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妖怪旅馆营业中 与大老板的重逢

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

恒行娱乐:午夜时分,我却无法入眠。 明明天寒地冻,我却不怎么觉得冷。也许是因为紧张的关系吧。 我,津场木葵正乘坐文门狸的空中飞船,从甲板上凝望高挂在冬日凛冽寒空中的红色星星。

  午夜时分,我却无法入眠。

    明明天寒地冻,我却不怎么觉得冷。也许是因为紧张的关系吧。

    我,津场木葵正乘坐文门狸的空中飞船,从甲板上凝望高挂在冬日凛冽寒空中的红色星星。

    星光就像大老板的眼睛,明明灭灭地闪烁之后便逐渐远去。

    「大老板……」

    想念对方,想了解对方。

    为情所困这四个字,就是用来形容这种心情吗?

    我不明白。不过……从发间轻轻摘下大老板送的这只发簪,发现上头的山茶花花苞已经完全绽放,仿佛象征我的内心。

    「山茶花这种花……凋谢的时候是整朵花一起掉下来,这发簪不知道会怎样。」

    如今已经花开,我开始在意何时要迎接凋落。

    大老板说过,当发簪上的山茶花谢了,就是我偿还债务的期限到了。不过现在已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了呢……

    「葵,你一个人类小姑娘,应该禁不起北方大地的严寒气候吧?」

    「黄金童子……大人。」

    不知何时,金发的座敷童子已站在我的身旁。

    是黄金童子大人。

    第一次见面时,我还以为她只是个小女孩。但她其实是天神屋的创办人,也是一手养育大老板长大,宛若母亲的角色……

    「请问,大老板……大老板他平安无事吗?我听说您把他从妖都大牢里救出来了。」

    在妖都时仅有一次机会见到大老板一面,他虚弱得无法保持往常的样貌。

    我相信那就是大老板没有错。

    「我想你应该有满腹的疑问吧,不过我也有件事想先跟你确认。」

    黄金童子微眯起那双如紫水晶般闪耀的双眸。

    「葵,你目前是怎么看待大老板的?」

    「……咦?」

    「以前我曾在天神屋那间别馆里问过你为何不嫁给他。那时的你回答『不想在不知情的状态下任凭摆布』对吧,那现在又是如何?……你想知道什么,想寻求什么,又想选择什么?」

    「……」

    想知道什么,想寻求什么,又想选择什么是吗?

    我在春天被掳来这个隐世,夏天面对折尾屋事件的挑战,秋天与大老板分开,然后到了冬天……为了救出那个鬼男而来到这里。

    虽然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我也有所了解。

    我知道大老板总是在一旁守护着我,伸出援手解救我。

    而且那肯定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的。

    我的心开始被这样的他吸引。胸口里渐渐燃起一股火热的、带着情感的某些东西,如果那就是所谓的恋爱情愫,那我……

    「呃,我……」

    「好吧,不逼你现在交出答案,毕竟得知真相后也许有改变心意的可能性。」

    黄金童子大人提出质问却又不听我回答,拿了一叠纸张给我。

    是报纸,妖都新闻报。

    「这……上头写着关于大老板的报导。」

    「是呀。那孩子现在的身份已是逃犯,在隐世引起了轩然大波。」

    「……」

    报导将大老板写成十恶不赦的坏人,让我光看都觉得痛苦。

    我拿着报纸的双手开始颤抖。要是大老板看见这些内容,他会有多难过呢?

