而眼神却还是直直凝望着我。

    在那双深红色瞳眸的注视下,仿佛就连潜藏于心底深处的想法都无所遁形,让我把差点说出口的话吞回肚里。

    但是想得知真相的强烈欲望促使着我,伸出颤抖的手抓住大老板的衣袖,再一次质问他。

    「当时我吃下的食物是什么?你为了我准备那些食物,到底……」

    到底费尽多少努力?

    甚至不惜牺牲了什么——

    「葵。」

    大老板伸出食指抵上我的唇,轻声地细喃着我的名字,就像在安抚孩子。

    「目前无法再告诉你更多了,因为我并没有放弃。」

    「……咦?」

    没有放弃……?

    然而,在大老板妖惑的眼神下,我只能听从他的摆布,无法再多说任何一句。

    毫无头绪。我一点也不明白啊,大老板。

    他轻轻放开唇上的手指,用偌大的怀抱紧拥住我,仿佛将我整个人包围住。

    「?」

    虽然吃了一惊,但是抚着背的那双手太过温柔,不禁让我的泪水几乎夺眶而出。

    大老板太狡猾了。

    总是像这样把我当孩子般温柔对待,试图守护我,又玩弄我于股掌……

    他至今仍不愿意,让我背负更大的重担。

    「好了,我们差不多该离开了,葵。」

    「……」

    大老板不一会儿之后站起身,向我伸出手。我不发一语地回握住,并且跟着站了起来。

    「陪我去钟塔那边一趟,好吗?」

    「咦?嗯嗯……」

    最关键的问题,始终还是没能问出口。

    不过,或许我还不能操之过急。

    因为大老板不肯开口告诉我,也许正意味着接受真相需要一定的觉悟。 

当前网址:http://www.foxvale.org/wuji5/201.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