    「报导里关于天神屋大老板的内容,无论是真是假都写得毫不留情。简单来说,就是大老板身为邪鬼的身份被公诸于世,长年以来累积的名声一败涂地。听说天神屋也接到众多顾客的抗议。」

    「抗、抗议……」

    一想到负责出面处理的大概又是身为大掌柜的晓就十分同情他,不过我能做的,也只有在远方用念力帮他加油了。

    「就算大老板真的能回到天神屋,那间旅馆大概也难保隐世第一温泉旅馆的地位了吧。一切将得从零开始……不对,是从负分开始。愿意同进退的究竟会剩多少人呢?前方的路肯定充满困难与苦难,即使如此,你仍认为大老板应该重新回归天神屋吗?」

    「是的。」

    我果断地回应这一次的问题。

    「正因为天神屋的大老板是他,所有员工才愿意如此赴汤蹈火。所以我……也不会逃避苦难的,我希望他能回到这里。」

    黄金童子大人用那双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眼眸凝视我,不一会儿之后轻吐了一口气,像是叹息又像是放心。

    「他真是深深受到眷顾啊,得到这么多的好同伴。明明……一开始还孤伶伶的呢。」

    「……」

    说不上来为什么,从她的表情之中我似乎看见类似母爱的情感。即使她明明维持着小女孩的外貌。

    不久,我们抵达文门之地的渡船口,此时正值午夜。

    在这里我将会得知什么样的事实?

    能见到大老板吗……

    「欸~~!」

    「咦……」

    「葵、葵!好久不见啦!」

    「……」

    奇怪,怎么觉得……那边好像有个人。

    为了见「那个人」一面,至今以来吃了无数的苦头。

    比方说,差点在妖都被士兵逮捕。

    又比方说,差点在雪山罹难。

    然而,那个当事人现在就像一阵子没见面的远房亲戚,边张开双臂边踏着轻快的步伐走近刚下船的我。

    「怎么好像瘦了些?真心疼,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是呀,托你的福呢。」

    我无法确定这个迎面而来的「大老板」是不是本尊,于是迅速地……往后退。

    「为何躲起来呀?」

    「还不是因为你若无其事地出现!」

    因、因为……

    明明听说大老板被揭穿原形而陷入危险,结果却理所当然地出现在眼前!

    他的样貌的确不同于以往的天神屋大老板,重新幻化成头上没长角的年轻版本,就像以前在南方大地见过的卖鱼小伙子。身上穿的胭脂色外褂也不像他平常的造型。

    我躲在黄金童子大人身后,一脸狐疑地打量这个疑似大老板的人物。

    黄金童子小声挖苦大老板一句:「看来人家可躲着你呢,大老板。」对方则一脸铁青地抱头苦恼说:「怎么这样,我这下该如何是好……」

    啊,这种反应的确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大老板没错。

    情绪缓缓平复之后,我总算能掌握眼前的状况。

    「大老板,你远比我想象中来得有精神呢,真的超乎预料。」

    「噢!葵,你总算肯出来啦。」

    我从黄金童子大人身后悄悄探出身子,与大老板面对面。

    大老板露出和蔼的笑容,毫不掩饰地对我说:「葵,我好想你。」

    明明应该是感人的重逢,开头却被对方抢占了上风,不知该作何反应。

    「虽然还有很多话想说,不过,呃,我也……很想见你。」

    看吧,害我的回答变成这种暧昧的感觉。

    大老板也就真的欣然接受,心情好到不行。

    「哎呀,我听说葵为了我费了好一番力气,我却没什么机会能见你,真抱歉。毕竟我幻化的外形被强制卸除,花了不少时间才请黄金童子大人把最重要的部分『修理』完毕。这段期间我毫无意识,直到昨天才刚醒来。」

    「……咦?」

    修理?到底是……修理什么?

    他说自己昨天才清醒……

    「不过现在的我已经生龙活虎啦。要解决的问题仍堆积如山,但我的部下全是优秀的人才,即使我不在,似乎也已经在各方面展开行动,先发制人了。」

    「……大老板,今后你打算怎么办?」

    「嗯?嗯……」

    妖都那边关于拔除天神屋大老板职位的议题仍处于现在进行式,八叶也分成两派势力,互相牵制最终决定的走向。

    大老板面对这些问题,打算如何决断?

    「这个嘛,能拖尽量拖吧。」

    「什么?」

    「老实说,在夜行会召开以前,没有我出场的机会。反倒应该说,无论哪一方应该都不希望我有所动作。连同白夜也是。」

    「呃,欸,等等,所以你就要这样磨磨蹭蹭的?」

    「没错。所幸这里是西北大地,我待在这的消息只有少部分文门狸知情,而且像这样乔装成学生造型,谁也不会发现我就是天神屋大老板吧。再说,这里的家伙对于陌生人本来就不感兴趣。对了,我就当成提早放年假吧!」

    「事态这么紧急,你还要放年假?」

    啊……这人果然还是一样莫名其妙。

    也许在时间与距离的滤镜下,让我把这家伙美化过头了。天神屋上下正四处奔波、劳神费心,当事人却打算懒洋洋地享受新年假期,太令我傻眼了。不过……

    「葵,我肚子饿了,做点什么给我吃吧。我想吃你亲手做的菜。」

    「你、你突然说这些干嘛,变得这么直率老实的你总觉得真可怕。」

    「我现在大可以活得坦率点。在这里我不是大老板,葵也不是被掳来天神屋抵债的鬼妻。我是我,你是你……干脆就维持这种关系不是很好吗?」

    大老板这番话不像他平常的作风。

    难道说……其实他并没有回归天神屋大老板职位的意思……

    「我说你们两个啊。容我在你们聊得开心时插嘴,这里可是文门之地,必须先去跟文门狸院长打个招呼才行。」

    在旁默默看着我们的黄金童子大人总算开口干涉了。

    「是的,我当然明白,黄金童子大人。我原本也打算等葵到了之后就去钟塔一趟,院长就在那里没错吧?」

    「是呀。」

    听见院长两个字,我也意会过来了,院长大人该不会就是……春日的祖母?

    春日都称呼她为祖母大人,和千秋先生一样。

    「葵,你看看那边,那里有好大一座绿色的钟塔。」

    一座巨型钟塔耸立在大老板伸手所指的方向,在夜晚依然发出醒目的光芒。

    巨大的古典时钟上用汉字数字标示着刻度,极具隐世风情。被蔓草围绕的绿色砖瓦高塔,看起来相当壮观。钟塔在夜里被鬼火照得通明,从远处遥望依然能清楚得知时间。

    此时正好是凌晨两点半。

    「那就是西北大地,也就是文门之地的八夜据点——文门大学院的『钟塔』。用鬼门之地来比喻,就等同于天神屋所拥有的机能。」

    接着大老板朝钟塔方向,随心所欲地迈开步伐走去。

    我也急忙跟上。

    本以为黄金童子大人也会同行,结果回头一看已不见踪影,只剩下似曾相识的金色亮粉在原地飘荡,散发出光芒。

    「不用担心,黄金童子大人一刻不得闲,她还有要事在身,所以先出发了。」

    「欸,大老板……听白夜先生说,你是被黄金童子大人养大的。」

    「哦?既然如此,那么葵应该也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以及当上天神屋大老板的来龙去脉啰。」

    「嗯嗯。大致知道,虽然不太清楚细节。」

    我加快脚步走在大老板身边,抬头望向他的侧脸。

    与往常一样,他的脸上泛着从容又成熟的微笑。

    「可是大老板,你之前不是说自己是天神屋第二任大老板吗?据白夜先生所说,是你召集了天神屋第一批核心成员耶。」

    「呵呵,我的确不是从一开始就担任大老板。不过比较亲近的成员一开始就这么叫我,简直已经像是我的外号了。说起来,像我这种没有任何资历与成绩的小鬼,本来就不可能无端被分派如此崇高的职务,起初是由黄金童子大人身兼二职。我实际被任命为大老板,则是在来到文门之地这里的大学当过几年学生,毕业之后的事情了。」

    「什么!大老板也有过学生时代?」

    真令人惊愕的事实,实在无法想象大老板的学生时期会是什么模样。

    「我当然也经历过小时候与求学阶段啊,所以这地方我熟得很。街景虽然变了许多,不过还是令人相当怀念呢。这身打扮也是我当年的学生服……黄金童子大人说现在的学生打扮跟我那个年代没什么变,所以帮忙从家里挖出旧衣服带来给我穿。」

    大老板不知是否想起学生时代的回忆,脸上的表情显得纯真,向我展示身上的胭脂色外褂。原来这是学生服啊。

    不过话说回来,文门之地这里的景色,跟我至今所见过的隐世不太一样呢。

    通往钟塔的宽敞马路上铺着绿色的瓷砖,周遭建筑物外观基本上全都呈现淡绿色四方形。简约且统一的街景具有美感,却又让我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文门之地以钟塔为中心,结合文门大学与众多专门学校、综合医院与各种研究机构,形成巨大的学术城市——这些就被统称为文门研究所。除此之外,这里还坐拥广阔的植物园以及隐世最大的图书馆。另外,还有现任院长就任之后,为幼儿新设立的学校兼育幼院机构喔。」

    大老板说这块土地的财源与其他地方大不相同,主要是依靠优秀的人材。

    「你看,在这种大半夜还有身穿白袍的妖怪在路上赶路对吧。」

    「嗯,白袍在绿地上又特别醒目呢。」

    说到白袍,天神屋也有砂乐博士会做这身打扮,大概就是那种感觉。

    由于这里是文门狸所管治的地区,狸妖数量也特别多,不过其中仍混杂了其他种类的妖怪。根据大老板的说法,这里住着许多来自外地的学生,突破艰难的入学门槛来到这里念书,另外还有众多前途无量的研究员。

    「所以说,大老板也通过了艰难的入学考啰。」

    「是呀,毕竟被白夜逼着,用必死的决心准备考试……」

    大老板遥望远方,原来他也会露出这种表情。

    「白夜过去曾身兼王室子嗣的教师,所以现在也常在这里的大学讲课喔。」

    「是喔!白夜先生感觉的确挺适合当学校老师的,虽然感觉超严格。」

    听着大老板回忆当年学校生活的同时,我开始对路上来来往往的那些妖怪感到好奇。

    穿着白袍的主要是研究员或医师,胭脂色的外褂则是大学制服。

    我所好奇的,是他们的举动。

    「大家都拿着食物边走边吃耶。有的看起来像饭团,有的则是没见过的四方形固体。」

    「喔喔,因为这里的人太勤奋好学了,一刻闲不下来。该说是对吃没兴趣吗?或者说无法体会去餐馆等美食上桌的期待感。只有真的饿到前胸贴后背了才会发现该吃饭了,所以通常都搞到这么晚才觅食。也因此,这里没什么好吃的餐馆,兴盛的多是类似现世便利商店那种性质的店家。」

    「……原、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总觉得一路上不时能看见似曾相识的店面。果然是模仿超商的啊。」

    话说这里的居民大多对吃不太感兴趣是吧……

    身为一个料理人,听闻这番话觉得有点落寞呢。

    「欢迎来到文门之地,津场木葵小姐。还有天神屋的大老板……听说你昨天醒来了,总算来找我打声招呼啦。」

    文门之地的八叶兼文门大学院院长,是一位戴着眼镜的中老年女性,看起来很严格。

    她和春日及千秋先生一样长着狸猫耳朵,一头掺杂银丝的褐色头发绑在后脑勺。

    虽然姿态之中散发知性又凛然,不过仍拥有狸猫般的圆脸跟垂眼,给人的印象果然还是狸妖的感觉。也许这是家族的遗传特征吧。

    「不好意思,院长阁下。文门之地实在令我非常怀念,来拜访之前忍不住到处晃晃。」

    「身为逃犯的你还真是悠哉啊,阵八。而且被你称呼为院长阁下总让我莫名感到全身一阵恶寒呢。」

    「可是你真的就是院长呀,夏叶。」

    阵八……夏叶?

    夏叶推测是眼前这位院长大人的名字吧。看大老板如此亲密地喊对方名字,让我有点摸不透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忍不住歪了歪头。

    大老板察觉到我的疑惑。

    「啊,其实呢……院长阁下,不对,院长奶奶大人是——」

    「咳哼!」

    「呃……这位芳名叫做夏叶的淑女,是我大学时代的同学。当年我们被分到同组,而她担任组长一职。每次只要我忘记写作业或是迟到,总会被她狠骂一顿呢。」

    「咦、咦咦咦咦咦!」

    这实在是……要我不惊讶也难。

    他竟然随口就说出如此出乎意料的惊人事实。

    而且没想到学生时代的大老板意外爱打混。

    「哼,一把年纪还装年轻,外型跟当年没两样的你实在看了就讨厌呢,阵八。也不看看我都成老太婆了。」

    「我只是重新幻化成学生时代的外型罢了。你想变年轻也不成问题吧,毕竟是狸妖。」

    「当然办得到,只是我不想,老太婆院长还装年轻只会沦落为笑柄罢了。况且我们狸妖跟你这种鬼不一样,有一定的寿命。」

    「哈哈哈!我也不至于长生不死。」

    在两人闲话家常的同时,我对于院长大人从刚才就喊大老板为「阵八」这一点也感到很在意。

    阵八是大老板在南方大地乔装成鱼铺青年时所使用的名字。我记得他说过这并非真名……所以说他从学生时代就使用假身份?

    还是说,假名的事情是骗我的,其实这就是他的……

    「咳哼!好了,废话不多说,别让葵小姐干等了。」

    「对了,这位就是我的妻子。」

    「呃,目前还不是……话说感觉好久没有这样吐槽了。」

    我重新正式问候院长大人。

    低下头行礼后,她轻抚我的脸回应:「抬起头来。」

    「津场木葵,我当然认识你,毕竟是那个大闹隐世的史郎之孙嘛。我想这番话你应该已经听其他人讲过好几遍了吧。」

    「呃,是。」

    我不由自主挺直背脊,正经地回答她。是因为对方虽然看起来温和沉稳,声音却格外低沉吗?打量般的视线也让我觉得浑身不自在。

    「不过,比起『津场木史郎的孙女』这名号,现在你本身的活跃表现更是声名远播到我这里呢。毕竟文门狸的耳朵可灵了。」

    院长指着自己的耳朵,同时露出贼贼的笑容。

    这一点我以前也曾听春日说过——文门狸的武器是情报网。他们将优秀人才派驻隐世各地,对核心人物投怀送抱,收集足以改变隐世局势的情报并回报。

    我至今在隐世的所作所为,不须多说想必她也了若指掌吧。

    活跃表现这四个字我是觉得太过誉了。基本上每一次都是在他人帮助下得以度过难关。

    「春日的事情似乎也承蒙你诸多帮忙了。虽说已经出嫁了,但她始终是我的孙女。或许送她嫁去那种地方的我没资格这么说,但我还是不希望她连命都没了。葵小姐,谢谢你对那孩子伸出援手。」

    院长大人向我低头致谢。

    「不、不会!春日不是光靠我一个人而得救的。而且请您放心,她现在已经恢复健康了。」

    「呵呵,我有听说。明明身受重伤,真不知该说她狗屎运还是生命力坚强。后者大概是遗传自她父亲吧。」

    春日的父亲也就是妖都右大臣。在来到此地之前,我也跟他有过一面之缘。

    「葵小姐刚来到这里应该也很疲惫了吧,我就长话短说到这里。今天先请你回到黄金童子大人的别墅『罂粟花庄』休息吧。」

    「呃,是。」

    虽然回答了「是」,不过黄金童子大人的别墅……罂粟花庄在哪?

    「阵八,你该多加强一点危机意识。虽然你从以前就是个飘忽不定的男人,但现在也该定下来,别让娇妻费神了。」

    「我明白,我绝对不会让葵吃苦的。」

    「呃,我觉得我一路以来已经吃苦吃得够多了耶……」

    面对一脸凛然帅气地做出这番宣言的大老板,我无情地……应该说自然而然地吐槽了一句。

    一位貌似秘书的男性来到现场,小声向院长大人进行报告。

    「那么葵小姐,就请你好好休息吧。然后阵八,在文门之地切记低调行事。」

    院长大人特别叮嘱大老板一番之后,率先离开现场。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好?

    正当我如此心想,大老板凑近看着我的脸。

    「葵,你刚听见了吧?文门之地这里有黄金童子大人的别墅『罂粟花庄』。那里暂时就是你的活动据点啰。」

    「那大老板你呢?」

    「我当然也会一起,这段期间我们将在同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作息了。」

    「从广义上来说,以前在天神屋也算是一个屋檐下啊。」

    话说大老板还真是一副喜孜孜的样子,看起来很开心。

    从重逢的那一刻我就在想,大老板实在跟往常没两样,甚至反而更有活力,感觉多了一份少年的感觉,在天神屋的威严与气场完全归零……

    「嗯?」

    大老板突然停下脚步。

    觉得奇怪的我也跟着伫足回头望向他,结果他一脸认真地俯视着我,然后——

    「葵,发簪上的花开了呢。」

    「……咦?啊,对、对啊,在北方大地的时候就开了。」

    「……」

    话题突然转到了发簪上。

    他仍维持着一脸难以解读的表情,伸手轻轻抚摸插在我发丝上的发簪。

    刚从大老板那边收到这只发簪时,上头还只是山茶花的花苞,现在已经绽放成花朵。

    短暂的沉默蔓延于我们之间。

    他的手微微掠过脸颊,让我的心跳瞬间加快,于是提高声调试图改变话题。

    「对、对了!大老板,你刚才说想吃点东西对吧?黄金童子大人的别墅有厨房吗?」

    「厨房当然有,不过我明天再拜托你吧。葵,今天先暂时休息吧。你的疲倦都写在脸上了。」

    「咦?不会吧,我现在是什么表情……?」

    我不假思索地用双手捧住脸颊。

    无意识之中在大老板面前露出一脸疲态,让我觉得自己好糗。

    搞不好就是因为这样,刚刚他才紧盯着我瞧。

    虽然至今以来,常常在夕颜打烊后让他看见我的憔悴姿态,但这难得的重逢时刻我竟然露出一张满是疲倦的脸,让我感到分外焦躁。

    我们从大马路爬上狭窄的上坡道,在路旁灯笼的照映之下前进,途中来到一片开阔的平地,一座老旧的宅邸就座落于其中。

    「葵,那就是黄金童子大人的别墅。」

    「啊……」

    后方有一片竹林,这景象让我有点想起了夕颜。

    比起夕颜,这里当然更宽敞气派就是了。不过宅邸所散发的氛围相当雅致,让我心想有座敷童子存在的房子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大老板,欢迎回来。津场木葵大人,欢迎您光临。」

    出来迎接的并不是黄金童子大人,而是年纪看起来更小的黑发座敷童子。

    她留着一头及腰的黑长发搭配齐刘海,外型很接近一般人印象中的座敷童子。

    她身上的红色和服印着蝴蝶图样。

    「我回来了。看来黄金童子大人好像不在呢。」

    「大人说要暂时外出一下。」

    「这样啊……啊,葵,这孩子名为阿蝶,是座敷童子。她身为黄金童子大人的眷属,负责管理这间罂粟花庄并且招待客人,我们俩的新婚生活就交由她照料了。」

    「你是在等我吐槽吗?我偏偏不要。」

    阿蝶小姐虽然年纪轻轻,却散发凛然的气质,仿佛是个文静的座敷童子。

    在她的引导下,我被带往寝室。当然不是大老板睡的那一间。

    目前已是夜深人静的午夜,就连妖怪们也差不多该歇息了。

    在这样的时间还能轻松保持清醒的我,深刻感受到自己真是渐渐融入这个属于妖怪的世界了。

    不知怎地,原本被逼得焦急的心情好像也在无意间舒缓了许多。

    是因为顺利见到心心念念的大老板?

    还是因为大老板看起来比我想象中还有精神多了?

    八叶夜行会迫在眉睫,眼前状况也称不上能完全放心,不过这一夜我却比平常更快入眠。

    房里带着些许甜味的焚香香气,引导我进入梦乡。

    明天要做些什么料理给大老板吃呢? 

当前网址:http://www.foxvale.org/wuji5/199.html

 
你可能喜欢的: